國際足協加碼製裁俄羅斯 說到底還是為了自身利益

2022年03月05日17:02

  「我們的立場仍然不變,波蘭國家隊不會同俄羅斯隊踢任何比賽,無論這支隊伍的名稱是什麼。」

  當地時間2月27日,波蘭足協主席Cezary Kulesza用這樣一句言簡意賅的話語,表達了自己,乃至整個波蘭足球的態度。他所回應的,是國際足協在幾十分鐘之前宣佈的針對俄羅斯的限制措施。

  在公告中,國際足協表達了反對戰爭、呼籲和平的態度,隨後公佈了詳細的限制措施,包括不在俄羅斯境內進行任何國際比賽,俄羅斯隊的名義改為「俄羅斯足球聯盟」,而且在「俄羅斯足球聯盟」參賽期間,不得使用俄羅斯國旗或國歌。

  來自波蘭足協主席的回應清楚地顯示,這並不是他想看到的。

  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發動「特別軍事行動」之後,俄羅斯足球迅速捲入了風暴之中。

  來自俄羅斯的贊助商標誌被史浩克04去除,來自俄羅斯的車路士老闆艾巴在英國廣受批評,很多俄羅斯足球運動員也沒有逃脫社交媒體上的審判。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最為激動的便是波蘭足球各界,畢竟在3月底,他們原本需要按照計劃前往俄羅斯,參加2022卡塔爾世界盃歐洲區外圍賽附加賽B組的比賽。

  早在軍事行動開展之前,波蘭足協就通過發表聲明的方式對國際足協喊話,要求後者解釋比賽屆時是否還能順利開打?是否能夠保證球隊安全?

  而在俄烏開火之後,他們率先做出了決定。

  2月24日,與俄羅斯同被分在附加賽B組的瑞典、波蘭和捷克足協發佈聯合聲明,表示他們不會前往俄羅斯進行世盃外。

  當時,三家足協在聯合公告中提供的理由還是「嚴重影響了我們國家隊以及代表團的安全」,同樣也是出於安全原因考慮,歐洲足協很快便決定俄羅斯主場的歐洲足協賽事將在中立賽場進行,而且不按照原計劃,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辦今季的歐冠盃決賽。

  然而隨著戰事的發展,俄羅斯迅速被歐美輿論定性為侵略者,尤其是在在社交媒體上擁有強大影響力的足球運動員的響應下,球員的態度變得十分關鍵。

  作為波蘭國家隊隊長,利雲度夫斯基在與隊友商議之下,代表波蘭國腳做出了不參基比賽的決定,「我無法想像對烏克蘭軍事侵略仍在繼續的情況下,與俄羅斯國家隊比賽。俄羅斯球員和球迷對此不應承擔責任,但我們不能假裝什麼都沒發生。」

  從足協官員到球隊球員,波蘭足協已經站到了同一條戰線上,壓力此時便來到了國際足協身上。

  這個時候,他們做出了一個不受歡迎的決定。

  27日的公告,說明國際足協依然想讓比賽正常進行,只不過將比賽移至中立場地,然後仿照國際奧委會對俄羅斯的製裁,讓他們以「俄羅斯足球聯盟」的名義參賽。

  這樣一來,原有的比賽計劃就不會被打亂,贊助商、轉播商以及他們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證。

  然而,他們顯然低估了波蘭足球人的決心,也低估了這場軍事行動所帶來的後果。

  在他們思索對策的三天里,即便已經確定晉級世界盃正賽名額的歐洲其他國家,他們的足球人也開始了表態。

  英足總、威爾斯足協官方表示,不會在一切國際賽事中與俄羅斯進行比賽,法國足協主施拉格拉埃更是直接表示,「我傾向於將俄羅斯排除出下屆世界盃,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按照當時的形勢,如果比賽在中立場地進行,波蘭卻堅持拒絕參賽的話,理論上波蘭將會被直接0-3判負,俄羅斯足球聯盟隊將直接晉級下一輪。

  所以,當時還在祖雲達斯參加對陣安玻里的比賽的波蘭門將施捷斯尼,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如果我們被判負,我們也會高昂著頭,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就像勒格拉埃一樣,施捷斯尼也認為國際足協應該把俄羅斯直接踢出世界盃,只不過「我不認為他們敢那麼做。」

  最終,國際足協還是做出了禁止俄羅斯所有球隊參賽的決定,只不過也是落在了國際奧委會的後面。

  實際上,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如果完全按照第一份公告和理論程序,那麼俄羅斯將會以兩個3-0判勝,直接從附加賽B組中勝出,晉級2022卡塔爾世界盃正賽。

  在如今連俄羅斯的貓科動物都會遭到製裁的情況下,這個結果將會讓國際足協直接遭到歐美社會輿論的巨大沖擊,也會遭到歐美各國足協的強烈反對和抗議。

  整個國際足球因此分崩離析,都是有可能的。

  而從現實利益角度出發,問題同樣非常嚴峻。

  如果俄羅斯以兩個3-0判勝晉級世界盃,那麼整個附加賽B組的賽事將不複存在,贊助商、轉播商的利益都將受到影響,如果被這兩者告上法庭,這將是國際足協無法承受的結果。

  畢竟現在停賽俄羅斯之後,他們便和整個歐美社會一起站到了道德高地上,而且原本的三場比賽的計劃,至少還剩下了兩場比賽,贊助商、轉播商也沒膽量冒天下之大不韙,認為國際足協損害了他們的利益。

  更為重要的是,這樣一來,國際足協就不會站在整個歐美社會輿論的對立面,自己的光輝形象也就不會因此受損,而他們的形象與他們身後的贊助商息息相關。

  俄羅斯的世界盃參賽資格,是斷然無法和金主的重要性相提並論的。

  目前,抵製俄羅斯已經成為了歐美社會的政治正確。

  在這樣的輿論大潮下,抵製就比不抵製好,抵製得狠就比抵製得輕要好。在我們的視角中,俄羅斯球員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們也無力改變他們政府所做出的決策,不應該剝奪他們參基比賽的機會,然而在歐美社會的視角中,這就是現狀。

  用利雲度夫斯基的話來說,「他們承擔的是政客決策帶來的後果。」

  在這樣的風潮下,國際足協只能盡力選擇自保,從前後兩份限制措施力度不同的公告來說,他們的初心顯然是想讓俄羅斯繼續參賽的,畢竟只有這樣,才能讓原有的利益不受到影響,然而在可能會因為這個決定,導致利益徹底受損的時候,那就只能犧牲俄羅斯了。

  畢竟,兩害相權取其輕,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當然了,俄羅斯足協在理論上可以通過體育仲裁法庭,向國際足協提出訴訟的,而且他們也確實這麼做了。

  當地時間3月3日,俄羅斯足協發佈公告,表示他們已經就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的停賽令,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訴。

  雖然有媒體認為俄羅斯足協還是很有希望贏得上訴的,畢竟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下達停賽令之前,聯合國並沒有通過決議。

  然而根據《歐洲足協章程》中「本著和平、諒解和公平競爭的精神促進歐洲足球發展」和「在尊重球員健康的前提下,組織和開展各類歐洲水平國際足球比賽和錦標賽」這兩項規定,俄羅斯足協顯然無法滿足「和平」和「健康」這兩大基本準則的要求,這很有可能會導致他們的敗訴。

  而且就像俄羅斯教練卡賓所說的,即便俄羅斯不必參加附加賽,已經拿到了世界盃正賽名額,「只要有今天這樣的情況出現,就一定會被停賽。」

  當被問到是否還會有附加賽時,卡賓認為不會再有了,記者提醒他還是有可能勝訴時,卡賓說:

  「你可以把現在的情況稱之為在絕望里尋找希望。好吧,讓我們希望附加賽會有吧,你可以隨便欺騙自己。」

  「當看到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我感覺希望非常渺茫。」

  (牧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