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版氾濫、漏洞頻發,音樂NFT成了新陷阱?

2022年03月07日13:12

作者 | 茶顏

編輯 | 範誌輝

2021年可以說是NFT的爆發之年,就在3LAU、Steve Aoki、Snoop Dogg等音樂人從中賺得盆滿缽滿時,音樂NFT也因漏洞頻發迎來新變局。 自2月初開始,Jack Antonoff、Eve 6、Sadie Dupuis 等多位音樂人在推特上公開對音樂NFT交易平台HitPiece進行猛烈抨擊,指責該平台未經許可竊取他們的音樂作品,引發業內和媒體的高度關注。

2月4日,美國唱片業協會RIAA向該平台發送律師函,要求停止銷售音樂NFT,並提供一份所有生成的音樂NFT及相關音樂人的詳細名單。最終,HitPiece平台迫於輿論壓力而關閉了網站,其主頁上只有一句“我們開始了對話,我們正在傾聽”。

這也不得不讓我們思考,在經過一年狂熱之後,NFT除了為部分音樂人帶來大量收益以外,其背後隱藏著怎樣的潛在風險?未來NFT還將對音樂行業產生怎樣的影響?

HitPiece為何引發眾怒?

據悉,音樂NFT交易平台HitPiece是由音樂製作人Rory Felton和Jeff Burningham於2020年創立,其目的是通過出售音樂NFT幫助藝術家賺取版稅,但事實卻與他們所標榜的背道而馳。

這場輿論風暴始於2月1日晚。大批音樂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表示憤怒的帖子,聲稱HitPiece網站將他們的音樂作品作為NFT出售之前,並沒有詢問過他們本人,這一舉動已經屬於嚴重的侵權行為。 2月2日6點40分,著名吉他手Jackie Venson公開發文稱,“這些人在我不知情或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拿走了我的整個曲庫,並將其作為 NFT 出售。我也在他們的網站上看到了許多其他音樂人,真是當代竊賊。在這個時代,似乎成為一名音樂人真的太容易了。”

2月2日11點27分,HitPiece試圖在Twitter上平息爭議,發文回應稱,“顯然,我們已經觸動了一些人的神經,也非常渴望為樂迷創造理想的體驗。需要明確的是,藝術家在HitPiece上出售數字商品時會獲得收益。與所有測試版產品一樣,我們將繼續聽取所有用戶的反饋,並致力於改進產品以滿足藝術家、唱片公司和粉絲的需求。”

但這一回應並沒有得到大眾的諒解。對此,美國音樂人Deerhoof發文對其表示質疑,“他們竊取你的音樂並在他們的網站上拍賣 NFT,當他們被抓到時,他們說不要擔心,你能‘得到報酬’。”

2月8日,美國唱片業協會RIAA介入,並向HitPiece的律師發送了一封律師函。RIAA 首席法務官Ken Doroshow稱,該網站“只不過是一場騙局,旨在利用樂迷對音樂的熱愛和與藝術家更緊密聯繫的願望,使用流行語和行話掩飾他們完全未能獲得必要的授權。”

伴隨著監管部門的介入,這場音樂NFT鬧劇告終,也給音樂行業敲響了警鍾。

在一個個造富神話之下,NFT以席捲之勢催生了眾多明星藝人的加入,從美國傳奇說唱歌手Eminem到NBA巨星Stephen Curry,從國內天王周杰倫到電子音樂人3LAU,各路明星藝人紛紛推出自己的NFT產品,但狂熱終歸是非理性且充滿危機的。

儘管前面提到的HitPiece侵權事件以網站關閉的方式得到解決,但NFT市場出現這類漏洞並不是個例,尤其近幾年更是頻繁發生。

風口之下的NFT陷阱

1月22日,加拿大數字內容創作者Dan Olson在YouTube頻道Folding Ideas上發佈了一段名為“Line Goes Up – The Problem With NFTs”的紀錄片,全方位闡述了NFT的歷史、內在邏輯以及存在的問題等13個部分。

這條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視頻迅速在推特上引起了廣泛關注,截至3月3日累計播放量已經達到599萬。視頻中,Olson對NFT藝術收藏品進行了批判,並尖銳指出,“NFT只是一個貧困陷阱”。

而在NFT在如火如荼的發展中,也漸漸顯露弊端。 首先,與流媒體平台的數字專輯類似,音樂NFT難逃名人效應。這是由於人們對音樂NFT的需求往往來自於特定音樂人的作品,某些知名藝人或老牌音樂人足以憑藉已具有的影響力與號召力,可以毫不費力地吸引更多粉絲參與競拍。

例如,在今年1月18日,周杰倫與好友合夥創辦的潮牌宣佈發售NFT項目幻想熊,限量1萬個,不到一小時全部售出;1月29日,其發文宣佈將攜手中國數字潮玩收藏平台薄盒Mints及國際拍賣行,合作拍賣自己從未公開的經典歌曲Demo音樂數字藏品,這一消息迅速引起了廣泛評論與關注;2月11日,嘻哈歌手Snoop Dogg推出的“stash box”NFT在短短5天內售出了價值超過4400萬美元。

但對於大多數草根音樂人來說,儘管NFT產品降低了門檻,使其能更快進入音樂市場,由於知名度較低,因此幾乎很難從中獲得價值回報。

其次,交易平台的數據安全隱患,直接影響平台根基。據悉,就在2 月底,數百名來自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用戶在短短三個小時內被攻擊者竊取了254個通證,其中包括Decentraland與無聊猿遊艇俱樂部的NFT,並且據業內人士估計,被盜的代幣價值超過了170萬美元,這一消息造成了廣大用戶的恐慌。

然而,這並不是個例。早在2021年3月,就有部分推特用戶稱,他們在NFT市場Nifty Gateway上的賬戶被駭客清除了所有的NFT收藏品,並使用其信用卡購買了新藏品,甚至有部分用戶發現駭客偷竊後,立即在二級市場上進行了出售。

其三,NFT的“稀缺性”定位難以實現,同樣面臨盜版風險。NFT火爆的原因之一,就是依據區塊鏈技術特性,音樂作品能夠通過數字加密技術進行儲存,NFT開發者將限制代幣數量以增加稀有度,因此具有稀缺性。但伴隨著NFT市場的蓬勃發展,新型盜版問題再次出現。

2021年3月,藝術家Weird Undead在社交網站上發文稱,有人在未經他許可的情況下竊取了他的作品與目錄。今年1月28日,全球最大的在線NFT市場之一OpenSea在推特發文承認,使用該平台免費鑄造工具創建的NFT中,超過80%的項目都是剽竊、虛假或濫用的作品,平台也因此決定限制用戶使用其工具免費鑄造NFT的次數。但這一決定引起了較多用戶的反對,目前已被撤銷。

從大量藝術家的加入到平台整頓與完善,參與人數、交易金額的激增不斷壯大著NFT市場,為其注入了新鮮活力。但我們也看到,現實問題也接踵而來,無論是盜版猖獗、駭客入侵、過度炒作以及能源消耗嚴重,這一系列風險都潛伏在用戶每場交易之下,而這些風險也缺乏明確的法律法規來規製。

換句話說,NFT正處於虛假繁榮階段,而面對新興市場的狂熱,加上其去中心化、匿名性等特徵,入局者都應該保持理性。

音樂NFT將走向何方?

參與過NFT專輯銷售的美國搖滾樂隊Kings of Leon曾預言,“在未來十年內,70%的專輯將以NFT形式發行”,說唱歌手Rakim Al-Jabbaar也表示,“NFT將為藝術家提供另一個渠道,以更具藝術性的方式為粉絲創作獨家內容。未來,我們將像欣賞巴斯奎特的畫作一樣看到欣賞歌曲的價值。”

根據digitalmusicnews數據顯示,2021年1月,NFT音樂市場銷售額達90萬美元,2月銷售額達到2200萬美元,同比增長了2344%;並於3月繼續上漲至2600萬美元,同比增長18%。

對於音樂產業來說,NFT通過將特定的數字資產或物理資產作為數字單位,並創建一系列可識別的數據塊儲存在區塊鏈上,形成可溯源、不可篡改的通證。這對於版權追溯困難的音樂產業來說,無疑具有極大的吸引力和前景。

那麼,未來音樂NFT將走向何方?

首先是收益模式上的變革。如果說流媒體時代使音樂人陷入了“收入困局”,那麼音樂NFT的推出可以說給音樂人來帶了一絲曙光。此前我們分析過,NFT能夠實現即時收益和收益前置,甚至將音樂人打造為一個可以在鏈內實現與粉絲自主、循環交易的“個人經濟體”。

其次,音樂NFT或將拓展其內容形式多樣化。從歌手阿朵發佈的國內首支NFT數字藝術音樂作品《WATER KNOW》,到音樂人3LAU發佈的第一張NFT音樂專輯《Ultraviolet》,從國內首支電子音樂NFT《WHISPER》到騰訊音樂推出的首個虛擬音樂嘉年華TMELAND,迅速發展的NFT也在不斷促使產業內部形式多樣化。從原聲專輯、音樂會門票到經典歌曲demo、文娛跨界,NFT把音樂行業玩出了新花樣,未來,更多實體音樂內容或將與NFT向相結合,帶動音樂NFT行業加速創新。

誠然,當前的音樂NFT仍然具有著許多不確定性,無論是過度炒作導致價格泡沫,還是版權漏洞、難以避免的監管命運等等,都意味著其發展之路依然“路漫漫其修遠兮”,但隨著NFT技術的成熟且普及,很可能為音樂產業開闢出一條新的道路。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