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劇烈動盪到大炒皇馬 巴塞做對了什麼?

2022年03月21日16:23

  「可能我們能夠說巴塞回來了,這是值得享受和慶祝的一天。」

  賽後的新聞記者會上,當被記者問到巴塞是否已經回到競爭行列的這個問題上,使用了「可能」這個詞的沙維一方面顯得很謙虛,一方面也掩飾不了這場大勝為他帶來的喜悅。

  國家打吡,皇馬主場,零封對手,四球大勝,這是巴塞隆拿交出的一份或許不能再完美的答卷。這個三分雖然還不能讓他們立刻開始與皇馬體會爭聯賽冠軍,但讓他們距離第二名的位置越來越近。

  就算巴塞遇到了再大的困難,作為西超之一,這個位置至少是要保住的。

  從看似沉淪到重拾希望,這一切到底從何時開始?

  今場比賽拿下勝利之後,巴塞隆拿收穫了一波各項賽事12場不敗的上升形勢,而且這波形勢質量很高,其中只有三場和波。

  這使得巴塞隆拿不僅在聯賽積分榜上大踏步地向前邁進,而且通過四場比賽擊敗了拿玻裡和加拉塔沙雷,成功闖進了歐霸盃八強。這是一項不應該屬於巴塞隆拿的賽事,但既然到了這裡,沙維Xavi和他的球員都應該抱有十足的奪冠信念。

  這樣一來,巴塞隆拿上一次輸波,就要追溯到1月末的西班牙盃16強,他們2-3不敵畢爾包的時候了。

  在那場比賽,沙維擺出了哈布德、胡特格拉和費蘭-托利斯Ferran Torres的正選鋒線組合,而在冬窗結束之後的第一場比賽,剛好也是對陣馬德裡體育會的強強對話,巴塞的鋒線組合已經變成了加維、費蘭-托利斯和阿達瑪-查奧爾(Adama Traore),後備席上還坐著奧巴美揚(Aubameyang)。

  而在那場比賽,巴塞隆拿4-2大勝馬體會。

  很顯然,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巴塞隆拿的前鋒線得到了實質性的提升,沙維手中的武器終於從燒火棍變成了槍炮。

  於是在過去的12場比賽裡,巴塞隆拿攻入了32粒入球,場均入球逼近3球大關,期間只有加拉塔沙雷讓他們在單場比賽裡顆粒無收,而在這32粒入球裡,費蘭-托利斯和奧巴美揚聯手攻入了15球,幾乎佔據了將近一半的份額。

  然而,這只是事物的一面。

  受到財政層面的影響,拿樸達Joan Laporta上任巴塞主席一職之後,他的首要任務就是降低薪資水平,從而達到西甲聯賽的要求。

  而在龐大的資產負債表當中,球員的薪資是最大的一項。

  於是在過去兩個轉會窗口期間,他們接連送走了美斯、基沙文和古天奴,這大大降低了球會在財政上的負擔,而在收購方面,受製於此的他們也只能給出數額不高的薪水。

  萬幸的是,巴塞隆拿這塊牌子依然還在。

  即便處於球會歷史上的最低點,他們依然能吸引一些很有實力的球員來投,尤其是在沙維接過教練一職之後,這一景象更為清晰。

  在阿仙奴,奧巴美揚拿著35萬英鎊的高薪,儘管阿仙奴在合約上做出了各種獎懲設置,但依然大大影響了加蓬射手的求戰心態,於是在最後一次觸犯了阿迪達的隊內規定之後,阿仙奴決定允許其轉投其他球會。

  在巴塞隆拿,奧巴美揚今季的薪水遠不及在阿仙奴,但他不僅可以在下季獲得一些額外的補貼,而且還重新獲得了登場比賽的信任。

  不知不覺,「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團隊氣氛已經形成。

  來到巴塞,沙維對奧巴美揚和費蘭-托利斯抱以厚望,期待二人幫助球會取得更好的成績,這樣一來,巴塞就能越早走出財政泥潭;而成績提升、財政好轉,奧巴美揚和費蘭-托利斯不僅可以拿到更多的薪水,而且也可以長留在這家歷史底蘊極為豐富的歐洲頂級豪門。

  這樣一個雙贏的未來,激發了球隊的戰鬥力。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丹比利Ousmane Dembele的身上。今年冬窗,不肯與巴塞續約的丹比利一度距離離隊只差最後一步,然而經理人在全歐兜售一圈,並無豪門願意接盤。球會全程唱黑臉,公開表示丹比利只能離隊,而沙維全程唱紅臉,始終願意給這位天賦頗高,但過去幾年並未展現實力的希望之星一個機會。

  於是在過去一段時間,丹比利的表現也得到了巴塞球迷的認可,如果夏季雙方重新續約,這個結果恐怕也不會令人意外了。

  實力得到提升,氣氛有所好轉,球會的戰鬥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在冬窗,巴塞隆拿的主要收購方向都是前鋒和進攻球員,沙維所擁有的中後場各個位置的選項,依然是從高文Ronald Koeman手中接過的老班底,但他們並未拖累球隊的後腿。

  這便是沙維的功勞。

  就像對陣皇馬的這場比賽一樣,沙維排出了艾巴Jordi Alba、埃里克-加西亞Eric Garcia、比基Gerard Pique、阿羅祖(Ronald Araujo的後衛線,身前的單防守中場還是布斯基斯Sergio Busquets

  沙維非常清楚比基Gerard Pique和布斯基斯這兩位老將,需要教練在戰術上提供保護,於是比基的身邊既有埃里克-加西亞,也有阿羅祖,這樣一來在布斯基斯的身後,實際上便是一條三後衛防線。

  高文執教時期,荷蘭人經常因為陣型排布的問題,與拿樸達產生齟齬。

  在高文看來,巴塞的中後場實力薄弱,必須得到更多的資源傾斜,然而拿樸達作為球隊主席,不能接受崇尚傳控和進攻的巴塞,被套在更重視防守的三後衛陣型裡。

  而接替高文的沙維,在他們二者之間找到了平衡點。

  從陣型上來說,不能否認沙維是在打拿樸達想要的433陣型,但和左路的艾巴Jordi Alba相比,打在右閘的阿羅祖的職責確實更加偏向防守,所以這套戰術的精髓依然是高文的三後衛。

  只不過,他能做到讓並不精通戰術的拿樸達看不出來。

  陣型靠後,防線得到保護,想要在進攻端有所作為,就需要速度優勢。

  費蘭-托利斯精於帶球和推進,而奧巴美揚賴以成名的技能就是速度和射門,這樣一來,沙維引進二人的考慮,便顯得順理成章了。

  面對弱隊,巴塞可以像過去一樣,獲得大量的控球率,在陣地戰中打出機會,然而面對像皇馬這樣的強隊,他們註定要在與對手周旋的過程中,充分打出快速進攻的優勢。

  就像今天的比賽進程一樣:

  當然了,今場比賽的皇馬並不在他們的最佳狀態。

  陣容上,他們缺少了賓施馬這個最關鍵的棋子,這一點從安察洛堤下半場換上並不受重用的馬裡安奴就可見一斑了;表現上,艾拿巴等人也出現了很多問題,面對巴塞從各個方向施加的快速進攻,皇馬的後衛線顯得很是無所適從。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巴塞是否回到了和皇馬在各條戰線上可以硬碰硬的高度?這依然是一個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共識的問題,畢竟在積分榜上,他們還落後皇馬12分的差距。

  這個差距讓沙維覺得遙不可及,就在賽後記者會上,他依然如此認為。

  「我不覺得球隊能贏下西甲冠軍,這太困難了。」

  雖然贏下國家打吡讓沙維非常興奮,但與此同時,他也顯得尤為冷靜。愛斯賓奴說得很清楚,球隊的首要目標是拿到下季的歐冠盃席位。根據他們目前展現出來的狀態來說,這一目標應該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實現了。

  至於更久遠的事情,就到更久遠的未來再說吧。

  「我很享受這場勝利,4-0的比數讓我振奮,畢竟我還是個新秀教練,這是毫無疑問的。」

  巴塞到底是怎麼回來的?球員、教練、球會都做出了應有的貢獻,儘管球員並非最頂級,教練只是個「新秀」,球會依然面臨著困難,但就像土耳其人喜歡說的一句話:足球是圓的。

  只要做對了事情,能力、資歷和狀況都不重要,足球會給你應得的獎勵。

  (牧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