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慶冬奧村如何“圈粉”運動員?村長揭秘“村里”生活

2022年03月25日22:34

新京報快訊(記者 張璐)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日前圓滿落幕。在所有的冬奧場館之中,奧運村是運行時間最長、運行連續性要求最高的場所。

由於不對外開放,奧運村里很多故事不為公眾所知,帶著一絲“神秘感”。今天(3月25日),北京市政協舉行“政協報告廳·我和冬奧會——冬奧村的故事”活動。作為2022年北京冬奧會延慶冬奧村、冬殘奧村村長,北京市政協副主席程紅講述了溫馨難忘的“村里”生活。

北京市政協舉行“政協報告廳·我和冬奧會——冬奧村的故事”活動,程紅正在講述溫馨難忘的“村里”生活。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北京市政協舉行“政協報告廳·我和冬奧會——冬奧村的故事”活動,程紅正在講述溫馨難忘的“村里”生活。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千米山腰上的冬奧村

延慶冬奧村位於海坨山山腰,周邊有兩個場館——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國家雪車雪橇中心。作為“一村之長”,程紅不僅要保證1300多名運動員有良好的參賽體驗,也要確保3600名工作人員平平安安,讓大家健康高效地工作。

和競賽場館相比,作為非競賽場館的冬奧村有兩個特點,其中之一就是運行時間最長。北京冬奧會2月4日開幕,作為大本營,冬奧村早在1月23日就已預開村,迎接各代表團的“先頭部隊”。為了熟悉崗位和工作,工作人員提前三天到崗。冬殘奧會3月13日閉幕,冬奧村還要留出3天時間送別運動員。從1月20日到3月16日,延慶冬奧村整整運行了53天,其間完全處於賽時狀態。

第二個特點是運行連續性要求最高。“冬奧村在賽時是運動員之家,家不能‘打烊’。所以諸如餐飲等服務,我們是24小時提供的。”程紅舉例說,雪車雪橇比賽通常在晚上舉行,很多工作人員披星戴月,隨時準備提供服務。

與北京冬奧村不同的是,延慶冬奧村海拔1000多米,高度相當於兩個香山的“鬼見愁”。最開始,大家對此並沒有概念,後來稍微有點感冒就感覺呼吸困難、憋悶頭暈,這才領教了“高海拔”的威力。延慶冬奧村所在的地點沒有村民居住,距離延慶城區也有半小時的路程,“我們沒有依託,所以進入賽事封閉之前,要充分儲備好所有物資。”

運動員變粉絲“生產”短視頻

陸續迎來運動員後,冬奧村很快在互聯網上火了起來。

能變成毯子的“冰墩墩”抱枕、中國美食烤鴨、依山而建的延慶冬奧村美景、傳遞中國文化的宮燈……在自媒體時代,各代表團運動員成了冬奧村的第一撥“宣傳員”,他們對見到的一切都感到驚奇和欣喜,在各個地點花式留影,源源不斷生產著“村內”短視頻。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到延慶冬奧村考察時,也親自給“村里”的美食“打廣告”:“如果我在這裏待上三天,會再長(胖)十斤。”

冬奧村在“吃住行醫康樂”上下足了功夫。程紅一一“揭秘”:由於國外運動員人數多,餐廳7成食物是西餐,讓運動員遠離家鄉也能品嚐到熟悉的味道。每道菜都標明了成分比例,比如能量、碳水等,為運動員的營養需求提供精準匹配。為防止個別運動員可能對麥麩過敏,麵包台上專門提供了無麩質麵包。最受歡迎的餃子、烤鴨不僅“管夠”,顏值也很高,烤鴨擺成了“富貴牡丹”的形狀,傳遞中國的美食文化。

由於防疫要求,餐桌上設有隔板。程紅透露,原來的隔板是磨砂的,但巴赫先生認為有些壓抑感,工作人員連夜全部換成了透明隔板,餐廳看起來更加開闊透亮。“早上坐在窗邊用餐,可以看到陽光灑在蜿蜒的‘雪遊龍’上,那是一種美的享受。”她說,在賽事期間,延慶下了3場大雪,每到此時,奧運村就宛如童話世界。

在住宿上,工作人員在房間里為運動員準備了皮影、風箏、剪紙、絹人等小禮物,既符合廉潔辦奧的要求,又有紀念意義。“行”也值得一提,運動員可以將雪板掛在外面,乘坐纜車上山。回冬奧村時,落日餘暉正好照在雪道上,運動員自山上翩然滑下,“那個場景非常愜意和美麗。”

“雪容融”送別受傷運動員

和冬奧村硬件相匹配的,是工作人員的貼心服務。

服務有多高效?程紅講了兩個小故事。一位意大利運動員結束比賽後,要乘坐早上9點10分的飛機回國。工作人員將其送到機場後,運動員在6點多發現其護照落在了冬奧村。瞭解情況後,樓長等工作人員不到10分鍾就找到了護照,派專人開車 150公里趕往機場。7點38分,運動員在登機開始前拿到了護照,對冬奧村的高效服務連連點讚。還有一位奧地利運動員半夜11點收拾房間時,雪板刮壞了噴淋系統,維修團隊僅用13分鍾就完成了止水、修理工作,住宿團隊在半小時之內將現場清理完畢。“這背後是工作人員的日夜堅守和默默付出。”

程紅分享照片,圖為中國選手張夢秋收到了冬奧村工作人員贈送的生日禮物。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程紅分享照片,圖為中國選手張夢秋收到了冬奧村工作人員贈送的生日禮物。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溫情”同樣是冬奧村服務的關鍵詞,66位運動員在冬奧村度過了難忘的生日。冬殘奧會中國選手張夢秋斬獲5枚獎牌,為慶祝她的20歲生日,工作人員為她準備了生日蛋糕,還送上了穆桂英絹人。一位加拿大運動員由於訓練受傷,提前結束了冬殘奧之旅。臨走前,她有個心願,想和“雪容融”見上一面。“我們專門把正在高山上和觀眾互動的‘雪容融’請了下來,和這位運動員合影送別。女孩很激動,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後來滿意地離開了冬奧村。”

程紅講述“雪容融”為受傷運動員送行的故事。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程紅講述“雪容融”為受傷運動員送行的故事。新京報記者 張璐 攝

春節、元宵節、三八婦女節等節日貫穿冬奧會賽期,冬奧村洋溢著濃厚的節日氛圍。程紅說,冬殘奧會開幕當天恰逢“二月二龍抬頭”,工作人員沒有像常規那樣通知大家在樓下集合,而是用熱鬧的“舞獅舞龍”替代通知,鑼鼓一敲起來,大家樂嗬嗬地都下樓了。婦女節當天,冬奧村組織了手工製作“雪容融”活動,不光女運動員,男運動員也踴躍參與其中。

“冰墩墩”貼紙助力“柔性管理”

在疫情期間舉辦冬奧會,冬奧村防疫工作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程紅坦言,在餐廳、健身房等封閉空間,運動員可以不戴口罩。按照規定,密接人員可以參加訓練和比賽、在村里跑步,這卻給工作人員防疫安全帶來不小挑戰。在運動員集中抵達期,疫情防控工作格外忙碌,“工作人員壓力很大,往往是日夜奮戰。”

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冬奧村也在盡一切可能保障運動員參賽資格。“我們村進行動態管理,總結了一套新辦法,包括提前給運動員做核酸檢測,設立綠色快速通道,最快三個小時出結果等。”程紅說,有一位美國運動員,來京時一家四口核酸檢測都呈陽性,經過隔離並恢復健康後,她得以參加比賽並獲得了獎牌。

按照規定,密接運動員可以在冬奧村里健身、購物。在管理上,如果在密接者證件上加標註,會讓他們害怕被其他人歧視。“我們就想了個辦法,和他們商量在證件上貼可愛的‘冰墩墩’彩色貼紙,密接期一結束,我們還會送上小老虎玩偶,很多運動員愉快地同意了。”她說,這樣一來,其他人不知道密接者身份,而管理人員更方便管理,密接者自己也不會感到尷尬和不適。

“冰雕長城”打造最美混采區

在延慶冬奧村,不少運動員和媒體對室外混采區的“冰雕長城”讚不絕口。這一創意背後也有故事。

按照防疫要求,媒體和運動員在混采區要間隔2米距離。進行綜合測試時,原本設計的隔離帶比較生硬,不太理想。“這地方能不能變得漂亮一點?”有一天,程紅來了靈感——這裏是長城腳下的冬奧會,何不用上長城這個文化標誌?有了創意,工人師傅取來玉渡山晶瑩剔透的冰,用了三天三夜雕出了美麗的“冰長城”。

作為混采區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低矮的“冰長城”出現在各個媒體的影像中。晚上,冰長城還會亮起燈光,既有功能性,又兼具美觀。“特別有趣的是,冬殘奧會時,各項設施要適應輪椅運動員的需要,降低高度。此時正好天氣轉熱,冰長城融化後自動下降了幾十釐米,成了我們意外的收穫。”

北京市政協獲贈《奧運女神》雕像

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延慶冬奧村的《奧運女神》雕像是一座標誌性的藝術品,吸引著各國客人駐足、欣賞。此前,在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主持下,同款雕像在洛桑國際奧林匹克博物館落成。

當天,程紅安排製作了一尊《奧運女神》同款雕像送給北京市政協,作為奧運遺產展陳永久保留。這座女神雕像頭戴橄欖枝花冠,高舉奧運五環,高1.2米,底座直徑寬0.56米,重量約60公斤。

北京市政協獲贈《奧運女神》同款雕像。北京市政協供圖
北京市政協獲贈《奧運女神》同款雕像。北京市政協供圖

記者瞭解到,北京市政協參與到冬奧會各項工作中併發揮了重要作用,北京市政協領導直接參與一線工作,許多市政協委員和機關幹部也在冬奧的各個戰線上積極發揮作用。為總結弘揚冬奧精神、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傳承奮進力量,北京市政協策劃了“政協報告廳·我和冬奧會”系列報告會,目前已經舉辦了兩場。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陳靜 校對 張彥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