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信用做“加法”,也是為企業發展成本做“減法”|新京報快評

2022年03月30日18:16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於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高質量發展促進形成新發展格局的意見》,併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圖/IC photo

日前,中辦、國辦印發了《關於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高質量發展促進形成新發展格局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指出,紮實推進信用理念、信用制度、信用手段與國民經濟體系各方面各環節深度融合,進一步發揮信用對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防範化解風險的重要作用,為提升國民經濟體系整體效能、促進形成新發展格局提供支撐保障。《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

完善的社會信用體系是供需有效銜接的重要保障,是資源優化配置的堅實基礎,是良好營商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促進國民經濟循環高效暢通、構建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意義。

當前,我國經濟正步入新發展階段,對於資源配置效率、交易成本等都提出了新要求,同時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經濟平穩運行持續承壓。此背景下,推進社會信用體系高質量發展,進一步增強信用對於社會發展的“潤滑劑”作用,助力國民經濟體系整體降本增效,正當其時。

《意見》在以健全的信用機制暢通國內大循環、以良好的信用環境支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以堅實的信用基礎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等多個方面,對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高質量發展作出了全面安排。具體涵蓋了科研、流通分配、消費投資、金融、進出口等多個環節,可以說是給各個領域的信用體系建設描繪了藍圖,在當前的疫情背景下,都非常具有現實針對性。

眾所周知,市場經濟本身就是信用經濟和契約經濟。只有建立一個完善的信用體系,讓各個主體都守信用、講信用,經濟社會各方面的運轉,才能更高效、順暢——尤其是在當前這個社會信用備受考驗的特殊時期。

比如,《意見》提出發展普惠金融,擴大信用貸款規模,解決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融資難題,這在當前極具現實價值。

要知道,疫情之下,小微企業面臨很大生存困難,而缺乏抵押擔保一直是小微企業在金融貸款中的一個“痛點”。讓信用好的小微企業可以憑信用擔保,恰好可解企業的燃眉之急。同時,也能化解銀行的擔憂,並控製好相關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在要求各個領域強化信用體系建設的同時,《意見》還提出了要建立健全信用激勵懲戒、信用修復等制度;根據失信行為性質和嚴重程度,採取輕重適度的懲戒措施,確保過懲相當。

這置於當前社會現實之下,也可謂是“雪中送炭”。受疫情衝擊,近年來一些市場主體貸款逾期、合同違約等情況有所增加,如果只是一味按照失信懲戒制度將它們納入“黑名單”,並不利於企業“東山再起”和經濟複蘇。

在這種情況下,給予它們信用修復的機會,同時確保不進行過度懲戒,就顯得非常重要。而在此之前,包括最高法等部門都提出了要堅決避免濫用、過度適用失信懲戒措施。此次意見重申,很有必要。

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高質量發展,實際就是要以社會信用體系的“加法”,來換取經濟社會發展成本的“減法”。

在當前“六穩六保”被置於更加重要地位的大背景下,積極利用好信用在助力社會經濟發展中的重要角色,既有利於提升我國經濟的抗壓能力,也是加快信用體系完善、增進社會對信用價值認可度的一個好時機。

新京報特約評論員|吳振(媒體人)

編輯|徐秋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