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不眠之夜:迎戰“看不見的敵人”

2022年04月02日11:02

  19時

  3月31日19時,一場冷雨給上海添上幾分寒意。蘇州河畔中遠兩灣城第二居民區黨總書記邵建萍放下盒飯,聲音嘶啞地給誌願者打電話:“封控前,請大家各就各位。”

  今年3月以來,受多重因素影響,上海本土疫情呈現快速發展態勢,尤其是無症狀感染者數量持續攀升,截至3月31日,累計報告感染者超過3萬例,疫情防控面臨常態化以來最嚴峻的挑戰。

  為了盡快遏製疫情蔓延,在國家專家組的指導下,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決定,在全市範圍、以黃浦江為界、分兩批開展新一輪核酸篩查,力爭以最快速度、用較小代價,徹底排查感染源,全力切斷傳播鏈。

  28日起,浦東、浦南及毗鄰地區近千萬人新一輪核酸篩查工作迅速展開。4月1日3時起,上海黃浦江以西地區,將進入全面封控,開始核酸篩查,涉及人口約1600萬人。這在上海曆史上從未有過。

  3月31日,在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社區幹部(右)在培訓誌願者,為第二天的核酸檢測做準備。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上海,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經濟體量最大的城市,向看不見的敵人發起總攻。

  中遠兩灣城是上海中心城區最大的居民小區之一,共有居民11500多戶,居民數量超過4萬人。這個小區位於普陀區宜川路街道,由於面積大、人口多,一個小區共有4個居委會。二居委會的活動室,沿牆堆著被縟,地上擺滿蔬菜。這批蔬菜是愛心企業捐贈的,將優先保證小區的39號樓,邵建萍說:“此前這一居民樓有陽性病例,已經封閉管理4天時間了。對於即將開始的全面封控管理,他們沒有機會‘搶菜’,對蔬菜需求更迫切。待會兒,還會有街道統一配發的蔬菜。”

  一棵白菜、兩個土豆、一捆芹菜、半顆花菜……街道下沉基層的三名幹部麻利地將蔬菜進行分類包裝,物業管理人員開來兩輛三輪摩托車,將蔬菜從居委會運往39號樓。樓門口已拉上隔離線,誌願者已經穿上防護服,邵建萍拿出隨身攜帶的擴音器:“大家排好隊,依次拿,明天還會有新的蔬菜送過來,大家不要著急……”

  誌願者將把這些蔬菜,一一送到居民門口。邵建萍說,關鍵時刻,多虧了這些誌願者!偌大的中遠兩灣城,能做到忙而不亂,靠的是每個樓棟“110”,即1個樓長加10個誌願者。這次封控前,誌願者報名踴躍,一些樓棟甚至是“140”“150”,用邵建萍的話來說:“搶誌願者名額,比搶菜還難。”

  3月31日晚,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第二居民區黨總支書記邵建萍在聯繫安排送菜。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雨變小了,時有時無,夜燈下,有人在小區遛狗,有人在夜跑,誌願者則在緊急開會、培訓。許越是華東政法大學大四學生,也是中遠兩灣城35號樓棟居民,她在樓棟黨員誌願者會議上領取了防護服,將在4月1日承擔組織大家核酸檢測的任務,“上海是我的家鄉,是生我養我的地方,現在她遇到了困難,作為一名黨員,作為這座城市的一員,我應該為她出一份力。”

  20時

  20時,靜安區南京西路街道新成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周偉棟開始冒雨“巡街”,封控各項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目前只需查漏補缺。周偉棟對轄區情況如數家珍:居民區大致分為三個片區:雲海苑是商品房小區,出租率在40%左右,港澳台和外籍較多,老人相對較少,常住人口在290人左右;潤康邨片塊是老居民區,大約700人,出租率30%,老人260多人;新成大樓是一棟“樓齡”近百年的老建築,共有350人左右,出租率約50%,老年人約50%。

  底數明了,才能知道怎麼幹活、重點在哪兒。周偉棟說,三個塊區里,重點要放在潤康邨、新城大樓這兩個老舊社區,因為老年人多。4月1日上午就要測核酸,老年人沒手機怎麼辦?“健康雲”二維碼打不開怎麼辦?對此,新成居委會採取了一個“最笨”的辦法:用社區幹部的手機為老人登記註冊,然後一個個截屏、打印出來,註上姓名,待到檢測之時,人手一張紙,保證不出錯。“確保老人不掉隊,才能真正做到不漏一戶、不落一人。”

  3月31日,在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社區和街道幹部為封控樓棟居民送菜。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他走在路上,不時與經過的居民互相打招呼。“書記儂好!我有兩台車,有急救需求,如果救護車不能及時趕到,你隨時找我!”一位“爺叔”年紀的居民滿臉認真地對他說。

  21時

  21時,外灘,江風料峭,燈光璀璨,擁有百年曆史的外灘建築群與30年間拔地而起的陸家嘴金融城交相輝映,只是不再有昔日人頭攢動的場景。

  於淼和兩個朋友盤桓江畔,凝視對岸。中國第一高樓上海中心大廈樓頂,反複滾動著一行字幕:“上海加油,我們的心在一起。”於淼來上海八年了,做投資。他特地選擇這個時刻來外灘,不僅僅是因為人少,更多是想見證上海的一個曆史時刻。

  在於淼看來,上海經濟繁榮,充滿機遇,是年輕人嚮往的城市,很多人帶著夢想而來,也在上海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雖然來自五湖四海,但對這座城市感情深厚。這次疫情來勢洶洶,很多人工作生活都受到了影響,不過大家對上海戰勝疫情充滿信心,“只要齊心協力,一定能夠戰勝病毒,我們熱愛的那個上海,一定會回來!”

3月31日晚,上海外灘的大屏上顯示出“我愛上海”的標語。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3月31日晚,上海外灘的大屏上顯示出“我愛上海”的標語。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22時

  22時,外灘海關鍾樓,銅錘準時撞擊銅鍾,渾厚洪亮的鍾聲,響徹浦江兩岸,燈光逐漸熄滅,於淼和朋友們仍流連忘返。

  外灘、南京路、新天地、徐家彙、五角場、衡山路……曾經熱鬧非凡的夜上海,行人寥寥無幾,從4月1日3時開始,這些地方更將是難見人影。

  上海,這座以速度與活力著稱的城市,現在不得不慢下來。

  但不少人進入了“加速度”。

3月31日晚拍攝的上海市外灘街景。新華社記者陳飛攝
3月31日晚拍攝的上海市外灘街景。新華社記者陳飛攝

  23時

  23時,隨著最後一位居民回到家中,寶山公安分局大場派出所民警劉斌心裡石頭終於落地,“應到盡到,一個都不能少”。為確保浦西地區封控管理措施落實到位,大場派出所選派20位社區民警於31日18時起入駐轄區17個居委會,與居委會幹部同吃同住同工作,直到管控期結束。劉斌進駐的是位於場中路3658弄的大場東街居委會。在居委會辦公室放下被縟,劉斌匆匆扒了幾口盒飯,就拿起居民名冊,開始了電話和走訪核實。

  “前半夜主要是核實居民入住,特別是獨居老人、家裡有病人的,我都再上門瞭解清楚,確保聯繫方式暢通。”劉斌說,“雖然我在社區工作時間長,對居民情況比較熟悉,但今晚還要再次進行排摸確認,東街居委會實有3573人,一個都不能漏了。”他對社區內實有人口進行了反複核查,對40餘名尚未返回小區的居民逐一進行電話聯繫和法律告知,確保封控後的核酸篩查工作順利進行。

  對於眾多上海民警來說,這是一個極度需要細心、耐心還有愛心的夜晚。

3月31日晚,市民來到上海市閔行區中心醫院的核酸采樣點進行檢測。新華社記者劉穎攝

  徐彙分局徐家彙派出所民警趙暉和其他同事趁著夜色,一起對自己管段內的超市、便利店逐一上門做最後的檢查、告知:“今晚店裡不能住人了,如果您在浦西沒有固定住處,街道會幫您安排臨時統一住宿。”平時到深夜都熙熙攘攘的徐家彙商圈,此刻分外寧靜。

  趙暉負責的是上海市中心徐家彙南丹東路、漕溪北路、天鑰橋路沿線5個小區4000餘名居民的社區警務工作。對於排摸出的沿街店舖留守人員,街道除了安排臨時住宿,也將統一安排進行兩輪核酸檢測。

  3月4日以來,趙暉已連續工作二十多天沒有回家了,妻子6月預產期,他很是憧憬:“真希望疫情快點過去,能讓我在第一時間看著孩子出生。”

  零點將至,長寧公安分局天山路派出所民警孫禮鋼還在和居委會工作人員核對次日的“綠色篩查名單”。孫禮鋼負責的紡大小區是一個老舊小區,居住了幾十位獨居老人,不少年近八旬,行動不便,身邊又無子女照顧。孫禮鋼說:“為了保障好老人們,我和居委會書記商量決定,為獨居老人開闢核酸篩查綠色通道,由民警和防疫人員上門為老人提供核酸檢測。”

  面對未來4天的小區封控,孫禮鋼和居委會為老人們商定了“三個一”措施:社區誌願者與高齡獨居老人一對一結對;每天傍晚通一個電話,關心老人身體狀況或者生活方面的需求;如有緊急情況,民警第一時間上門回應求助。孫禮鋼把自己的手機號碼都留給老人們了,“我說這些日子,就把我當成你們的家人,有什麼事直接給我打電話。不管是清晨還是半夜,我手機是24小時開機的,而且把鈴聲調到最大了。”

  3月31日晚,在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社區誌願者為第二天的核酸檢測做準備。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零點

  4月1日零點,張旭冬掐著時間走出家門。

  張旭冬是鬆江區廣富林街道穀水灣社區居委會副主任,之前因為在隔離點工作處於N+7+7閉環管理。4月1日零點,正好管控時間已滿,而此時離接下來的浦西封控還有3小時,“我得抓緊時間出門,和同事們一起並肩作戰,在家辦公總歸是隔靴搔癢。”

  由於街道轉運車的運力已經頂格,居委會一些工作人員索性“帶車進組”,“一人一車一證”地保障居民緊急外出就醫的需求。

  爭分奪秒,為確保4月1日早上6點小區核酸檢測落實到位,張旭冬和同事、誌願者們又做了一次培訓,包括精準到每一名誌願者如何負責樓棟秩序引導、登記、掃碼,以及檢測點、2米間隔點位排布等。讓他特別感動的是,有一名14歲的孩子想當誌願者,讓父母幫著報了好幾次,但考慮到未滿18歲,居委會還是把他先勸了回去。“抗疫離不開每一個人,由衷地感謝每位居民一起抗疫的精神和力量!”張旭冬說。

  4月1日淩晨,瑞金醫院的護士在上海市醫療急救中心協同救治平台查看即將到來的救護車位置。新華社記者袁全攝

  1時

  1時,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急救中心燈火通明,不時有監測系統的提示聲音響起,預報即將到來的救護車的位置。

  1點42分,一位急性心梗病人被120急救車送到;1點56分,另一位肝硬化出血病人被送到……

  急救刻不容緩,忙而有序。有新冠肺炎感染可能的急救病人會被送到緩衝區病房進行搶救,在核酸檢測結果出來前,醫護人員就會穿好防護服等裝備開啟工作。

  護士周玲從3月初就一直留在醫院內工作生活,她的先生和兒子目前還在浦東新區的家中封閉管控。“家裡人開玩笑說我們是隔江相望。”周玲說,“有時間也會和兒子視頻聊聊,他確實很想我,但是更加支持我的工作。”

3月31日晚拍攝的上海市浦西地區九江路。新華社記者陳飛攝
3月31日晚拍攝的上海市浦西地區九江路。新華社記者陳飛攝

  2時

  2時,距離浦西地區封控還有1個小時,上海市疾控中心應急管理處副處長黃曉燕在電腦前忙碌,這又是她與數據為伴的一個不眠之夜。隨著浦東地區此輪核酸篩查的結束,疾控中心也做好了無縫銜接新一輪篩查和流調的準備。

  3時

  3時,浦西地區封控開始。這個城市的大多數人正在熟睡之中,但還有很多人忙而未眠。

  中遠兩灣城三居委會黨總支書記惲梅走在熟悉的小區,再一次察看核酸檢測點。每個點位,居委會都準備了一個輪椅,及時消毒,接送行動不便的老年人下樓做核酸檢測。她已疲憊不堪,但腦袋仍在高速運轉:哪些老人癱在床上,需要上門?哪些家有上網課的學生,需要錯時?她手裡還有一份轄區內血透病人名單,何時要做透析、去哪家醫院、開哪輛車……

在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工作人員在運輸蔬菜。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在上海市中遠兩灣城小區,工作人員在運輸蔬菜。新華社記者金立旺攝

  4時

  4時,鬆江區叮咚買菜辰塔蔬果大倉,上百人在忙著分揀蔬果,大倉負責人胥華成聚精會神地盯著生產線。這裏是浦西地區最大的蔬果類分選中心之一,面積2.3萬平方米,每天有100萬件蔬果從24小時運作的分裝線上源源不斷地走下來,前往上海西部地區的100多家叮咚買菜前置倉。在一個個星羅棋布的前置倉,這些蔬果被分揀進入一個個口袋,最終,通過騎手們,完成到居民家庭餐桌上的“最後一公里”。

  3月以來,胥華成的工作量陡然增加,他所在的大倉開始調整為24小時工作模式,這裏在滿足消費者個性化訂單需求的同時,還完成了30萬份保供套餐的配送。他說,原來大倉的人手是300人左右,目前已經接近600人,幾乎是翻了一番。大倉的員工現在幾乎都住在閉環的宿舍內,以最大程度實現安全運營,“我們的整體供應穩定,企業還準備了安全庫存,以應對額外的突增的需求。”

4月1日淩晨,工作人員在位於上海鬆江區的叮咚買菜蔬果大倉內忙碌。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5時

  5時,上海楊樹浦水廠,楊浦、虹口、靜安、普陀、寶山五個區約300萬人生產生活用水的“源頭”。駐守員工李玲、虞震和王忠震已開啟各自的“護水”工作。李玲是生產運行工程師。從青草沙原水進入製水生產線,到殺菌消毒、深度處理,她把各項水質指標“盯盯緊”,最終保障出廠水各項指標均達到111項的上海市飲用水新地標。虞震是設備管理員,他把各項設備巡檢“抓抓牢”,確保設備處於安全運行狀態。王忠震是單位的網絡保障員,為了用數字化的方式精細化管理水廠的各項指標平穩運行,他已經在單位封閉管理了兩個多星期。

  楊樹浦水廠已經見證這座城市百年滄桑,為了保障用水,水廠將駐廠職工分為AB兩組,兩班職工相互輪換,交接零接觸,確保疫情封控下最精銳的力量能夠當班值守。“70多年前,楊樹浦水廠地下黨支部帶領自來水工人,開展了英勇無畏的‘護廠運動’;現在我們也是一場特殊的‘護廠行動’,同心同向、全力以赴,保障好近300萬市民的安全用水!”廠黨總支書記張群說。

楊樹浦水廠的正門。新華社記者劉穎攝
楊樹浦水廠的正門。新華社記者劉穎攝

  6時

  6時,上海以百年從未有過的形態“甦醒”了——街面安靜得幾乎能聽見落葉的聲音,偶爾有保障或急救車輛疾馳而過,小區里,“大白”逐漸出現。朋友圈里,很多人在曬自己一早開門發現的“蔬菜大禮包”,有人如此感歎道:“今天可能不是愚人節,而是聖誕節。”

  7時

  7時,陸家嘴金融城標誌性的“三件套”高樓聳立天際,環形天橋上的電子屏交易數字不斷跳動。從3月28日起,2萬多白領和服務人員24小時值守在金融城的285幢商務樓宇中,保障金融市場的“脈搏”平穩跳動。

陸家嘴金融城樓群。新華社記者方喆攝
陸家嘴金融城樓群。新華社記者方喆攝

  8時

  8時,核酸檢測全面開始。在長寧區江蘇路街道岐山居民區,誌願者拿著小喇叭,來到樓棟下,招呼本樓棟的居民下樓:“喊到的,及時下來;沒喊到的,在家耐心等待。”居民們陸續來到排隊線前,每家每戶為一個單元,保持兩米距離。白髮蒼蒼的老者,年輕的一家三口,大家淡定有序、不急不亂。

  正做核酸檢測時,一輛120急救車駛入社區——患者是一位家政服務人員,前一晚腎痛不止,隨後由誌願者協助聯繫送醫急救。急救車進出小區順利通暢,全程由社區誌願者從旁協助,急救流程並未受到小區封控的影響。

  年近七旬的社區誌願者霍白是一位老黨員,曾被評為“全國最美誌願者”。他說:“相比專業的醫護人員,我們對居民來說更加熟悉,讓他們在檢測過程中感到更放鬆、更親切。我們一起努力,困難總會過去!”

  上海是一座光榮的城市,曾經面臨過不少艱難時刻,但艱難從未擊敗過上海。打贏疫情防控的大仗硬仗,是上海人正在扛起的重大責任。

  堅持就是勝利,堅持才能勝利!

  東方明珠塔下,一團團櫻花開得熱烈。疫情終將散去,更明媚的春光定將歸來。(記者:肖春飛、楊金誌、何欣榮、周琳、楊有宗、袁全、朱翃、周蕊、龔雯、王辰陽、丁汀、陳傑、楊愷)

上海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上海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新華社記者丁汀攝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