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確立戀愛關係,戀人就送你一部手機作為禮物,你會收下嗎?

2022年04月06日06:17

  經營是一種理性計算,而愛情是情感衝動,但這樣一對充滿張力的概念放在一起,恰好解釋了消費主義時代情侶關係的生產方式。

  ——————————

  剛剛確立戀愛關係,戀人就送你一部手機作為禮物,你會收下嗎?

  每個節日和紀念日,你和戀人都會交換禮物嗎?

  你用心準備的手工禮物,戀人收到時卻反應平平,你會感到失落嗎?

  在這裏你的每一步選擇,都可能成為社會學的研究證據。事實上,禮物是社會關係形成與維持的重要一環,也是社會學與人類學研究領域的經典話題。當愛情這個崇高的主題與禮物的經濟邏輯碰撞時,會發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

  在過去的一年里,西北大學的劉大為研究團隊調查訪談了在讀與畢業不足一年的數十名大學生,研究不同戀愛時期的禮物交換行為及其象徵意義。

  劉大為認為,正是在不間斷的餽贈與接受中,戀愛關係得以生產。他提出了“經營愛情”的概念——儘管經營是一種理性計算,而愛情是情感衝動,但這樣一對充滿張力的概念放在一起,恰好解釋了消費主義時代情侶關係的生產方式。

  禮物有“表達性”,也有“工具性”

  小賀剛剛確立戀愛關係,男朋友就送了她一部手機。兩人剛開始談戀愛,一切還不確定,她覺得禮物過於貴重,因此不願意收。但男朋友的態度堅決,說不收就要把手機扔掉。小賀惴惴不安地收下,轉身就去找家人借錢,把手機錢給男友轉了過去。

  這是劉大為團隊調研的案例之一。他們研究發現,在戀情初期,儘管熱戀的激情仍占主導,但是短暫相處中的不瞭解仍為關繫帶來不確定性。因為不確定能否長期維持感情,受禮者會有迴避“虧欠”的取向——即贈與大致對等的回禮,或者直接拒絕禮物。

  人類學家閻雲翔將禮物分為“工具性”與“表達性”兩種,工具性禮物注重禮物作為物的價值,而表達性禮物則遵循情感規範,強調禮物背後的象徵意義。或許在小賀的男朋友看來,貴重的禮物既是對認真開始一段關係的誠意示愛,也能營造出某種理想化的印象,甚至透露出餽贈者的經濟能力。

  “如果是給剛剛在一起的男朋友買禮物,我會注意禮物的份量,不能太廉價,希望體面一點。如果談得久了,信任程度高了,就無所謂了。就像我給好朋友送禮物,是不在意價錢的,我覺得朋友之間信任程度會更高,更隨意一些,哪怕是小東西他們也知道我的用心。”女生柔柔說。

  禮物爭執的背後是戀情出現問題

  當戀愛初期的情侶還在為禮物拘謹試探時,處在長期關係中的情侶已經在為不知道該送什麼而頭疼了。除了固定的禮物交換時間節點——生日、紀念日、情人節,如今又多出了許多需要送禮的節日,例如“5·20”、女生節、男生節、聖誕節、白色情人節等。“一年到頭數十個節日,大概除了清明和中元節,情侶們都當成情人節來過。”劉大為說。

  相比上幾代人更具私密性的親密關係,劉大為發現,這一代年輕人的親密關係具有更強的展示性——例如“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所呈現的炫耀式、表演式秀恩愛。“大學生們不自覺地參與其中,商家們也樂見其成,從2020年出現這個梗,到2021年秋天仍然延續下來,說明消費主義與親密關係又完成了一次自我生產。”

  在特定的禮物交換節點,如果有一方忘記了贈送禮物,很可能會遭受對方的某種情感性“製裁”,例如通過嘮叨、冷戰或爭吵來表達不滿。更加嚴重的,還會導致分手。

  在“豆瓣勸分小組”中,相當一部分情感問題是關於禮物。“聖誕節沒有禮物要考慮分手嗎?”“為什麼建議大家過節收不到禮物就分手”“七夕沒有禮物想分手”等帖子常常引來關注和討論,許多情侶為此發生矛盾:一方認為禮物代表了對方的心意和對感情的重視程度,如果沒有,就是“不愛了”;另一方則疲於應付,認為禮物不是表達愛意的必需路線。

  在劉大為看來,為禮物而發生爭執的背後,是戀情本身出現了問題。阿京回憶起上一段感情時,就承認在戀愛後期“我們的關係挺不健康的”。當時她與男友正處在異地戀中,七夕節她沒有給男友送禮物。“我總是覺得他不愛我,就用這種方式來讓他覺得他應該愛我——你就應該給我送禮物,而我可以不給你送。”也有女生認為,自己想要禮物的時候,“並不是想要那個東西,而是想要那份惦記。”

  女生大多心思細膩敏感,當情感和陪伴的需求沒有被看到、被滿足時,禮物這種更明顯的情感傳遞介質就成為她們的“要求”,或者更像是一種“祈求”。劉大為認為,不論是從支配性角度還是從情感性角度,禮物本身只是一個媒介,是一個心意符號。“當感情需要通過不斷索取禮物來獲得確認時,它必然是脆弱的。索取的一方,顯然在關係中沒有安全感,患得患失。從社會學角度來說,這種關係模式是不健康、不穩定的。”

  男生總是承擔了更多的送禮支出

  許多研究發現,男生送禮物的概率和頻率都要高於女生。

  儘管是柔柔主動追求男朋友,但第一次禮物交換依然是男生送出禮物。在阿京的上一段戀愛中,她坦言自己送給對方的禮物價值都不高,如襪子、治療失眠的軟糖、情侶衛衣、零食等,而自己收到的則是銀項鏈、口紅和名牌鞋子。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的周祉豪曾調查了成都市5所高校的182位戀愛中的學生,他在碩士論文中再次證實了這種不對稱的禮物交換關係,即“男性總是承擔了相較於女性更多的戀愛送禮支出”。

  他將這種結果歸因於戀愛禮物交換中的性別表演:“由於傳統的性別角色規範賦予男性以‘養家餬口’的角色和義務,從而使得戀愛關係中的男性更容易通過增加戀愛送禮支出的方式,展現對於性別角色規範的遵守;而女性在‘男外女內’的性別分工模式與社會期待下,盡力避免成為戀愛關係中經濟付出更多的一方,通過控製和減小戀愛送禮支出展現其‘被動含蓄’的性別身份。”

  在劉大為看來,非均衡禮物流動其實是兩性關繫在戀愛關係中的呈現。“不論是追求‘男子氣概’,還是女生就應該被寵愛的觀念,從根源上說都是對兩性權力關係不均等的認同。禮物的支配性始終是存在的,一味接受只會讓自己處於被支配地位,在戀愛關係中處於劣勢。”

  當然,有些戀愛也沒有聽起來那樣辛苦和不公。小峰與女友異地戀一年半,單方面送出的禮物就有二十幾件,他依然樂在其中。元旦、情人節、“5·20”、七夕、紀念日、聖誕節、生日,他都會準時送上精心挑選的禮物。除了這些,“平時看到有不錯的也會買”,天冷了買帽子手套,天熱了買她心儀的短袖衫,這些都是他對遠在他鄉的女友表達愛意的方式。當然,女友也會回贈。兩個人的情感就這樣通過禮物維繫和升溫。

  “無禮物戀愛”現場:約會時把錢一起用掉吧

  小方和她的異地戀男友正在進行一場“無禮物戀愛”。因為兩個人都是學生,沒有收入,於是就約定:不用絞盡腦汁給對方挑選禮物,而是把錢攢著,等見面約會的時候一起用掉。

  “對我們來說,有沒有禮物對感情影響不大。感情好與不好、愛意如何表達,送禮物確實是一種方式,但肯定不是唯一的方式。”小方說,這樣的感情狀態讓她覺得很輕鬆,沒有負擔。

  劉大為團隊通過調研發現,在長期戀愛中,隨著情侶關係不斷密切,為了減輕贈禮和回禮的負擔,情侶們會降低對特定禮物交換的重視程度,轉而替換為更實用的行為。

  柔柔本身就是不注重禮物交換的女生,她“不會把感情寄託在東西上”。在她的戀愛經曆中,從沒收到過來自男朋友的生日禮物。“這是個麻煩事,我也不太在乎,你要是給我準備了,我肯定特別開心,要是沒準備,我也不會多麼難受。雖然有時會失落,但情緒很快就過去了。”她說。

  劉大為還提到了一個男生的案例:他從來不會給女朋友送禮物,對方也沒有意見。這個男生認為原因是有女生的崇拜作為愛的基礎。劉大為提到,人類學中有一種“愛情是一種生物賄賂”的觀點,即人本身可以作為禮物,而婚姻就是人作為禮物的終極交換。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位同學的女朋友看中男生的是令她崇拜的獨特魅力。

  有多少對情侶,就有多少種戀愛方式。送禮物也好,無禮物也罷,最重要的是兩人之間的心意互通。當相處的共識產生後,“我和他/她”也就成了“我們”。

  (應採訪對像要求,阿京、柔柔、小峰、小方均為化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