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人口超百萬,廣東何以成第一生育大省

2022年04月07日18:27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圖/新華社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圖/新華社

  熱播劇《辣媽正傳》里有一句經典台詞,”我現在聽到最美的一句話是:我來幫你帶會兒孩子。“

  近年來,人口問題越來越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

  繼國家統計局發佈2021年人口數據後,各地也陸續發佈了2021年出生人口數據。

  根據各地統計局的數據,截至4月3日,有23個省份發佈了2021年的出生人口數據,其中廣東、河南、山東和河北等4省出生人口超過50萬人。

  值得關注的是,2021年廣東出生人口為118.31萬人,也是唯一出生人口超100萬人的省份。

  人口第一大省

  廣東,中國經濟第一大省,也是常住人口第一大省。

  2021年廣東的GDP為12.4萬億元,成為首個GDP突破12萬億元的省份。

  另一方面,廣東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1年廣東常住人口高達1.268億人,超過山東(1.017億人)、河南(9883萬人)和江蘇(8505.4萬人)。

  從規模上來看,廣東的常住人口總量接近1.27億人。

  除了在國內可以排第一外,即便放在世界各大經濟體中,廣東常住人口數量也能排在前列。

  根據日本總務省公佈的數據,截至2020年10月1日,日本總人口為1.262億人,按聯合國數據日本人口排在世界第11位,這是自1950年各國有比較數據以來日本首次跌出前十。

  媒體報導稱,預計2021年日本的出生人口數量還將大幅減少。這也意味著2021年廣東的人口總量大概率超過日本。

  在常住人口數量保持高位的同時,去年廣東的出生人口數量也是全國第一。

  根據媒體統計,2021年廣東出生人口數量為118.31萬人,在已公佈出生人口數據的省份中,廣東出生人口數量排名第一,也是唯一一個超過100萬的省份。

  出生人口數量上,廣東之後,河南和山東分列二三位,其出生人口數量分別為79.3萬人和75.04萬人。此外,河北的出生人口也超過了50萬大關,為53.3萬人。

  除了4個出生人口超過50萬的省份外,廣西、江蘇、湖南、貴州、浙江和雲南等省份2021年出生人口都介於40萬到50萬之間。

  出生人口突破百萬的同時,廣東的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也保持相對較高的水平。2021年廣東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分別為9.35‰和4.52‰。

  與之相比,經濟第二大省江蘇去年的人口自然增長率為-1.1‰,因此也創下了上世紀50年代以來首次轉負紀錄。

  同樣作為沿海經濟大省的浙江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長率也僅為6.90‰和1.00‰。

  不過,在常住人口增量方面,浙江卻是超過了廣東。去年浙江常住人口新增71.7萬人,超過廣東常住人口新增的60.4萬人,這也是浙江在該指標上首次超過廣東。

  “能生”的背後是較高生育意願

  出生人口遙遙領先的背後,是廣東較高的生育意願。

  除了2021年出生率為9.35‰,在疫情之前,2019年廣東出生率就曾高達12.54‰,遠高於全國平均的10.48‰。

  新京智庫梳理2021年廣東省各市出生人口數據發現,在已公佈數據的各個市中,廣州以戶籍出生人口11.80萬人排在第一位,汕頭全年出生人口也達到7.63萬人,出生率更是高達13.2‰。梅州全年出生人口也將近5萬人,為4.99萬人。

  不過,廣東省內的各市出生人口也呈現“分化”態勢,除了省會廣州和潮汕等地的出生人口數量較高外,其他一些市的出生人口數量則較少。

  例如,東莞去年雖然出生率高達12.03‰,但是出生人口僅有3.22萬人。江門和陽江去年的出生人口也分別只有3.43萬人和1.93萬人,出生率更是低於全省平均水平,分別為8.54‰和7.42‰。

  自改革開放以來,大量人口從全國各地湧入廣東,“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的說法可謂深入人心。

  在廣東,一方面潮汕等地的生育意願比較高,另一方面廣東流入的人口最多,流入人口以青壯年為主,育齡年齡段的人口較多。

  去年,時任廣東省統計局局長楊新洪曾表示,省外流動人口規模的不斷擴大,有效地推動了廣東常住人口總量的上升。

  “七普”(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廣東全省常住人口中,外省流入人口(半年以上)達2962.21萬人,比2010年增加812.34萬人,年均增長3.26%。

  省外戶籍淨遷入人數也保持較高的水平。10年來,廣東省外戶籍淨遷入人口達312.02萬人。在廣東的外來人口分佈中,除了鄰近的湖南和廣西是人口流入的主要地區外,勞動力大省河南也是廣東外來人口主要來源地之一。

  河南省統計局副局長馮文元此前在解讀“七普”數據時表示,2020年河南省流出到外省的人口達1610.09萬人,其中廣東佔據了277萬人。其次是浙江247萬人、江蘇220萬人、上海134萬人和北京127萬人。

  值得關注的是,《廣東省國土空間規劃(2021-2035年)》提出,到2035年,廣東的常住人口將達到1.3億人。

  這也意味著,在今後十餘年里,廣東全省至少還要再增300多萬人。今年廣東常住人口增長60.4萬人,按照這一增長趨勢,到2035年廣東常住人口達到1.3億人的目標大概率可以實現。

▲2021年4月24日,深圳舉行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海歸人才招聘會。圖/新華社
▲2021年4月24日,深圳舉行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海歸人才招聘會。圖/新華社

  人口結構相對年輕

  廣東又是人口結構相對年輕化的省份之一。

  “七普”數據還顯示,在廣東常住人口中,0-14歲人口占18.85%;15-59歲人口占68.80%;60歲及以上人口占12.35%,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占8.58%。

  相比之下,江蘇、上海65歲以上人口均已超16%,按國際標準,這兩地已經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從全國範圍內來看,廣東65歲及以上人口占8.58%的水平,位居全國倒數第三,比全國(13.5%)低4.92個百分點。

  可以說,相對於全國的平均水平,廣東的人口結構仍然較為“年輕”,廣東離深度老齡化還有較遠的距離。

  另一方面,0-14歲人口占18.85%,高於全國17.95%的水平,“人口紅利”優勢較也為突出。

  不難發現,廣東人口形勢整體較好,自然人口保持增長,疊加外來人口,帶動廣東人口一直保持穩定增長。

  暨南大學經濟與社會研究院副院長盧晶亮曾指出,廣東現在享受的人口紅利,主要是流入的年輕人比較多,但隨著產業結構調整,未來要想向“人才紅利”轉變,就要想方設法吸引高技能勞動力。

  為了吸引年輕人流入,與很多地方一樣,廣東也在逐步放寬落戶政策。

  2021年12月20日,《廣東省新型城鎮規劃(2021-2035年)的通知》正式印發,提出調整完善廣州、深圳兩個超大城市的落戶政策, 鼓勵中心城區與郊區新區採取差別化落戶政策。

  而在此前,省內江門和惠州等地就曾印發文件,提出全面放開落戶限制,取消參保要求、居住年限、就業年限等落戶限制,不附加任何條件,實行按戶口遷入途徑分類登記備案的“零門檻”準入政策。

  不過,也應該看到,由於廣東經濟、產業和人口重心均在珠三角,“非珠”地區部分地市的人口吸引力相對有限,人口向核心城市集聚的“馬太效應”也不容忽視。

  從長遠來看,人口規模優勢、出生人口優勢和年輕人口優勢,這三個“優勢”或將成為廣東經濟持續保持增長的重要因素。

  新京智庫研究員 查誌遠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