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張列車運行圖調整背後的“加速度”

2022年04月08日19:59

4月8日0時起,全國鐵路實行新的列車運行圖。記者在此次調圖涉及的多個線路區段探訪發現,列車運行圖調整的背後,帶來旅客出行、電煤運輸、國際物流等方面“加速度”。

優徑路 豐富旅客出行選擇

測溫、消毒,查驗健康碼、行程卡……4月8日,合肥南站迎來全國鐵路實行新列車運行圖後的首日,進出站客流平穩有序。

“新圖運行後,經由阜黃(阜陽至黃岡)高鐵黃黃(黃岡至黃梅)段開行動車組列車10對,其中增開動車組列車6對,調整運行區段4對。根據測算,在10對列車全部開行情況下,預計可提供約1.2萬個席位。”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說。

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調度所大廳。(受訪者供圖)
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調度所大廳。(受訪者供圖)

據悉,實行新列車運行圖之後,在滿圖運營的情況下,武漢、漢口、武昌三站到合肥直達每天開行60多趟列車,到上海直達每天開行30多趟列車。

此外,阜黃高鐵黃黃段正式開通運營後,武漢到黃岡最快只需要15分鍾,並可經由安徽安慶、銅陵等地前往杭州、上海,不僅進一步完善了中東部地區的高鐵網絡,也讓湖北地區群眾前往長三角各城市有了更多“新路線”。

“在調圖前期,合肥直屬站已按照調圖模板做好準備工作,梳理運行圖變化,掌握新舊交替情況,並對全員進行培訓考試,確保工作人員熟悉變化情況。”上海鐵路局集團有限公司合肥直屬站營銷科助理工程師丁霄婕說。

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客運部副主任李斐介紹,武鐵將按照“一日一圖”工作思路,統籌疫情防控和便捷出行,在日常、周中、週末等不同時間段,靈活調整列車開行方案,精準投放運力。

提能力 保障電煤運輸需求

11時15分,電煤專列86033次從浩吉鐵路駛入襄陽北編組站進行分解、編髮。作業人員快速開展檢車、換掛機車等作業後,一列經過重新編組、裝載3712噸電煤的煤炭列車沿焦柳線向沿途廠礦駛去。

裝有煤炭的貨運列車在襄陽北站集結。(受訪者供圖)
裝有煤炭的貨運列車在襄陽北站集結。(受訪者供圖)

襄陽北站位於襄渝、焦柳、漢丹、浩吉4條鐵路的交會處,是山西、陝西、內蒙古電煤外運至湖北、湖南、江西的重要集散地,每天超過10萬噸電煤在這裏集結、中轉、外運。

襄陽北站站長楊文清介紹,該站以調圖為契機,結合各方向貨物列車開行方案的調整,精心調度,把機車和即將到站的列車緊密銜接,確保電煤列車可以快速開出。

“調圖後,浩吉鐵路萬噸重載列車由4列增至8列,在進一步提高北煤南運重載鐵路大通道運輸能力的同時,為湖北等周邊省市電廠、企業生產提供了更為充足的保障。”武鐵貨運部工程師陳鬆說。

不只北煤南運,此次調圖還聚焦晉煤東運、疆煤外運等,進一步增強電煤保供運輸能力。

記者從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獲悉,集團公司將利用即將開通運營的邢台至和順縣鐵路新增能力,增開和順縣至邢台南貨物列車4列,主要服務晉煤東運需求。

邢和鐵路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項目,該線路是連接山西省晉中市和順縣至河北省邢台市的國鐵Ⅰ級鐵路,正線全長135.518公里,是我國繼大秦鐵路和中南部鐵路通道之後的又一條能源運輸大通道。

今年以來,大秦線等晉煤東運線路運量保持高位運行。相關專業人士表示,邢和鐵路開通後,將成為原有線路的重要補充,晉煤東運線路選擇也將更加多樣。

促開放 暢通國際物流通道

8日上午,在雲南省昆明市昆明東站下行場上,工作人員對即將發往老撾的集裝箱進行集結、編組作業。“中老鐵路開通後,來自全國各地的貨物越來越多。”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昆明東站副站長李紅星說。

昆明東站工作人員對即將出發的中老鐵路國際貨物列車進行裝載加固檢查。(新華社記者丁怡全攝)
昆明東站工作人員對即將出發的中老鐵路國際貨物列車進行裝載加固檢查。(新華社記者丁怡全攝)

中老鐵路是中國與老撾間一條便捷的物流通道,開通運營4個多月來,發送貨物量穩步增長。截至4月7日,累計開行貨物列車2049列,發送貨物超130萬噸。其中,開行跨境貨物列車431列,發送貨物約32萬噸。

此次調圖,中老鐵路跨境貨物列車進一步增加,讓更多企業享受中老鐵路帶來的機遇和紅利,將為沿線發展注入新動能。

據悉,新圖將充分發揮中老鐵路通道能力和國際班列戰略通道作用,新增中老鐵路昆明東至磨憨跨境貨物列車4列,分別增開中歐班列4列、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3列。

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貨運部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次調圖,集團公司管內新增鋪畫重慶至阿拉山口、貴陽至阿拉山口、成都至阿拉山口中歐班列圖定線路各1條,新增湛江至貴陽陸海新通道班列圖定線路1條,將更好服務於西部地區高水平對外開放。

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統計數據顯示,一季度,重慶開行中歐班列257列,陸海新通道班列181列;成都開行中歐班列165列,總體開行情況穩定。

“重慶、四川等西南內陸地區,已成為我國發展外向型經濟的活躍區域,對中歐班列和陸海新通道增加線路的需求也更為迫切。”重慶工商大學副校長李敬說,在四通八達的國際物流大通道助推下,重慶、四川等西部內陸地區已從曾經的開放末梢崛起為開放前沿,成為我國向西、向南開放的重要窗口。

編輯 陳豔婷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