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素顏和解”火了 年輕人為何總為容貌焦慮

2022年04月08日06:01

問世間誰最焦慮?愛美的年輕人定在其中。穿越千年,東施效顰被笑話了幾千年,可今天想來,她或許只是一個不想“與素顏和解”的小姐姐。

如果說,東施只看見隔壁西施,尚且無比焦慮,現如今,社交平台堪比大型“鬥美場”,就算你天生麗質,也總有一款焦慮適合你。根據中青校媒調查顯示,近六成大學生存在容貌焦慮,女生對容貌的不滿意比例要遠遠高於男生。

在互聯網上,“美麗加持術”時時作弊,在美顏濾鏡、P圖神技的作用下,美女們爭奇鬥豔。抬頭看他人濃密的發量,低頭見被加班累到頭禿的自己,誰還能擺脫容貌焦慮,狠下心把真正的素顏照曬到網上去?

心理學上有個定律,當人路過透明的玻璃房子,總抑製不住望進去的衝動,毫無遮攔的空間總有一種魔力,衝動來自於窺私慾和好奇心。互聯網給人營造一種錯覺,他人看似透明的生活,實則充滿了精心裝扮,每個人都在盡力展示最好的一面。一旦選擇與更精緻的“房子”對比,年輕人很容易陷入深度的不自信。

視頻平台一面高舉不為顏值所累、接納真實自己的大旗,一面人為製造話題、加劇焦慮。活動伊始,有些女孩子大方展示,皮膚暗沉、痘印痕跡又怎樣?留言區都是肯定和鼓勵。不過,網紅下場的“反向操作”,很快讓素顏討論變成新的容貌比拚,甚至淪為揪出“偽素顏”綠茶女的獵巫遊戲。

誠如網友所言,一旦人們糾結於“這是真素顏還是偽素顏”,對著照片區分“這是真參與還是騙流量”的時候,注意力註定失焦。網友的眼睛更雪亮,有人點評一針見血,“與素顏和解”難道不是一個偽命題?我和我的素顏無冤無仇,幹嗎要和它和解。總拿和解說事,就是變相和稀泥。“我不想和解,我只想上訴”。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人們真正反感的,不是對美的追求和努力,而是無休止的拉踩和對立。幾年前,話題“不化妝,是韓國女生的一場越獄”引發熱議。可批駁“素顏羞恥”,不等於否定化妝的權利。素顏和化妝,更不是針尖對麥芒的關係。

人們只是在敲響警鍾,一旦審美倒向“顏值正義”,形成“五官比三觀重要”的不良風氣,普通人就會被容貌焦慮裹挾,失去掙脫的力氣。在女性劇《聽她說》的第一集中,主角獨白值得聆聽,“一定要高白瘦才美嗎?什麼是美?什麼是醜?美的標準誰來定義?我沒有質疑高白瘦,我質疑的是‘一定’。”其實,只要遵循內心,素顏化妝兩相宜。真正出問題的,是剝奪選擇自由的“一定”。戴著偏見的眼鏡看人,素顏就是邋遢憔悴、自我放棄,化妝就是粉飾表面、掩飾缺陷。這不僅是審美的偏狹,更是認知的缺陷。

我們需要的不是“與素顏和解”,而是找到真正的“解”,打破對個體的規訓和凝視。只有每個人不必活在他人的標準里,才能找回真正想要的自己,不辜負獨一無二的魅力。

白晶晶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4月08日 08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