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輩子都遇不到那個相互喜歡的人

2022年04月11日21:00

作者:陳大力

來源:陳大力

前幾天在群裡,遲遲突然說了一句:感覺自己也沒有遇到過愛。

然而,這個女孩,明明喜歡過許多人,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雙向選擇。最壞最壞的結局,也不過是尚且幼稚的心智終究構建不出專一成熟的關係,於是分手。

但我並沒有反駁——因為我想起,大概兩年前,在自己一段極度情緒化的時間里,我居然在朋友圈里不管不顧地發非主流語錄:“也無所謂了,反正我遇到的人都從來沒有愛過我”。

蠻丟臉……

其實理論上來講,我是被喜歡過的,我有被萬分挑剔的對方視作珍寶的經曆,我有被很驕傲的人包容,我也有點點頭就能實現的雙向選擇,對方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就差向我什麼都挑明了。

但是朋友們,26歲的我想說,沒事真的不要在心裡問,“對方是不是愛著自己”,而且不要把這個問題越想越深,因為一旦你去刻意地深究一個人“愛不愛”,往往答案就是,不怎麼愛。

因為,內心深處,我們把“愛”,已經抽像成一個完美無瑕、極致濃烈和純粹的概念,當你用這個概念去對照世俗生活中的言行,往往就讓後者相形見絀。

雖然他對你好,但沒有好到極致,但沒有好到心無旁騖,沒有好到像電影里一樣放棄一切,你感覺得到他的一些私心,感覺得到他對自己的人生的考慮跟照顧,所以,他“就是不愛”。

這種思考,雖然在“概念上”是正確的,但在現實生活中是無益的。

想一想,你對“愛情”的概念是怎麼來的?是不是書本、電影裡面的人,是不是用盡畢生只為了印證“愛有多真”,是不是好像他們這一輩子就只有一個目標,去跟一個心思完全澄澈的人,完成一段空前絕後的曠世之愛,這是你在現實生活中絕對達成不了的東西。

因為,這個世界上,就是沒有人能給到“童話般”的愛。

前幾天,在小區樓下駐足了一會兒,感受到四月剛開始蒸騰的一點點熱氣——是能把濕漉漉的心情剛剛好烘乾的那種暖和,看到不遠處陽光透過樹葉,在微風中浮動出斑駁。那一刻我覺得我特別愛這個世界,“愛”這個情緒充盈著我,但你們看,當時我並沒有想到世界上任何的另一個人。

人是需要“愛”的,但真的不必把愛局限為“另一個人奉送來的好意”——愛,明明是一個很大的、很無形的概念。

你可以愛萬物——愛自己的際遇,假想自己像冒險故事書里的主角,正在經曆起承轉合的一切;愛季節更替,春天時出門散步拍照,感受街上行人跟草木生機勃勃;愛人的智慧,從書里感受人類長河群星閃耀。

這些更泛化的愛的情緒,能為你支撐大部分的快樂,當然支撐不到100%,可是拜託,就連戀愛中的人,也不是時時刻刻在體會100%的快樂,我經常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快樂至滿格的時間往往就須臾一瞬,剩下的時間要得到快樂,是你心裡要帶著愛意去溫柔地看這個花花世界。

而且這種愛是發自內心的——你不需要別人知道你“過得活色生香”,你就是去體驗,你就是在體驗。

大概18歲的時候,我拖著行李箱、背著個吉他,坐長途火車去上海念大學。很快我就找到了一群一起唱歌、一起想樂隊的名字、為彼此伴奏的朋友——我們做過一些再也不會做的事情,在“雙11”還是光棍節的時候,我們想了個活動,像辦巡演一樣在傍晚的校園里彈著吉他逛來逛去,不時有人圍觀駐足,或者跟我們點歌、打鬧。我們都好年輕,一身天不怕地不怕的“正氣”。

現在,我有後知後覺地感覺到,我“愛”過那種18歲的生活,就像愛一個瀟灑的戀人,我沒有真的在愛誰,但對那種生活的愛,浸潤在我的內心。

人不是非要通過愛另一個人,來體會到愛的情緒——愛的柔軟、雀躍、萬般風情跟刻骨,在很多人生經曆里,其實都會有。

遲遲在群裡說“好像也沒遇到過愛”的時候,我對她說,跟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當你去深究“是不是真愛”的問題時,得到的答案往往就是,不是真愛,或者“不是特別愛”——因為,到底什麼是真愛啊?為你傾家蕩產,為你付出生命?

拜託,我們在憧憬的,根本就是不會真的存在的東西。

我接著跟她說,我早就放棄對“童話般的真愛”的追求,轉而去愛更廣闊的東西。

最近兩年我是真的沒有任何故事,雖然我偶爾也懷念當初跟那些有趣但難懂的人耗在一起的時間,但我覺得現在也很好,我慢慢懂得“愛”不是鑽牛角尖才能查其根本的一個東西,“愛”可以是一種很泛泛的感受。

當你愛著你所在經曆的一切,你就好像在跟一個無形跟柔軟的東西,處於一段非常甜蜜的關繫了。

我沒有在愛誰,我在愛這個世界的星辰大海。

門遲遲 ,陳大力特邀作者,公眾號:陳大力(chendali1995)。陳大力,浙大畢業的95後,鑽石少女心,用一支筆和所有人共情。70萬粉情感博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