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產業鏈創新鏈 全國統一大市場成主要抓手

2022年04月16日03:34

  本報記者 杜麗娟 北京報導

  動盪不安的國際局勢所帶來的深刻影響,引起我們對產業鏈、供應鏈安全與自主可控問題的反思。當中國經濟從依賴於全球化轉向引領全球化時,國際國內雙循環協同更顯重要。

  在建設以國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新格局的要求下,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打通產業鏈與創新鏈,成為暢通國內循環實現產業佈局優化最迫切的問題。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蔣震認為,解決上述問題的主要抓手就是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這有利於促進商品要素資源在更大範圍內的暢通流動,從而實現供給側更好適應需求側的變化。

  綱領指導作用

  4月10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正式對外發佈。《意見》提出我國將從基礎制度建設、市場設施建設等方面打造全國統一的大市場。宏觀層面看,統一大市場的“統一”包含五個方面,即市場的基礎制度規則統一、市場的設施高標準聯通、要素和資源市場統一、商品和服務市場高水平統一以及市場的監管要公平統一。

  在蔣震看來,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是我國在全球分工地位悄然變化的必然結果,《意見》作為一個具有指導意義的綱領性文件,符合我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迫切需要。

  長期以來,作為“世界工廠”,我國的經濟發展不同程度上依賴於全球化,雖然發展初期只能分享相對較小的附加值份額,但隨著改革發展的深入,國內科技創新能力增強後,消費升級趨勢顯現,使得建立超大市場規模優勢逐漸凸現。

  在此背景下,提升市場主體在資源配置領域的深度和廣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成為對抗經濟預期不確定性的重要舉措。“從這層含義看,全國統一大市場概念的提出並非臨時性安排,而這個概念也不是一個新概念。”蔣震說。

  從時間表看,全國統一大市場概念發佈前,黨中央、國務院已多次進行強調。2015年8月1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部署發展現代流通業建設法治化營商環境,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旺消費、促發展。

  此後,圍繞全國統一大市場如何構建的議題,業界和學界也展開多次討論和研究。彼時,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也對此進行了關注,並向有關部門提交了建議。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曉東坦言,當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後,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就要重點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市場需求的變化,決定了產業鏈上各個產業部門必然要調整自身經濟行為,以提高不同區域間合作與競爭層次,最終實現區域協調發展。”

  上述《意見》明確,要以高質量供給創造和引領需求,使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更加暢通,提高市場運行效率,進一步鞏固和擴展市場資源優勢,使建設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成為一個可持續的曆史過程。

  在學界看來,全國統一大市場要立足內需,暢通循環,要打通製約經濟循環的關鍵堵點,促進商品要素資源在更大範圍內暢通流動。

  數字經濟的未來

  毫無疑問,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不僅能夠凸顯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決心,也是當前穩定經濟預期的重要手段。立足“全國一盤棋”的大背景,統一大市場將有效增強經濟的發展韌性。

  然而,在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下,全國統一大市場又該如何構建?

  陳曉東認為,突破口就是數字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他解釋,在相對封閉的市場中,不同區域所形成的“大而全、小而全”產業結構,雖然很大程度上能解決區域內的就業、投資與產業集聚等現實問題,但發展的最終結果是區域市場壁壘的出現,這導致產業發展的暢通出現問題。

  根據陳曉東團隊的調研,通過發展數字經濟可以加快拆除區域間的市場藩籬,更好地發揮政府的宏觀監管與政策引導,通過區域間的優勢互補,真正實現不同區域特色的產業協同發展。

  這一調研結果和蔣震觀察到的情況有類似之處。

  以目前中國物流成本相對較高為例,調研結果顯示,儘管其中存在諸多原因,但跨行政區域增加收費甚至罰款等情況的存在,實際上並不利於資源跨行政區域流動,這對全國統一大市場的建立起到了阻礙作用。

  “從政策實施效果看,地方保護主義對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構建起到反作用,因此只有通過地方之間的協調,不斷降低跨地區經營市場主體的交易成本,把盲目追求窪地效應轉變為培育塑造高地優勢,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低層次重複建設和過度同質競爭問題。”蔣震說。

  儘管如此,實踐中要實現這樣的目標還必須要有相應的配套改革措施及時跟進。更為重要的是,整體看,《意見》作為綱領性文件,目前尚未涉及具體的執行措施,未來仍需要有成套的法律法規予以保障。

  陳曉東認為,當前需要妥善處理好統一市場下的產業鏈區域配置的利益協調問題,這是形成規範有效的全國統一大市場的難點所在。

  “由於產業鏈分佈在不同區域,因此必然存在區域利益的協調問題。這種協調需要借助於國家層面的區域經濟政策,尤其是中央政府製定相應的區域產業發展政策來指導與協調區域間的分工與協作,促進區域合作與競爭的協同發展。”陳曉東對此解釋。

  在他看來,通過數字經濟加快實現產業鏈的韌性,可以促進區域產業佈局的優化與完善,從而提高風險防禦與控製能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