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田章男正在“逼和”馬斯克

2022年04月18日10:03

前不久,自動駕駛行業發生了一件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事。

豐田汽車旗下Woven Planet於4月7日宣佈,將一改此前隆重發佈的多傳感器融合技術方案,轉而使用低成本鏡頭來收集數據,並通過有效訓練來研發和提升其自動駕駛系統。

此事一經公佈,TeslaCEO馬斯克很快回覆了一串意味深長的省略號,不禁讓人聯想到雙方不久前的一次劍拔弩張的口水戰。

在愚人節上,Tesla“隆重”宣佈要推出氫能源汽車Model H。當被問及對Tesla轉向氫氣的評論時,豐田發言人Jon Shunt回覆:“真是厚顏無恥!在他對氫能源發表了那麼多負面評論之後改用氫氣!真是個b******!”

豐田與Tesla的相愛相殺由來已久,在新能源汽車領域,豐田曾認為Tesla堅持的純電動技術路線不現實,於是在2016年出售了Tesla的股票。在2020年,Tesla市值一度超越豐田,當時豐田社長豐田章男還在嘲笑Tesla的業務像是“一家推銷菜譜的餐廳”。

但是,眼看著Tesla市值破萬億,將昔日包括豐田在內的一眾傳統車企遠遠甩在身後,豐田居然開始務實起來,在技術路線上也想要摸著Tesla過河。

那麼,豐田堅持走純視覺的底氣來自哪裡?純視覺是否真的可以取代激光雷達呢?

豐田加入“純視覺派”,是覺得激光雷達不好用嗎?

在討論有關自動駕駛的技術路線問題時,首先必須承認一個事實:單從技術角度而言,激光雷達在智能駕駛感知上的優勢很早就被證明過。

2007年,DARPA在美國加州舉辦了無人駕駛挑戰賽,11個團隊入圍決賽,在6個完成比賽的團隊中,有5支車隊都安裝了Velodyne的HDL-64E傳感器。

如此先進的激光雷達,馬斯克之所以棄之不用,在於其高昂的成本。百度、Google等自動駕駛項目採用的Velodyne 64線激光雷達售價高達八萬美元,一個配件成本直接頂兩輛TeslaModel3售價,馬斯克果斷選擇純視覺。

時至今日,激光雷達價格雖然下降了不少,但Tesla依然堅持純視覺,原因其實不難理解。

首先,Tesla基於純視覺和數據推動算法的商業模式已經成熟。以售價約4萬美元的Model 3為例,其FSD服務的售價就接近1萬美元,而且據調查顯示,大約有近6成的Tesla用戶都會購買FSD。

其次,從純視覺換到激光雷達與鏡頭相融合的方案,有很高的轉換成本。再加上Tesla一直宣稱基於“第一性原理”的純視覺方案堪比人類的肉眼,在很多用戶的認知當中,Tesla的純視覺就是了不起。這時候冒然推出配置激光雷達的車型,無異於自相矛盾,用戶也會難以決斷。

而對當下的豐田來說,選擇哪種感知方案其實有點糾結,畢竟除了Tesla,激光雷達幾乎已經是L3的標配,之所以要改弦更張轉向純視覺,看似出人意料,其實也在情理之中。

首先是處於成本控制的考量。從車型等級來看,豐田的車型覆蓋了大量消費中端車型的主流用戶,在成本控制方面比之Tesla當然更為苛刻。當下激光雷達雖然降價明顯,但跟鏡頭相比,還是貴了不少。

拿理想即將推出的L9來說,所搭載英偉達的Orin芯片要大幾千,激光雷達也要大幾千。一整套高階智能駕駛的BOM成本算下來,通常達到幾萬元。可是願意花幾萬元為智能駕駛買單的用戶到底有多少呢?

根據高工汽車研究院發佈的ADAS市場報告,去年國內汽車市場中,智能駕駛的銷量裡面,95%都是最基礎的ADAS功能,高階智能駕駛的市場佔比連3%還不到。

一個豐田的小排量自然吸氣發動機售價不到5000元,而一個高級64線激光雷達的價格比這樣一台燃油發動機還貴,考慮到在全球的市場規模,豐田顯然無法接受這麼貴的配置。

其次,豐田不需要借助激光雷達支撐起品牌的高端化訴求。除了Tesla,新勢力青睞激光雷達,除了感知定位更加精準的優點,還有一個關鍵原因是,激光雷達自帶一種高級感。

新勢力車企沒有歷史包袱,順應智能化趨勢,從高端車切入,自上向下進行產品佈局更容易,而激光雷達儘管有點貴,但對溢價較高的高端車型來說是可以接受的。

在營造高級感方面,Tesla和其他新勢力的確走出了不一樣的路線。

馬斯克高舉“第一性原理”的大旗,認為“圖像數據本質上已經包含駕駛所需的一切信息,人類能做到,AI司機也應該能做到。”至於究竟哪個更先進,用戶其實很難評判,但若以銷量來論英雄,不得不承認各有各的道理。

這就好比在歌唱類選秀綜藝的舞台上,別的新勢力選手挑戰的是炫技的“爵士樂”(貴且多的激光雷達),內行觀眾大呼水平高,按下了手中的投票鍵;而Tesla,是一位頭腦靈活的選手,別開生面地唱了一首“原生態”(純視覺),大家也覺得個性十足。

眼下來到豐田的智能駕駛show time,作為老將選手,豐田已經靠雷克薩斯證明了高端車型的品牌力,即使一首歌發揮得一般,不少觀眾還是會“感情用事”,可能還是會認可那個曾打動過他的聲音。

所以豐田之所以敢於走純視覺路線,還在於它沒有品牌高端化的緊迫感,而更多是基於成本控制的考量。從這點來看,豐田章男並沒有被馬斯克的氣勢壓倒,而是選擇穩妥地跟隨策略,以相似的技術路線“逼和”馬斯克。

可是從長遠來看,豐田或許還是不會放棄激光雷達。在這次公告中,豐田也明確表示不會完全放棄激光雷達,“會繼續將激光雷達用於機器人出租車和自動駕駛汽車,基於鏡頭的技術應該會在未來迎頭趕上。”

那麼,豐田作為銷量依舊最能打的傳統車企,在反水加入“純視覺”流派之後,會對其他車企的智能駕駛路線選擇有什麼影響呢?

智能駕駛會走向務實嗎?

在智能汽車需求倒逼下,激光雷達行業也迎來了春天。根據天眼查APP顯示,最近5年內新成立的激光雷達相關公司達到769家。

然而,當下一個突出的現像是,許多車企們在新車發佈時都會使用“高冗餘度”這樣的字眼形容新車的配置,言下之意是未來可升級至L4,冗餘得很有道理,並不會浪費。

比如蔚來的ET7搭載了11個800萬像素鏡頭,由於這些鏡頭1秒鍾產生的數據就有8G,當然需要更強大的處理器,所以蔚來還用了4顆英偉達Orin芯片,最高可實現1016TOPS的算力。還有威馬的M7,全車共有32枚傳感器,也用了4顆Orin芯片。

而自動駕駛技術行業真實水平是,連Google、百度這樣專注自動駕駛技術多年的巨頭都不敢輕言在短期內能夠實現L4。可是,迷人的想像力向冗餘智能配置賦予了潛在的使用價值,也為冗餘配置的智能汽車添了一圈高端的光環,而激光雷達正是這個魔力光環的核心承載元件。

事實上,這兩年國內的新車智能化配置走向可以說有點著魔。比如長城的沙龍上市的時候,宣傳海報的文案甚至赫然寫著,“四顆以下別說話”。

可是,隨著豐田子公司Woven Planet宣稱,“鏡頭比以前使用的傳感器便宜90%,且還能有效收集數據並訓練其自動駕駛系統”,在智能配置上“堆料”嚴重,實際駕駛體驗的表現卻不盡人意的新勢力車企,或許就要面對用戶的懷疑與猜測了。

換句話說,對於採用“硬件預埋”策略的智能汽車品牌,L3的想像力很大一部分在於,向用戶承諾硬件支援L4。而如果有更廉價的方案也能實現L4,部分為高昂激光雷達等硬件買單的“科技發燒友”用戶可能要退燒清醒了。

因此在談擎說AI看來,靠硬件“堆料”提升高端化的野蠻生長時代或許將會遠去,智能駕駛技術也正在走向務實,而非越貴越好。並且在“不以硬件冗餘論英雄”之後,會有越來越多的研究團隊和企業有動力研發更具性價比的智能駕駛方案。

去年10月,在麻省理工學院(MIT)和清華叉院團隊領導下,理想汽車和豐田研究所團隊提出了一種全新範式的純視覺3D檢測算法DETR3D,即通過2D圖像預測深度來得到3D環境的“偽激光雷達”方案。

根據其理論,這套算法好處是為傳統的3D檢測算法減負增效,減小了對高算力芯片的依賴性。

再比如,加拿大一家專攻無人卡車自動駕駛公司Waabi,成立還不到一年,就做出了一個違背無人車祖宗的決定——沒有車隊,甚至不打算組建車隊。至於產品交付的最終性能,一切以仿真成績為準!

面對質疑,Waabi直言,“我們認為自動駕駛行業需要一種更實惠更安全的技術模式,道路測試的確有價值,但也確實沒有必要以今天這樣的規模進行測試。”

在看到規模化落地之前,Waabi的設想或許難以讓人信服。但能有這樣的聲音出現,也提醒我們,智能駕駛靠盲目堆料的時代就要遠去了。

那麼,隨著技術在某種程度上回歸理性,伴隨堆料而興起的激光雷達產業,會被冷落嗎?

被神化的激光雷達正在祛魅

激光雷達源於軍工行業,2004年至2007年間,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發起了三屆無人駕駛挑戰賽(DARPA Grand Challenge),Velodyne的多線束機械式激光雷達就此誕生。隨後,所有無人駕駛技術公司都看到了希望。

當聽說智能駕駛可以用雷達的時候,很多用戶想必都覺得非常高級,畢竟這玩意兒之前曾用在地質勘探和民航飛機上,能開上裝有雷達的車,彷彿感覺自己開的不是一輛車,而是一架戰鬥機。

再看鏡頭,普通的智能手機上一裝就是好幾個,如果不考慮數據和算法這樣隱形的科技含量,單就硬件的逼格來說,在營造高級感方面,鏡頭跟雷達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但是從豐田對激光雷達棄之不用來看,激光雷達似乎沒那麼香了。從當前乘用車的實際使用效果來看,似乎也沒比Tesla僅靠鏡頭調教出來的FSD高出一個level,大家都是L3。可是,智能汽車畢竟也是有壽命的,雷達既然短期解決不了Corner Case,貴的理由或許就不再充分。

而且,豐田仍是全球銷量排名第一的車企,其轉向純視覺派之後,對激光雷達的採購量自然會少很多。

那麼,隨著豐田加入純視覺流派,假如越來越多的車企效仿,是否會給激光雷達行業潑上一盆冷水?

答案或許是否定的。

一方面,近兩年來,除了單車智能,以“智慧的車+聰明的路”相融合的車路協同路線的發展正在加速,比如在智慧交通領域,當前部分智能路口、全息路口建設中同樣應用到激光雷達,路測設施成為激光雷達新的用武之地。

另一方面,豐田加入純視覺,能給到激光雷達行業一個正面刺激作用,為汽車前裝激光雷達這塊市場除去一些華而不實的泡沫。

當大家不再盲目把激光雷達“神化”,廠商不再拚硬件冗餘,也會把更多的成本投入在能切實提升智能體驗的技術上去,也有助於減少用戶對激光雷達的誤解。

從單價趨勢看,隨著商用大規模量產,激光雷達的價格還會繼續下探,單顆價格將由去年的1500美元下探至2025年的400美元,配套的相關感知技術也在不斷迭代進步中。

事實上,當豐田子公司Woven Planet宣佈轉向純視覺的時候,並沒有把話說死。對於旗下的無人駕駛出租車Robotaxi,仍將採用激光雷達及其他傳感器以保障安全性。

所以,在智能駕駛的攀峰之路上,激光雷達仍然發揮著鏡頭難以取代的優勢,多傳感器融合的趨勢依然不會變。

而激光雷達的祛魅,也將有助於廠商降低不必要的冗餘成本,把更多的成本用在用戶真切體驗到的地方,也有利於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