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李顯龍的這位“接班人”,新加坡政治學者怎麼看?

2022年04月22日19:03

據新華社消息,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秘書長、新加坡總理李顯龍4月14日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聲明說,該國財政部長黃循財獲得壓倒性支持,被正式推選為該國執政黨第四代領導團隊新領導人。

李顯龍4月16日在總統府召開發佈會時宣佈:“無論如何,我們的計劃是若行動黨能贏得下屆大選,就由黃循財擔任總理,這件事已經決定好了。”

黃循財現年49歲,1972年12月出生於新加坡,祖籍中國海南。黃循財是公務員出身,2005年至2008年期間,他擔任李顯龍的私人秘書。2011年步入政壇。新冠疫情期間,黃循財作為新加坡的抗疫總指揮之一,表現可圈可點,在該國國內受到肯定。

新加坡現任財政部長黃循財,經李顯龍宣佈,其將出任該國下一任總理。圖/IC photo
新加坡現任財政部長黃循財,經李顯龍宣佈,其將出任該國下一任總理。圖/IC photo

當地時間4月18日,黃循財在訪問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時曾就中美關係表態。他表示,中國的上升趨勢不可阻擋,嚐試圍堵中國崛起不僅十分困難也不會有效。若美中雙方能繼續競爭,卻又相互依存,在開放的框架里合作,尋求互惠互利,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更安全、更美好。

對此,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印太地區的繁榮與穩定符合新加坡利益。預計黃循財在處理新加坡與中國的關係時,應該會優先考慮經濟利益,力求推動各方面的經濟合作。

“執行力強、奉公守法”的技術官僚

新京報:黃循財為何能在新加坡第四代領導團隊中脫穎而出?有說法認為他因在防疫工作中的表現獲得肯定,也有觀察人士指出他作為總理首席私人秘書的履曆是加分項,你如何看待這些說法?

莊嘉穎:有關為何黃循財被指定為李顯龍的接班人,外界眾說紛紜。由於這屬於人民行動黨高層的內部運作,所以在這個時間點上,外界這些說法都很難得到證實。另兩位主要候選人陳振聲和王乙康,從履曆和經驗來看與黃循財有許多相似之處。不過,總體來說,黃循財應該是人民行動黨中執委委員中最不受爭議的人選。

新京報:黃循財擁有較長的公務員生涯,又曆任多個部長職位,迄今為止他給新加坡民眾留下的印像是怎樣的?

莊嘉穎:黃循財給新加坡民眾的印像是執行力強、奉公守法,與許多有公務員背景的政治人物十分相像。這一方面主要歸功於黃循財本人的自主性和自覺性,另一方面黃循財是指定的接班人,與執政黨關係密切的新加坡主流媒體必定會對其進行形象塑造,讓民眾多接觸到他的正面形象。

當地時間4月16日,新加坡,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左)宣佈,現任財政部長黃循財(右)將出任該國下一任總理。圖/IC photo

新京報:人們對公務員背景較強的政治人物的一般印像是務實、重視經濟問題,你認為黃基本符合這種印像嗎?

莊嘉穎:是的。黃循財從公務員生涯到從政,以及他在行政單位和政府各部擔任職務期間,給我的印象就是他是相當典型的經濟技術官僚。在我印象中,黃循財之前並沒有明確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張,或推動屬於自己的重大政策。

新京報:有關李顯龍和黃循財的“交棒”時間,外界有說法稱最早可能在今年年內,晚的話也可能等到2025年的新加坡大選前後,依照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和慣例,你如何預測此次“交棒”時間?

莊嘉穎:由於新加坡政治制度基本上與西敏製(即英國議會製)系統相似,所以“交棒”時間須依照政黨領導的意願。李顯龍此前在媒體見面會上表示,“交棒”的時間點會與黃循財協商,考慮一個最佳方案。我認為他們會先評估疫情、通貨膨脹、經濟複蘇、國際局勢等議題對新加坡國內政治以及人民行動黨支持率的影響後再做決定。領導交接始終還是政治考量,人民行動黨和李、黃二人都希望交接能讓他們在政治上獲益。

預計對華優先考慮經濟

新京報:新加坡向來以政治穩定著稱,在國際大環境多變的當下,預計黃循財是否還會遵循新加坡曆代領導人的內政外交基本路線?

莊嘉穎:新加坡面臨的主要變量包括中美關係演變、東盟局勢變化,以及疫情和後疫情時期的經濟複蘇等。黃循財或許會希望維持一定的政策穩定,不過最終還是會綜合考慮新加坡利益以及國際局勢的變化。

新京報:如果黃循財在新加坡內政外交上出台不同於以往的政策,你認為最有可能出現在哪個領域?

莊嘉穎:通過觀察黃循財之前的公開演說和與媒體的互動,我認為他可能在涉及公民福利和族群、宗教、性別歧視等方面的政策上做出一些小幅度調整。外交方面,他應該會以應對世界局勢為主。

當地時間2021年6月7日,新加坡,人們在仰望城市天際線。圖/IC photo

新京報:預計黃循財今後會如何處理中國和新加坡的關係?

莊嘉穎:黃循財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時,應該會優先考慮經濟利益。我估計黃循財會儘量推動各方面的經濟合作。

新加坡經濟成功的關鍵在於其扮演了全球價值鏈和生產鏈的樞紐角色,而中國則是新加坡的最大雙邊貿易夥伴。將來的新加坡政府應該希望這樣的經濟結構和模式可以持續。印太地區的繁榮與穩定符合新加坡利益,所以新加坡任何一屆政府都會對之抱有期待。不過區域和世界局勢不在新加坡所能控製的範圍內,新加坡只能儘量應變、全力以赴。

新加坡從中美合作中獲益

新京報:近日,黃循財在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參加對話時表示,不希望中美髮生衝突、對抗,希望雙方在共同利益基礎上有更多合作。這段講話有何用意?

莊嘉穎:一般來說,新加坡期望國際秩序維持現狀,因為新加坡是國際秩序現狀的受益者。中美關係風險、俄烏衝突等提升了改變國際秩序現狀的風險。黃循財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訪問期間,表達了新加坡人民行動黨高層對國際局勢的期待。

新京報:黃循財多次提到亞太穩定,且表示不希望把中國排斥在亞太經濟框架之外,新加坡理想的亞太政治經濟格局是什麼樣的?

莊嘉穎:新加坡希望世界各國的利益有更多重疊,中美之間有更多經濟合作。對新加坡來說,最理想的階段是1990年至2000年,在當時的國際環境下,新加坡可以充分扮演經濟樞紐的角色,並從中獲益。當然,世界局勢也一直在改變,假如無法複歸當年的光景,至少也希望當前局勢不會變得更惡劣。

新京報記者 陳奕凱

編輯 陳靜 校對 李立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