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現階段要遏製非同質化代幣金融化傾向

2022年04月24日09:27

  前段時間,某著名歌手價值數百萬元的“無聊猿”(BAYC)NFT數字藏品突然被盜一時成為熱門新聞。

  低成本、高回報的誘惑令眾多投資者對虛擬空間中的NFT趨之若鶩,掀起一波又一波炒作熱潮。“無聊猿”等數字藏品本身具有多少藝術價值早已不是人們關注的重點,稀缺、獨一無二、不可替代才是真正的財富密碼。

  經過數年發展,以美元為主導的海外NFT市場已然形成通過“以太坊”等去中心化公鏈發行進行確權,並與虛擬貨幣掛鉤的運作格局。NFT的金融化趨勢十分鮮明,投機炒作浪潮亦是此消彼長。

  4月13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等單位聯合發佈《關於防範NFT相關金融風險的倡議》(以下簡稱《倡議》)。儘管《倡議》肯定了非同質化代幣(NFT)作為區塊鏈技術的一項重要創新應用,在豐富中國數字經濟模式、促進文創產業發展等方面的潛在價值,但同時卻嚴肅呼籲各會員單位堅決遏製NFT金融化證券化傾向,從嚴防範非法金融活動風險。

  《倡議》還專門提出了不在NFT底層商品中納入證券、保險、信貸、貴金屬等金融資產,不變相交易金融產品或者開展代幣發行融資等六項主張,皆指向國內NFT領域存在的違規發行金融產品、非法融資、投資詐騙、洗錢等亂象,意在擠除泡沫,引導區塊鏈產業趨向健康發展。結合近日微信、支付寶等互聯網平台迅速封禁眾多涉NFT數字藏品的公眾號和小程序等系列行動,不難看出,國內對NFT的監管正日益收緊,合規要求也可能會越來越嚴格。

  以人民幣為主導的中國NFT市場,雖暫處於起步摸索階段,踐行的卻是迥異於海外市場的發展思路,力主儘量弱化NFT的金融屬性。其中差異因何而起?又將對中國今後的NFT監管政策造成哪些影響?要弄清這些問題,我們需要將目光轉回NFT概念本身。

  NFT:獨一無二的數字識別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與區塊鏈技術相伴相生,具體是指一個儲存在區塊鏈數字賬本中,由特定軟件程序生成的數據單位(data unit)。其在生成後即被記錄到區塊鏈智能合約當中,成為識別數字資產來源的特定標記,獨一無二,不可拆分,不可更改,且全程可追溯。NFT的主要類型除了中國投資者較為熟悉的NFT數字藏品之外,還包括去中心化金融(DEFI)、元宇宙應用、虛擬遊戲裝備等。

  某種程度上,交易NFT與人們在現實世界中收藏、買賣藝術品或古董有點兒類似,都能起到保值增值的作用,但NFT的獨特之處又在於它能夠基於區塊鏈為看似無形的數字和數據資產確權,省去了現實世界中繁瑣的第三方鑒定、認證等程序。正是由於其所具有的稀缺性和唯一性,NFT才得以既作為一種數字產品,又作為一種有價值的商品,迅速風靡數字資產市場。據統計,2021年全球NFT的交易額超過230 億美元,其中排名前100位的NFT數字藏品的底價總市值高達167億美元。

  以上述著名歌手擁有的“無聊猿”(BAYC)NFT數字藏品為例,2021年該項目剛啟動時,共推出10000個具有不同特徵和屬性的卡通猿猴形象NFT,上線時定價僅為200美元一個,約合0.08以太坊,在推出當晚即全數售罄。然而,沒過多久,這些“猿猴”的價格便一飛衝天,成為NFT市場上最火爆的項目之一。目前,“無聊猿”NFT總銷售額已超過10億美元,總市值高達35億美元,單個NFT市場底價也有近35萬美元,部分產品的最終成交價甚至能達到數百萬美元。

  NFT:場景不止於金融,卻為何囿於金融?

  不僅是“無聊猿”,但凡潮玩、卡牌、畫作、GIF動圖、表情包等都可以放到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生成NFT數字藏品,再通過銷售和交易使持有者的虛擬財富和權利得以實體化。換言之,NFT是創造數字稀缺性,推動數據資產化,建立數字物品所有權的有效方式。這些特性也令NFT成為Web3.0或元宇宙所需的數字資產及金融體系的關鍵模塊。

  不過,數字金融並不是NFT的唯一功能。在區塊鏈和NFT應用領域中起步較早的一些國家和國際組織都已紛紛在拓展NFT的多元功能。美國多個州正在探索使用分佈式賬本來登記無家可歸者的身份信息和醫療記錄。聯合國也在嚐試利用區塊鏈來管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部分捐款和現金流。區塊鏈和NFT還能應用於碳排放權和碳信用的記錄與交易,確保透明可信,助力實現碳中和。NFT數字藏品的興起,也啟發了不少創作者、藝術展館、博物館等嚐試使用區塊鏈技術,在虛擬平台上展出和拍賣他們的作品。這將十分有利於品牌營銷、文化傳播以及文創產業的轉型升級,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有效融合、相互賦能。

  然而,對尚處於起步階段的中國NFT市場來說,除了文創、遊戲等產業通過NFT數字藏品實現“數實融合”的路徑相對較為明確之外,製造業等其他實體行業能夠與NFT結合的場景還開發得特別少,適合從國外借鑒的商業模式也尚未明晰,並且相應的監管制度也沒能及時跟上。這樣一來,國外諸多“一本萬利”的NFT數字藏品交易案例反而變得博人眼球,導致一部分投資者出現炒作、投機、掙快錢等短視行為。將數字藏品金融化證券化也因此悄然成為現階段國內NFT實現價值流轉的常見操作。在此背景下,國內NFT數字藏品市場規模增長迅猛,卻時常遭遇投機炒作、潛在金融化和證券化、虛構價值、交易不規範等困擾,甚至頻繁出現欺詐、洗錢、黑客盜竊、非法集資等亂象,就不足為奇了。

  據統計,中國NFT數字藏品平台目前已有70多家,預計其市場規模在2到3年間將達到近800億元,前景相當可觀。然而,現階段的NFT熱潮確實存在不小的“泡沫”。若針對性監管長期缺位,則將令大量為“暴富”而來的投機者有機可乘,不僅會擾亂正常市場秩序,引發金融風險和市場動盪,還可能幹擾中國數字經濟賦能實體經濟的正常節律,有悖於“數實融合”的發展目標。因此,國家和政府相關部門在現階段強調遏製NFT金融化證券化傾向,引導其走出泛金融化誤區,也就成為必然的監管政策選擇。

  NFT:監管宜側重引導產業由虛向實

  前述《倡議》雖然還不屬於正式的政策性文件,但其主要內容已明確釋放出為今後監管政策調整探路的信號。《倡議》主張通過明確監管使行業走上正軌,並強調NFT價值的核心絕非通過金融炒作來升值,而是在於善用其加密、不可篡改和非同質化這三大特徵向實體經濟賦能。同時,當前部分數字藏品平台二級市場炒作成風的亂象也必須得到遏製。

  換言之,現階段對中國NFT產業實施監管的重點將會落在防範金融風險,防止脫實向虛之上,著重改善當前NFT技術協議、應用模式、應用場景、產業生態等不夠完善的現狀,引導加強NFT的收藏屬性,弱化金融屬性。因此,建議今後的監管方嚮應包含:一,防止NFT發行方進入自身產品的二級市場,嚴禁集資和炒作,杜絕“擊鼓傳花”式的金融騙局;二,避免賦予NFT產品金融債券的屬性;三,監督NFT平台做好價格控製和實名認證,防範洗錢行為;四、規範NFT數字藏品的發行、交易、保存等關鍵流程,確立相應的平台準入機制、版權保護機制以及行業標準;五、引導NFT平台企業做好存儲安全、價格機制、版權保護、智能合約設計、消費者信息保護等方面的合規。唯有通過明確而精準的監管,才能發揮出NFT數字藏品在有效確權、數據資產化等方面的價值,進而帶動實體產業擴展邊界、迭代升級。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