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穩雙鏈”進行時: “鏈”上發力考驗長短期統籌佈局

2022年05月07日03:41

近期,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佈預測,受3月份多地散發疫情影響,國內汽車產業損失產能近20%,部分企業甚至出現產銷“斷崖式下跌”的現象。事實上,不僅是汽車產業,此前國內部分產業鏈、供應鏈都受到疫情的衝擊影響,而復工復產需要一定週期,這使得多地經濟穩增長依然面臨著“穩雙鏈”的關鍵命題。

如何破解這一困局,正成為一大政策焦點。譬如,為確保汽車零部件從上海順利運回,廣西有關部門於4月份緊急協調,分三批次將廣西汽車企業急需的ABS、座椅滑軌、傳感器等9000多台套零部件運回,挽回產值約12.8億元。

工業穩則經濟穩。近日,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觀察採訪,目前各地穩工業經濟增長的細化政策已基本出台,維持產業鏈供應鏈“雙鏈”穩定成為了各地從政策端發力破解經濟發展難題的重中之重。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目前需要協調好短期風險與長期發展的政策佈局,加快推進區域間、部門間的“白名單”互認,合理有序打造產業集群,以及加快數字化改造升級和基礎設施建設,著眼於貫通上下遊產業鏈條的關鍵環節,通過推行“鏈長製”來保障各個產業鏈的完整、穩定和發展。

“白名單”制度邁向區域互認

近日,31個省區市陸續公佈了今年一季度工業經濟數據,普遍保持平穩增長,其中浙江、廣東等地的工業經濟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都超過50%,但3月中旬開始的疫情,依舊對工業經濟造成不小的壓力。

本輪疫情對吉林、上海等地的工業經濟運行的影響明顯。吉林第二產業增加值為841.37億元,同比下降11.6%。上海市3月份規上工業產值同比下降7.5%,造成一季度全市規上工業總產值增長僅為4.8%,增速放緩。

不過,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兩地工業企業相繼復工復產。吉林4月共下發9條旨在恢復社會經濟的通知和意見,其中既有針對本輪疫情為企業紓困解難的階段性舉措,也有提振市場信心、拉動經濟持續向好的中長期舉措。

上海1000多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從3月下旬開始保持封閉生產狀態,此後兩版《上海市工業企業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指引》相繼出台,新推出的第二批1188家“白名單”企業,加上第一批已復工的666家“白名單”企業,上海核準復工的企業總數已達1854家,以汽車、集成電路、生物醫藥、化工新材料為主,其中不乏大量“鏈主”企業。

據上海市經濟信息化委總工程師張宏韜介紹,截至4月28日,上海首批“白名單”企業復工率已超過80%,上汽集團各整車廠和Tesla公司都穩定實現整車批量下線。中芯國際、華虹集團產能利用率持續保持在90%以上,有力帶動了相關配套企業復工復產。

21世紀經濟報導發現,目前各地正陸續出台針對全國保障物流暢通促進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電視電話會議的細化落地措施,山東、安徽、廣西、河南等地也提出相應的地方性“白名單”企業。這些“白名單”企業主要由省級行業主管部門來確定,並按照屬地原則,建立與企業的對接聯繫和“一對一”服務保障機制。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此前就落實中央政治局會議精神表示,工信部下一步將推進各地保通保暢重點企業“白名單”區域互認,協調細化實化服務保障工作。同時,確保重點區域產業暢通循環,聚焦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產業集聚區,採取點對點、一對一、短平快的方式,促進區域協同復工復產。

長三角地區已率先行動。4月30日,上海、南京、杭州、寧波、合肥5家直屬海關聯合發佈通告稱,將統籌長三角地區產業鏈供應鏈重點企業名單,實現“白名單”企業的“五關”互認,全力保障長三角地區集成電路、汽車等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暢通。

“設置‘白名單’只是第一步,還要加快落到實處,讓企業等待的時間越短越好。” 國務院國研中心產業部副部長許召元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下一步,建議有關部門對“白名單”實行動態調整併逐漸走向放開,以適應市場供需的變化,儘可能將停工斷鏈的風險降到最低。

“鏈長”“鏈主”促進協同復工復產

一季度經濟數據公佈後,各地針對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相關文件紛紛落地,並將“穩雙鏈”列為重點方向。

《吉林省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行動方案》提出,完善全省重點產業鏈“鏈長製”工作機制,聚焦汽車、裝備、醫藥等支柱優勢產業可能出現的配套鏈和原材料斷供風險,充分發揮產業鏈龍頭企業作用;《廣東省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行動方案》提出,對產業鏈供應鏈受阻等風險提前製定應對預案,同時探索“鏈長”“鏈主”企業協同推進建立重點產業供應鏈上下遊企業供需對接機制,建立戰略儲備機制,保障重點生產物資供應。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鏈長製”的推行是合理有效的,在市場預期不確定的情況下,正需要發揮政府對產業鏈的統籌作用,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律,有針對性地對成規模的地方產業進行補鏈強鏈,儘可能減少受到的外界衝擊。相比於曾經的大水漫灌,當前提出的“鏈長製”等政策也更能體現出政府在經濟工作方面的決策更加細緻精準,實現效率提升與防範風險的兼顧。

許召元表示,龍頭企業具有更強的抗風險能力和產業帶動性,封閉式生產、數字化遠程辦公以及相對充足的生產庫存可以確保短期的生產穩定推進,並為上下遊中小企業的復工復產留出過渡時間。

值得一提的是,為應對近年來的疫情干擾,已有不少企業和地方政府專門加強了供應鏈產業鏈數字化能力建設,同時製定了應急預案。這表明,未來的生產和供應佈局正在加入更多中長期和全局性考量。

許召元認為,企業的數字化程度在應對疫情的經營預測、遠程辦公、業務和生產敏捷調整上有很大影響。企業如具備完整的信息化、數字化能力和體系,可將自身能力進行流程化和標準化輸出,為下遊企業提供參考方案。同時,數字化建設還能為“鏈長製”提供實時管控的系統性數據和可操作工具,一旦疫情發生,可迅速對產業鏈供應鏈進行精準調度,避免決策誤判。

此外,21世紀經濟報導注意到,一些地方開始著手提高本地產業鏈協作配套能力以應對外來衝擊,如安徽省在其《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行動方案》的“補鏈延鏈固鏈強鏈行動”中,提出實施省域產業共同體打造工程,全面提升省內產業協作配套能力。成都高新區提出將在“建圈強鏈”上聚力攻堅,將精準化製定一系列產業政策,加快策劃儲備一批重大項目,提高產業鏈本地配套率,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在陳耀看來,本地配套率的高低反映了產業鏈條的完整度,也關繫著產業鏈供應鏈的抗風險水平。目前,各省份出台的穩工業增長行動舉措中提出建立省內產業共同體、提升產業配套率,應注意考慮成本和時效問題,以省一級為管理單元進行統籌,在向市縣一級落實時,要評估好本地企業的產品創新能力、技術研發能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避免配套企業出現資金困難、人才不足等問題。

陳耀進一步指出,目前因為短期疫情衝擊,一些地方可能正考慮快速建立區域內的配套產業,依靠短期形成的生產能力來彌補市場空缺,這對於緩解供應鏈約束起到了積極作用,但要避免局限在一些低技術產業上。

“當前最好不要為了避免斷供而輕易改變芯片、汽車等高端製造產業的配套路徑,雖然本地配套紅利會在短期內得到提升,但後續可能會造成全局的產能過剩和不均衡。”陳耀說。

許召元表示,“小而全”的傳統產業鏈思維只適用於產業發展的初期,地方政府為了保證當地經濟增長也總是傾向於保護本地企業,但容易阻礙市場優勝劣汰功能發揮。目前,我國提出建立全國統一大市場,正是希望打造一些區域性優勢產業,更好發揮產業集聚效應和規模效應,應當協調好短期風險與長期發展的政策佈局。

根據當前疫情造成的短期衝擊,陳耀建議,可把穩鏈固鏈的重點放在基礎設施建設上,提高基礎設施的冗餘度來為生產鏈供應鏈的正常運轉提供充足保證,如對當前的倉儲物流設施進行增量建設和存量改造,平衡地區間供給水平。

(作者:繳翼飛,戰春陽 編輯:杜弘禹)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