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雪琴的邏輯推演與“北交所一哥”的賽道選擇

2022年05月07日03:26

轉眼間,北交所平穩運行已5月有餘,作為北交所市值“一哥”,貝特瑞受到了全市場的矚目。

4月27日晚,繼2021年年報業績高速增長後,貝特瑞在去年高基數之上,又交出了一份靚麗的一季度報。2022年一季度,得益於下遊電池市場持續景氣,電池材料市場需求提升,公司正負極材料業務保持快速增長,貝特瑞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4.51億元,同比增長72.22%;實現營業收入40.79億元,同比增長120.08%。

作為國內最早量產矽基負極材料的企業之一,2021年,貝特瑞負極材料出貨量16.62萬噸,實現營收64.59億元,在國內乃至全球繼續保持行業第一的地位,自2013年以來,貝特瑞的負極材料出貨量已經連續9年位列全球第一。

2021年,貝特瑞正極材料銷量也超過3萬噸,首次進入中國三元正極材料企業出貨量排名前十行列。

4月22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專訪了貝特瑞董事長賀雪琴,瞭解貝特瑞發展壯大的幾個關鍵節點以及對未來的規劃佈局。

按照約定,4月22日一早,我們便來到了位於深圳光明區西田社區的貝特瑞高新技術工業園,穿過一道綠蔭水泥路,就來到了貝特瑞新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正門。

正值工人上班期間,廠區外井然有序地擺放著一排電動車,門口陸續有工人和車輛進出,廠區內綠化充足,環境整潔,聽不見一點噪音,一幢幢藍白相間的大樓映入眼簾,正對著大門的兩棟大樓上的標語格外醒目—— “引領行業方向,推動鋰電發展”。

當我們到達貝特瑞董事長賀雪琴所在的辦公室時,他已經起身,身著一件藍白條紋襯衫、黑色西褲,儒雅隨和,熱情地與我們打招呼,帶著我們到會客區。像很多奮力拚搏的企業家一樣,回憶起貝特瑞的發展曆程,賀雪琴目光炯炯,措辭嚴謹但又不失趣味,近3個小時訪談都非常輕鬆。

總結貝特瑞從默默無名到全球領先的原因,賀雪琴將其歸結為三個層面:

“第一,貝特瑞的發展首先最重要受益國家政策的推動,‘雙碳’戰略頂層設計落地,推動了新能源汽車產業、儲能等綠色動能相關行業的蓬勃發展;第二,貝特瑞22年來堅持為實現客戶需求,長期專注在鋰離子電池材料產品創新和品質提升,貝特瑞一直定位於自己是一家科技創新主導的企業,十多年持續巨資投入研發,持續構建領先行業的產品和解決方案;第三,貝特瑞重視人才、善用人才、激勵人才,我們一直注重高端人才的引入與發展空間,為客戶創造價值導向的工作文化, 為組織源源不斷地輸入活力與競爭力。”賀雪琴說道。

資本市場之旅:為產業發展插上翅膀

公開資料顯示,貝特瑞於2000年註冊成立,其前身深圳市貝特瑞電池材料有限公司,最早以生產錳酸鋰電池材料為主業。

相比於其他鋰電材料企業而言,貝特瑞接觸資本的時間較早,其在成立僅兩年後,就獲得了當時的老牌上市公司中國寶安的入股,其後一路的發展都獲得了產業資本的“護航”。

回顧貝特瑞二十二年的發展曆程,賀雪琴認為,資本和資本市場的助推對公司意義非凡。

“貝特瑞與資本最早的結緣在於被寶安集團收購,這是我們的第一輪資本介入。隨後經過兩年的摸索,明確了發展方向後,2004年中國寶安才正式控股貝特瑞,在貝特瑞發展過程中,中國寶安後續也持續增資,集團的資本助力以及管理理念和人才的輸入,對貝特瑞的賦能和發展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據賀雪琴介紹,中國寶安控股貝特瑞之前,公司主要產品為錳酸鋰,但由於市場開拓不盡如人意,技術、產品方面都出現了一定的問題,企業發展受阻,經過市場調研分析,貝特瑞做出了重大戰略調整——將原有的正極材料業務暫時擱置,改為專攻負極材料。

戰略方向的及時調整,抓住並滿足了客戶需求,讓貝特瑞在鋰電材料市場迅速做大。2008年,貝特瑞的負極材料市場占有率在全國取得第一。同年,貝特瑞的負極材料開始批量出口,公司獲得“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認定。2012年,貝特瑞的負極材料出貨量更是超過日本的日立化成成為世界第一。

2015年12月28日,貝特瑞正式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開啟了多層次資本市場之旅。掛牌後共進行了4輪定增融資,累計融資金額8.15億人民幣, 2020年7月,貝特瑞成功晉級新三板精選層並公開發行融資16.72億,後又於2021年11月成為北交所首批81家上市企業之一。

產能勢必過剩:苦修內功是根本

在北交所成功上市,是貝特瑞發展之路的又一大里程碑。

2021年,隨著新能源汽車產業景氣度持續提高,貝特瑞經營業績創出了歷史新高。

報告期內,貝特瑞實現營收104.91億元,同比增長135.67%;實現歸母淨利潤14.41億元,同比增長191.39%;實現扣非淨利潤11.2億元,同比增長238.17%。

不過,隨著上遊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鋰電產業中下遊也承受了一定的壓力,不少投資者擔憂貝特瑞的利潤空間或會被上遊擠占。

但在賀雪琴看來,原材料價格的波動對於公司而言影響有限,貝特瑞非常重視整體供應鏈能力的打造,特別是核心關鍵材料的穩定供應機制,相比於“外部擾動”,苦修“內功”,用技術創新來降本增效,提前預測與佈局,做好庫存管理、彙率管理、客戶服務和供應鏈體系不斷優化,上下遊高度協同才是關鍵。

賀雪琴說道,公司一直重視產品質量,從採購到交付,端到端地進行全流程閉環管理,核心就是“所有環節上都要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對”,“我們還是要堅守和發揚好自身優勢,為客戶創造價值,堅守承諾贏得客戶信賴”。

此外,貝特瑞還通過參股正極材料前驅體供應商、投資佈局鋰電池回收拆解業務、與合作夥伴共同投資佈局鎳鋰等關鍵資源、確保正極材料領域的資源保障及成本優勢。

“比如和上遊進行資源結盟,現在儘管礦最掙錢,但是等到大批量生產的時候,他們也需要找到深加工端,比如部分鹽湖廠商,他們通過鹽湖提鋰利潤就已經很高了,但後續還是需要深加工,這是未來產業發展的趨勢,也是我們的機會,通過和上遊合作將鏈條打通;另外我們也會和客戶合作,我們部分終端客戶本身就有礦,佈局較為完善,具有較大的品牌影響力。”賀雪琴說道。

而進入2022年,作為“十四五”規劃承上啟下的重要一年,鋰電產業也要為新的發展目標而奮鬥。

根據《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到2025年,中國國內新能源汽車銷售將達到643萬輛,復合增長36%。隨著全球主導型經濟體的碳排放承諾清晰化,圍繞綠色經濟的扶持和激勵政策更加積極,站在新的歷史起點,貝特瑞也迎來了鋰電產業的大工業發展時代。

近年來,貝特瑞擴產速度不斷加快,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不完全統計,公司負極材料的在建產能共26萬噸,是目前產能的1.8倍;而高鎳正極材料的產能,預計到2023年將達到8.3萬噸。

賀雪琴告訴記者,貝特瑞擴產最基本的邏輯在於堅定市場需求,對於產業趨勢的把握,敢於佈局,優化產品投資組合,面對未來目標實現的技術與產能規劃,在戰略機會點上搶占機會。

不過,在鋰電行業持續擴產的另一面,部分市場人士擔憂,行業可能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

在賀雪琴看來,這一擔憂不無道理,“我們認為中國最不缺的就是產能,在中國不缺土地廠房和機器設備,產品肯定會過剩,就像去年磷鐵產能那麼緊張,但明後年來看,就不會(緊缺)。”

“所以歸根結底,企業的發展最終還是有賴於其自身創造價值的能力,能持續高效運營的能力,持續服務優質客戶的能力,高效的供應鏈管理水平、對風險的識別與把控能力,給了我們戰略自信。”賀雪琴進一步說道。

而回歸到產能過剩這一問題,賀雪琴認為:“未來會出現產能過剩,但從長遠來看,目前屬於新能源行業大發展的時代,智能化、物聯網、大數據時代,大家還是看好未來的產能需求;第二,局部的調整和競爭是肯定存在的,比如4月份上海疫情的影響,新能源車產業鏈上部分產品的供求已經出現變化,但鋰電的應用並不局限於汽車市場,儲能也是一個發展潛力巨大的市場,其未來規模不亞於新能源車市場。”

“行業發展火熱與變化快,最終市場還是要回歸到比較理性的價值層面,在洞察客戶需求與產業鏈升級的基礎上,要創新新產品和多種高價值技術方案,形成企業的市場核心競爭力,企業的管理提升、大數據、智能化體系的升級至關重要,要做好人才儲備、品質管理和現金儲備應對行業發展的挑戰。”賀雪琴進一步指出。

戰略選擇:出售磷鐵並非不看好磷鐵

回望一路以來的發展,貝特瑞在迎面而來的危機挑戰下,還曾經曆了一項重要的戰略選擇——正極材料技術路線爭議下出售磷鐵資產。

對於貝特瑞的正極材料業務,賀雪琴認為,市場格局較為分散,並且存在一定的技術路線差異,貝特瑞的戰略定位主要集中在如何將現有的優質客戶服務好。

2020年底,貝特瑞為了聚焦於高鎳三元正極材料業務,簽署了《關於收購貝特瑞新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磷酸鐵鋰相關資產和業務之框架協議》,向龍蟠科技或其下屬公司出售其合併報表範圍內的磷酸鐵鋰相關資產和業務,交易總價款8.44億元,這筆交易在去年6月15日正式完成。

然而,2021年以來,隨著新能源汽車高速增長,新型電池技術引領磷酸鐵鋰電池裝機量持續提升,不少市場人士的目光重新聚焦於磷酸鐵鋰,關於動力電池的技術路線之爭亦再次掀起。

站在當前的時點,回顧貝特瑞出售磷酸鐵鋰的這一行為,市場又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但對於賀雪琴來說,出售磷酸鐵鋰資產,主要是站在企業整合優化資產結構的長期發展角度,綜合了投入產出比後做出的決定,並非公司不看好磷酸鐵鋰這一技術路線的發展。

相反,賀雪琴一直認為,磷酸鐵鋰電池在中國並不缺乏應用場景。

“我們是很看好磷鐵前景的,這從2017年磷鐵市場比較低迷的時期,我們堅定在金壇工廠建設磷鐵項目就可以看出。在早期和客戶的交流中,我們也多次傳達一個觀點——磷鐵在中低端乘用車市場很有競爭力。”賀雪琴表示。

“為什麼這樣看呢?以長三角一帶為例,以上海為中心的整個華東地區,交通非常方便,核心交通網絡中100公里以內就有高鐵站,所以遠距離通行完全可以依靠高鐵,而在汽車的應用場景中,100-200公里的續航基本可以滿足需求,在中國一直開車跑1000公里的情況其實並不多。”賀雪琴說道。

依託於我國特色的交通體系,以及磷鐵較為低廉的成本優勢,賀雪琴認為:“磷鐵和三元都有其不同的適用場景,比如磷鐵安全性能和循環穩定性好,資源特別是緊缺資源的依賴性低,很適合大面積的推廣。”

而對於為何出售磷酸鐵鋰資產,則與當時的產業背景有關。2019年以前,國內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與能量密度呈強相關,即高能量密度方案給予更高的係數補貼,且逐年上調能量密度標準。

2018-2020年上半年,受補貼政策影響,磷酸鐵鋰正極材料需求幾乎停止了增長,競爭激烈,不少磷酸鐵鋰材料企業面臨大幅減產或停產。

而從貝特瑞的發展曆程來看,賀雪琴進一步補充道:“我們的財務資源是緊缺的。我們的負極業務的發展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未來發展的空間還有很大。我們在負極材料、高鎳業務方面,具有比較明顯的技術積累和優勢,但在磷鐵的優勢沒有那麼明顯,而後者對於資源的佔用又比較多,毛利率卻不高。”

綜合考慮之下,在正極材料領域,貝特瑞放棄了門檻更低的磷鐵市場,轉而聚焦技術水平更高、發展空間同樣廣闊的高鎳三元業務。

戰略聚焦:堅持長跑、引領產業發展

展望未來,貝特瑞的戰略目標已經清晰。

“堅持佈局全球化,堅持全球第一的發展戰略,堅持國際化;敢於加大研發創新,滿足客戶需求以及提供解決方案的能力;持續深耕供應鏈,降本增效、打造核心競爭力。開放創新、吸納全球人才,全球能力佈局、激勵人才。”賀雪琴說道。

貝特瑞所在的深圳市,是中國最前沿的改革熱土,這裏誕生了一批立於世界之巔的優秀企業。近年來,在市場需求與技術變革的驅動之下,一條完善的鋰電池生態鏈也正圍繞其形成,除了貝特瑞之外,比亞迪、雄韜電源、比克電池等一批中國鋰電產業“領跑者”都誕生於此。

“在全球掀起新能源汽車發展熱潮之前,貝特瑞負極材料的出貨量已經是全球第一了,這也依賴於公司的‘地理’基因。要知道,鋰電材料是一個高度的資源依賴型產業,比如天然石墨,來源於礦石,人造石墨,則是石油化工、煤化工產業的副產品,這兩種深圳都沒有。但深圳有兩個特別好的地方,就是靠近市場與全球頂尖的人才資源,以及讓這些人才得以落戶併成長的機制,這使得貝特瑞能更好地獲得人才、能持續不斷地創造創新滿足市場需求、打造企業核心競爭力。”賀雪琴表示。

“‘持續引領新能源產業進步,構建美好綠色世界’ 是貝特瑞的遠大願景與使命,成為綠色能源的建設者和推動者,在全球新能源和智能化的大趨勢下,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貝特瑞用戰略耐性,突破自我,迎接挑戰,成為行業的長跑者。”賀雪琴說道,“我認為,能夠做到高質量發展才是企業可持續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作者:楊坪 編輯:巫燕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