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聘短視頻平台試衣員如何被騙幾十萬?新型刷單騙局起底

2022年05月09日09:58
受害者提供的關於試衣員招聘的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
受害者提供的關於試衣員招聘的聊天記錄。 受訪者供圖

  短視頻賽道火了,騙子也來了。

  “群裡1600多人,大家都在搶認購單。”在第二次搶到1000元認購單時,王琳(化名)毫不猶豫便將1000多元轉到了對方指定的銀行賬戶,等待返利提現。但隨後卻被對方通知,1000元的認購單已經被搶光,她只能補差價“做3000元認購單”。抱著“再轉點錢試試”的態度,王琳又彙款2000元,但卻再次被對方告知3000元認購單也被搶完,只能繼續補差價,做5000元認購單。

  這時王琳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

  近日,多名與王琳有著類似經曆的網友反映,自己在短視頻平台上應聘兼職試衣員被騙——騙子以招聘試衣員為由頭,讓自己下載App,並將自己拉入App任務群,之後就開始刷單做任務,最後一步步被騙光所有積蓄。他們當中有全職寶媽、單親媽媽、待業青年等,被騙金額從幾百元到20多萬元不等。

  “群裡除了我,其他大部分都是托”有受害人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假借招聘平台試衣員、平台點讚員的由頭實施刷單詐騙的案例不在少數,而由於這類詐騙手法多變,犯罪團夥反偵察意識強,立案後往往很難追回錢款。

  多名被騙網友表示,自己信任短視頻平台,希望平台能嚴格審核,承擔監管職責。

  那麼,短視頻平台在此起詐騙案件中是否應承擔一定責任?有專家認為,平台從廣告投放中獲利,對廣告投放應當承擔相應的審核義務;也有專家認為,廣告並未含有明顯的詐騙痕跡,平台在審核時只需盡到普通注意義務,在詐騙發生後及時封禁廣告即可。

  披著招聘外衣的新型刷單騙局現身,騙子的千層套路揭秘

  4月26日,王琳刷短視頻平台時看到了一則試衣員招聘廣告,廣告中寫道,寄拍商品免費送,只需留下買家秀,每單還有不少的佣金。待業在家的王琳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短視頻平台的廣告鏈接中填寫了自己的聯繫方式。

  第二天,王琳收到了回訪電話,並添加了對方微信。隨後,王琳又被推薦給了公司客服,並在客服的指示下下載了一個名為“多牛”的App,緊接著註冊成功的王琳又被分配了專門的接待員。

  在多牛App上,王琳被拉入了兩個大群,一個為物流群,專門用來更新寄拍商品物流信息;另一個則為任務群,接待員稱群友在等待物流的同時可以先在任務群“做些小任務,賺點零花錢”。

  在接待員的鼓動下,王琳開始在任務群中嚐試接小單,起初為關注拚多多或者淘寶店舖,每單可以得到2.8元的返利,支付寶秒到賬。接待員稱,剛進群的新人需做新人認購單,完成三次認購單後便可成為正式員工,關注店舖的返利金額也會翻倍。所謂的認購單即為與商家合作製造流量,轉賬墊付一定金額後得返利。

  王琳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任務群內每天有三個時間段派發認購單,轉賬墊付金額包括100元、300元、500元、1000元、3000元到3萬元不等,返利利潤為20%-30%。要想接到認購單,群友需要在任務發佈後立即回覆自己想要做的單子金額,並截圖發給個人接待員,接著根據接待員提供的銀行賬戶轉賬,由接待員幫忙將轉賬金額充值到自己的“頂峰商貿”賬戶,5到10分鍾後,返利便會到賬,個人可以綁定銀行卡進行提現操作。

  在嚐試了一次100元、兩次500元以及一次1000元任務均成功返利提現後,王琳開始每天守著手機“搶單”。每天九點半到十點是簽到時間,第一天簽到可得5元紅包,連續三天得15元,連續七天得45元,以此類推,連續簽到一個月可以得到888元。簽到結束後,群內每天大概會有15次關注單,每隔半小時派發一次,中間穿插三次認購單,“群裡都搶瘋了”。

受訪者在頂峰商貿提現申請無法通過。 受訪者供圖
受訪者在頂峰商貿提現申請無法通過。 受訪者供圖

  王琳回憶,群內有群友曬出自己做3萬大單提現到賬的截圖,還有群友跟風稱自己做這個時間很長了,沒有出過什麼問題,而當有群友質疑頂峰商貿網址真實性時,管理人員聲稱“頂峰商貿和國家反詐App有合作,可以放心使用”。此外,為安撫群友,在物流群內,管理人員每天都會更新寄拍商品物流信息,群內也有網友稱自己已經收到寄拍衣物,甚至還拍照向群友展示。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群裡炫耀賺大錢的人都是托。

  直到最後退群,王琳也沒有收到寄拍衣物。而王琳最新轉賬的3000元仍無法提現,個人接待員、認購單導師以及當初添加的微信客服在王琳明確拒絕添錢做大額單子後也不再回覆消息。

  目前,王琳報警立案已有5天,案件尚未有進一步的進展。相關資料顯示,通過短視頻平台接觸試衣員廣告進而被騙的受害者人數已經增至上百人,被騙金額從幾百元到20多萬元不等。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目前在該短視頻平台上搜索“試衣員”,搜索結果首位為國家反詐中心反詐宣傳短視頻,搜索結果下方還會出現“謹防詐騙陷阱”提示信息。

  短視頻平台被騙子盯上,謹防四大引流類騙局

  事實上,近些年來隨著短視頻的火熱,不法分子也開始盯上短視頻平台,利用平台引流詐騙的案例不在少數。2021年8月,有短視頻平台發佈的報告顯示,其半年就封禁了涉嫌詐騙賬號超80萬個,攔截下架涉嫌詐騙視頻內容超過100萬條。半年打擊網絡詐騙團夥57個,抓獲嫌疑人273人。

  另一個短視頻平台的報告顯示,2021年,其協同各方嚴厲打擊黑灰產,關停涉詐騙賬號50萬餘個,通過反詐平台線上繫統報送涉詐線索1.7萬餘條,配合各地公安部門進行線下打擊涉詐騙集團25個。

  那麼,短視頻平台為何會被騙子盯上,這些騙局有哪些新的套路?

  對於短視頻平台出現的詐騙,甘肅省反詐中心5月6日發佈重要預警。預警稱,隨著短視頻的日趨火熱,不少騙子瞄準了這塊“肥肉”,伺機實施各類詐騙。主要詐騙方式有:

  通過短視頻平台發佈兼職廣告,受害人添加對方為好友後,對方以刷短視頻可以賺錢為由,引誘受害人在虛擬網站進行刷單,最終騙取受害人多次充值轉賬,卻無法提現。

  通過直播股票投資宣講,引誘受害人添加聯繫方式後在群聊內觀看股票投資公開課,隨後客服以新股上市低投資高回報為由誘騙受害人在虛擬投資網站上購買股票,最終卻無法拿回本金和收益。

  通過短視頻平台私信聯繫人,逐漸和受害人發展成男女朋友,以自己有渠道可以幫助受害人賺錢為由,誘騙受害人在陌生網站進行投資賭博,受害人多次投資後卻無法提現,對方也失去聯繫。

  詐騙分子冒充短視頻購物平台客服,告知受害人其購買的物品質檢不合格,要進行退款業務,誘騙受害人在陌生網址內填入自己個人信息及短信驗證碼,隨即轉走受害人賬戶內的資金。

  對此,甘肅省反詐中心提醒消費者,觀看短視頻時切勿相信虛假廣告、勿添加陌生好友、陌生來電不接聽、陌生群聊及時退出。凡是邀請您刷單或者投資理財的都是騙子。如若接到自稱是平台客服的來電,請和平台後台正規客服聯繫核實。請下載國家反詐中心App,為您的手機加一層安全保障。如遇詐騙,請立即撥打報警電話。

  短視頻平台是否盡到審核義務?誰該對受害者負責?

  被詐騙大額積蓄後,有受害者認為,短視頻平台審核不嚴謹,沒有對廣告盡到監管義務,自己是因為信任平台才一步步落入騙子陷阱,而且自己多次在平台投訴,但協調未果。

  那麼,在此次試衣員詐騙案件中,平台需要對受害者負責嗎?詐騙發生後,平台又應盡到哪些處置義務?

  對此,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孟澤東認為,短視頻平台作為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通常會在商家廣告推廣過程中獲益,對於商家推送的廣告應盡到相應的審核義務,在試衣員詐騙案件中需要承擔一定的平台責任。孟澤東稱,平台在幫助商家廣告推廣的過程中要落實全面審核義務,包括事前、事中和事後審核:在事前,平台應對商家資質以及商家發佈廣告的潛在風險進行較為實質性的審核;在事中,平台應審核商家廣告中的實際內容,並對傳播過程中發生的風險採取一定的措施;在事後,當平台收到用戶投訴後應及時斷開廣告鏈接,強化事後監管。

  孟澤東表示,雖然平台應承擔一定的責任,但責任的大小還需要根據具體情況由法院認定,一旦法院認定平台沒有盡到相應的監督審核義務,平台也需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周亮則認為,短視頻平台審核廣告時僅需盡到普通的注意義務即可,即如試衣員廣告內容沒有詐騙的跡象,平台正常推送該廣告沒有問題,無需為商家的後續詐騙行為承擔責任。若平台發現廣告內容有一定詐騙傾向,則有義務提示用戶,並嚴格審查該廣告;如廣告與詐騙關聯度不高,則民眾沒有必要過分苛責平台嚴格審查廣告。

  周亮提出,平台雖然不必承擔這類責任,但應有大平台的擔當,例如在詐騙事件發生後,利用平台優勢彙總受害者信息,積極引導受害者依法維權,聯合受害者向公安機關報案;此外,針對此次詐騙事件,平台還可以反思出台相關措施來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針對此類電信詐騙,消費者又應該注意什麼呢?

  孟澤東告訴貝殼財經記者,自己曾經遇到過一位電信詐騙受害者,被騙40餘萬,立案20年後才被警方通知被騙錢款追回。孟澤東分析,此類電信詐騙作案團夥多分佈在境外,組織嚴密,詐騙前會製定詳細的詐騙預案,且詐騙金額流向複雜,刑偵難度較大。對此,孟澤東提醒民眾,電信詐騙錢款追回難度大,大家應對金錢有合理的認知,切莫貪圖小便宜。

  周亮也提醒消費者,遇到天上掉餡餅的事情要三思而後行,一旦出現異常,就要更加慎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李夢涵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盧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