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減免7類食品進口關稅抑通脹,內外因素交織下經濟複蘇前景不明朗

2022年05月13日20:53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舒曉婷 北京報導 當地時間5月11日,巴西地理統計局(IBGE)公佈的數據顯示,巴西衡量通脹水平的全國消費者價格指數(IPCA)4月達1.06%,為1996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之一,不過低於3月的1.62%。

  從具體構成來看,4月推高通脹的首要因素是食品和飲料,其次為交通運輸,兩者價格分別上漲2.06%、1.91%。其中,交通運輸主要受燃料價格上漲影響,汽油和柴油價格分別上漲2.48%、4.74%。

  巴西通脹短期難“降溫”

  根據巴西地理統計局5月11日公佈數據,巴西4月年化通脹率達12.13%,高於3月的11.3%,連續第8個月保持在兩位數,為2003年10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章婕妤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巴西通脹率高企主要受以下因素影響:一是疫情防控政策放開後民眾消費需求大量釋放;二是氣候變化導致農產品收成下降推高食品價格;三是選舉年政治不穩定因素增加,易引發貨幣波動,擾亂商品正常流通,加大通脹預期;四是俄烏衝突加劇供應瓶頸、抬升國際能源和糧食等大宗商品價格。

  章婕妤補充道,巴西此輪通脹體現出輸入性通脹週期特徵,這也是短期內通脹難以降溫的根源所在。從經濟結構來看,巴西過早實行“去工業化”,導致本國基本生活用品和耐用消費品供應鏈不夠完整,大量生活必需品依靠進口,大宗商品原材料價格上漲對生活必需品的提價效應顯著。

  在高通脹壓力下,巴西經濟部5月11日宣佈將小麥、玉米等7類食品的進口稅率降為零。關稅減免的相關法案5月12日生效,12月31日到期。

  從全球範圍來看,巴西等拉美國家在抗擊通脹方面表現“積極”。為緩解物價上漲壓力,自2021年3月17日以來,巴西央行已連續10次加息共1075個基點至12.75%。其中,2022年3月16日和2022年5月4日均加息100個基點,較此前連續三次各加息150個基點的幅度有所緩和。

  自2020年8月5日至2021年1月20日,為應對新冠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巴西央行在其間的5次貨幣政策會議上一直將基準利率保持在2%的水平。

  5月10日,巴西央行指出,通脹狀況惡化為可能延長“激進”貨幣政策週期提供了理由。

  不過,章婕妤告訴記者,後續巴西央行加息幅度和節奏均有可能放緩。這主要基於以下判斷:一是從供需兩端影響因素來看,需求偏剛性,供應鏈受阻問題何時緩解具有不確定性,巴西央行通過加息緩解通脹的效果存在一定局限。二是利率升高意味著更高的外債成本和更大的財政赤字,不利於巴西經濟長期穩定。加息也可能使社會融資減少,居民消費和生產性投資占比降低,國家財政收入減少。因此,未來加息舉措也將綜合評估潛在不利影響。

  經濟前景面臨不確定性

  在通脹高企、貨幣政策持續收緊、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美聯儲進入加息週期等內外因素交織下,巴西經濟複蘇前景如何?

  從數據來看,在2020年受疫情衝擊經濟萎縮後,巴西經濟2021年增長4.6%。從季度表現來看,巴西經濟在2020年第二季度萎縮10.7%後反彈,2021年第一季度實現正增長,2021年第二季度增長12.3%,此後兩個季度增速放緩;2022年第一季度則同比增長9.4%,環比增長1.8%。

  值得注意的是,巴西3月服務業活動增幅超預期,創曆史新高。這在某種程度上顯示出巴西經濟從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低迷中強勁複蘇。根據巴西地理統計局5月12日公佈的數據,巴西3月服務業產值環比增長1.7%,是市場預期的兩倍多。

  巴西經濟部指出,今年服務業表現將支撐經濟,同時勞動力市場的強勁表現和私人投資增加有助於緩解高利率帶來的影響。

  根據巴西地理統計局3月31日公佈的數據,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巴西失業率達11.2%,環比下降0.4個百分點,同比下降3.4個百分點。

  5月12日,在巴西服務業數據公佈後,瑞士信貸將巴西今年GDP增長預期從此前的0.2%上調至1.4%,接近於官方預期。此前,巴西經濟部在3月17日發佈的宏觀財政報告中將巴西2022年經濟增長預期從2021年11月預測的2.1%下調至1.5%。

  從外部環境來看,自今年2月末以來,俄烏衝突升級推高國際原材料價格,這在一定程度上對巴西經濟起到提振作用。從內部因素來看,巴西今年10月迎來總統大選。根據5月11日PoderData公佈的最新民調數據,前總統盧拉的投票支持率較4月上升至46%,現任總統博索納羅的支持率保持在29%。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前後,政治博弈重心與執政者經濟理念也將或多或少影響巴西經濟前景。

  “當前,內外因素交織下巴西經濟前景面臨諸多不確定性,不過,中巴貿易發展迅速或將成為巴西經濟複蘇和增長的主要拉動力。”章婕妤指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