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最高“樹王”:一棵30層樓高的“神樹”

2022年05月14日12:00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中國大陸地區最高的“樹王”被發現背後有何故事?它又承載著怎樣的生態意義?

  驚鴻一瞥

  我第一次看到那棵不丹鬆,是2013年10月的一個淩晨。那是我第二次到西藏墨脫,我當時的任務是在西貢河流域布設紅外相機,收取數據,以完成西藏林業調查規劃研究院的野生動物考察任務。我們當時住在墨脫縣背崩鄉一個叫格林村下面一個小的自然村里,全村只有3戶人家。村子坐落在雅魯藏布江左岸高山後一個小小盆地最底端的沼澤地邊,我們把這個小盆地叫做格林盆地。在格林盆地工作時,有一天淩晨,我想去村莊邊上拍拍風景和鳥。淩晨的格林盆地很美,一層薄霧像輕紗一樣籠罩著山坡和樹林。當時我注意到,在遠處盆地底部,有幾棵參天巨樹在雲霧中非常突出。

最早見到“辛達布”時的場景
最早見到“辛達布”時的場景

  這些巨樹是不丹鬆(拉丁名:Pinus bhutanica ),一種主要生長在東喜馬拉雅狹小地域的樹種,也有人認為是喬鬆(Pinus wallichiana)的一個變種。早在1924,西方人在雅魯藏布大峽穀探險時,就收集過不丹鬆的標本,但1970年代不丹鬆才正式定種。此後,不丹鬆在世界其他地區,如英國也有引種,但只能長到10多米。有學者認為,不丹鬆最美的生長形態就出現在西藏東南部。但我在格林盆地看到的不丹鬆,肯定遠遠高過這個高度。我是做工程出身的,對高度和尺寸本來就比較敏感,2013年來到墨脫,在拍到這些參天不丹鬆巨樹之前,這裏森林的茂密程度和冠層(指林木枝葉的稠密頂層)高度,已經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知道墨脫的常綠闊葉林和山地雨林冠層通常高度一般在30至40米,但這些不丹鬆大樹的高度,能比周邊的常綠闊葉林樹種高出一倍甚至更多。

大陸第一高樹“辛布達”
大陸第一高樹“辛布達”

  我相信,在墨脫及雅魯藏布江大峽穀應該能尋找和測量到中國最高的大樹,因為這裏有生長大樹的環境。全世界發現高度超過80米以上的高樹地區,有個共同特點,就是降雨量相對比較高。我說的“降雨”並不單單指我們日常理解的下雨,也包括平行降水,主要就是霧氣。全年霧氣多,有些高樹就進化出獨特的水分吸收方式,一些頂端的樹葉,可以從空氣中直接吸收水分進行光合作用和蒸騰作用。北美紅杉高度可達百米,有研究表明,它們位於樹頂端的枝葉結構,可以通過收集空氣中的霧氣來吸收水分,以減緩重力對水分向上輸送不足造成的生長限制。墨脫的另一個特點是幾乎沒有大風天氣。當樹長到一定高度,就容易遭到大風摧殘。但雅魯藏布江大峽穀北部有5000米級別以上的雪山,能有效阻擋來自北方的寒流,同時印度洋的暖濕氣流卻可以從印度東北部和孟加拉,源源不斷地送往青藏高原內部,因此,這裏還成為了中國最重要的一條水汽通道。

格林村的山地雨林中存在中國最密集的70米+巨樹群落,擁有巨大的碳儲量
格林村的山地雨林中存在中國最密集的70米+巨樹群落,擁有巨大的碳儲量

  這些在墨脫的親眼所見和理論推測,都加深了我想在墨脫去尋找中國最高樹的設想。我從小對大自然和野生動植物就非常感興趣,也一直對“高樹”和大個體的生物有著濃厚的興趣,上學時,地理課本上瞭解到那些不同於普通植物的百米大樹,就會天然地激發我對自然探索的興趣。

  測量

  不過,我的主要研究領域是動物,有時會參與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西藏林規院等單位的動物研究工作。雅魯藏布江擁有全世界最豐富的生態系統類型以及植被的垂直帶譜,從河穀最低處的熱帶雨林,到雪山之下流石灘生態系統等,這裏分佈了北半球濕潤區幾乎所有的植被類型,舉世罕見。墨脫的原始森林目前是我國面積最大的原始森林,其底部的濕潤性雨林則是世界上最北的。因為保存著完好的原始生態系統,這裏是動植物、昆蟲、生態環境等學科開展研究的理想領地。我們就曾在這裏發現過新物種白頰獼猴,也曾發現大量的兩棲爬行動物新物種。

雅魯藏布江下遊區域擁有中國最完整的原始森林
雅魯藏布江下遊區域擁有中國最完整的原始森林

  儘管有其他激動人心的研究和發現,每年到墨脫,我都希望能抽出時間去認真看看之前發現的那幾棵巨大的不丹鬆。我一直對這幾棵樹唸唸不忘。2016年的夏天,我和朋友再次來到墨脫,準備了一台簡單的激光測距儀,決定實地測量一下那棵最高的不丹鬆。之前我是在村莊邊拍到巨樹的,兩者直線距離不到5公里,因為朋友們有其它安排,這次我決定獨自去看看那幾棵樹。原始森林路不好走,只能把河流和高樹的樹冠作為參照前行。並且,這裏光線很暗,只能從樹冠層的縫隙,找尋高樹的方向。一路走去,我還需要翻過倒地的高樹經過沼澤地,同時為了防止野外大量山螞蝗的侵襲,要把褲腿包進襪子,我帶了些鹽在身上,如果螞蝗吸在身上,撒些鹽在它們身上,螞蝗就會自己脫落。

  最終,經過單程4小時的行走,我來到了心心唸唸的不丹鬆樹群下。毫無疑問,這是我見過的最高的樹。儘管從遠處眺望,就能領略它的高大,但當你真正站在它的腳下,你還是會激動得忍不住發出感歎。這些樹遠遠超出了我們平時對樹的尺寸的認知,給人一種高聳入天,直衝雲霄的感覺。遺憾的是,我沒有太多時間去仔細聞它的味道,觸摸它的軀幹。因為還有五個小時左右就天黑了,我必須在天黑前趕回村子。找到最高的那棵不丹鬆後,我迅速用激光測距儀開始測量樹高,具體操作就是,找到樹尖,用儀器對準,發射激光,讀數。我當時得出的數字是79.8米,但因儀器精度原因,我覺得並不是很準確,加上時間倉促,天色已晚,便快速返回村莊。

從樹根部位仰視“辛達布”
從樹根部位仰視“辛達布”

  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激動,因為就算有誤差,這棵樹大概率還是在70米以上,而當時中國大陸還沒有發現70米以上的樹。所以我確定,這絕對是中國第一高樹。但如果它真的是中國第一高樹,獲得它的真實數據則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下定決心,合適的情況下,一定要再回到這裏,量出它的準確高度。2018年,為了拍攝紀錄片,我跟朋友們在當地嚮導的帶領下,再次來到了這棵高樹下。我們本來想借助無人機再次測量,但由於天氣影響,無人機失控,掛在了樹上。那一次,我們測出了81米高度的結果,但顯然,這個數據也不是很精確。我意識到,需要請更專業的團隊了。

  2022年,在北京大學呂植老師的牽線搭橋下,我聯繫了國內做遙感和測繪領域的權威專家郭慶華老師,巧的是,郭老師正在做生態遙感應用工作。所以三方一拍即合,決定成立聯合測繪隊,對格林村的不丹鬆進行準確測量。

李成(右二)與測量團隊合影
李成(右二)與測量團隊合影

  珍貴的生物寶庫

  2022年4月28日,我們到達格林村,正式開展測繪工作。測繪並不順利,由於進入雨季,設備經常進水失靈,只能一次次重測,最後直到5月8號,才得出樹高的最終結果。此次考察中,我們發現了8顆高度在70米以上的不丹鬆,其中最高的76.8米。我們給它取名為“辛達布”,在當地門巴族語意為“神樹”。

  在雅魯藏布江大峽穀發現高樹,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從森林演替角度講,樹木一定需要在原始的狀態下,沒有人為干擾或者其他因素破壞,才能達到最好的生長條件,長到一定高度。以不丹鬆為例,雖然它在不丹、印度和雲南也有分佈,但目前對它的描述都是,能長到70米高。格林村能有超過七十米高的樹出現,代表了這個區域的森林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非常好。也就是說,這麼多年來,起碼沒有遭受過人為或者是外力的破壞。而且,高樹是自然界一個龐大的生物量個體,可以從側面證明,其生長地區的生產力很高。所謂生產力,是一個生態學名詞,是指單位面積內總的生物重量。一個生態系統生產力強,代表其富集碳的能力高,有生產大量生物的潛能,才能孕育出這麼高的樹。因此,這是生態系統里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也是生物多樣性的一個前提條件。

測量團隊在“辛達布”所在的山地雨林開展測量工作
測量團隊在“辛達布”所在的山地雨林開展測量工作

  實際上,我們這次還發現,“辛達布”身上的附生生物特別多,有節莖石仙桃、耳唇蘭、小尖葉越橘等等。換一個角度看,這棵樹本身已經構成了一個微型的生態系統。這樣再次印證,雅魯藏布江地區是一個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的地方。

  不過,嚴格來講,辛達布只是中國大陸地區的樹王。前幾年,我國台灣地區發現了高度達79.1米的台灣杉,比辛達布高出了2.3米。但我認為,發現“辛達布”只是一個開始,墨脫和其所在的雅魯藏布江大峽穀應該還有希望能找到比76.8米更大的高樹。因為整個藏東南的潛在高樹存在區,有接近1萬平方公里,而我們測繪的面積,只有約2平方公里,將來完全可能找到比“辛達布”更高的樹。另外,墨脫縣位於印度板塊和歐亞板塊交界地震帶,曆史上發生過不少地震。我們看到的樹木,包括“辛達布”都發生過斷裂,因此,如果沒有地震影響,它們將來或許還能長得更高。

“辛達布”大樹所在的區域
“辛達布”大樹所在的區域

  “辛達布”成為大陸第一高樹後,也引得不少朋友前來“打卡”參觀。我在這裏呼籲大家如果前來,一定要服從政府的安排,不要貿然前行。由於在原始森林中,高樹底下沒有路,大部分沒有野外工作的人,在原始森林中會很容易迷路。另外,我也希望大家能夠保護好“辛達布”,如參觀不要離樹太近,從一定距離觀察它,才能更全面的發現它的雄偉和美麗。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