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使命珠峰科考丨八天七夜,探尋冰川的“前世”與“今生”

2022年05月16日20:35

  新華社拉薩5月16日電 題:八天七夜,探尋冰川的“前世”與“今生”

  新華社記者白少波、李鍵、田金文

  八天七夜裡,“巔峰使命”珠峰科考冰川與汙染物考察分隊18人組成的科考小組,徒步前往珠峰海拔6350米區域,完成了對東絨布冰川的3D掃瞄、冰雪深度測厚和取樣。從最初上山前的“白面書生”,變成下山歸來後的“糙漢子”,他們臉上的膚色寫滿極高海拔科考的艱辛。

  幾天來,他們攜帶專業無人機和3D激光掃瞄儀,對海拔5200米至6500米之間的冰川進行高解像度掃瞄,累計掃瞄面積達22平方公里,創造了珠峰冰川高解像度掃瞄面積紀錄。

  冰川與汙染物考察分隊在東絨布冰川行進(2022年5月7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冰川與汙染物考察分隊在東絨布冰川行進(2022年5月7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大家在山上雖然每天都在塗抹防曬霜,但冰雪反射的陽光還是曬傷了皮膚。”科考隊員、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副教授高壇光說道。

  但在他們看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高壇光主要負責無人機對冰川的掃瞄,由於所在地海拔高、氣溫低,導致遙控器時常無法開機。他不得不用體溫去保證設備的正常運行。

圖為東絨布冰川(5月6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圖為東絨布冰川(5月6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10多人的團隊,分工明確,一路很熱鬧,同樣也很“難熬”。在海拔6350米區域,大家晚上擠在一個帳篷里休息,缺氧帶來的頭疼讓每個人輾轉反側。呼嚕聲、夢話語,漫漫長夜裡的一切艱難,轉而成為第二天的趣談。熬到天亮時,他們的睡袋周邊全是濕冷的霧水。

  高壇光說,睡袋濕了也不能拿出去曬,不然一會兒就變成了“冰袋”。

  29歲的汪少勇,是中國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的一名博士生,在這次科考中參與測量冰川厚度。他和同事們每天輪流拖著冰川雷達測厚儀,在東絨布冰川表面沿著“Z”字形軌跡,向下發送探測波獲取冰川厚度數據。

  冰川與汙染物考察分隊在東絨布冰川行進(5月6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冰川與汙染物考察分隊在東絨布冰川行進(5月6日攝,手機照片)。新華社發

  汪少勇說,由於本次攜帶的儀器設備比較先進,解像度也很高,一定程度上減少了科研人員的工作負荷,讓工作效率得到很大提升。

  通過幾天的辛勤努力,他們完成了對絨布冰川的一次全面“體檢”。依據掃瞄到的測量數據,科研團隊將逐漸繪製珠峰冰川三維數字高程圖,然後與過去採集的數據(包括遙感資料)進行比較,掌握冰川變化趨勢和規律。

  後續,科研人員將對採集到的冰雪樣品進行分析,觀察冰川里的化學成分,進而還原地質時期直至今天的氣候環境變化、人類活動影響的變化。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