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歐:大國興衰有這些規律,當前世界處於風險較高的時期

2022年05月16日09:56

  原標題:達利歐:大國興衰有這些規律,當前世界處於風險較高的時期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周瀟梟 北京報導 5月14日,橋水基金創始人瑞·達利歐在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發表《不斷變化的世界秩序》主題演講。

  “在我的人生經曆當中,遇到了很多讓我很驚訝的事件。因為之前沒遇到過,但是後來發現在曆史當中曾經發生過。1971年美國做出承諾,要以黃金來償還債務,後來時任總統尼克遜說沒有辦法用黃金支付了,開始改用貨幣來支付。我以為市場會有反應,當我回顧曆史時,發現1933年3月份就曾經發生過同樣的事情。”達利歐表示。

  達利歐分享了其對過去500年曆史的研究,並總結出三大趨勢和規律。

  第一條規律在於,當曆史處於三大力量齊頭並進時,會有非常高風險的環境,這也是當今社會所面臨的環境。

  第一,存在巨大的債務規模,且伴隨著債務貨幣化的過程。

  第二,存在巨大的內部衝突。上次發生這種情況是在1930、1945年,當時美國貧富差距拉大,也存在很大的意識形態鴻溝,就表現為民粹主義的興起。

  第三,大國的崛起。比如大國的崛起會對現有世界秩序和現有大國形成挑戰。如果大國與大國之間彼此無法認同,會帶來衝突。大國在競爭過程中的矛盾沒有及時化解,可能會帶來更多衝突。

  第二條規律在於,自然之力(包括全球流行疾病、乾旱、洪澇災害)實際上是不頻繁的,但是一旦來襲影響非常大,其造成大量死亡並且顛覆了很多文明。我們不能忽視自然之力。

  第三條規律在於,隨著知識積累和技術進步,人類的適應能力在不斷增強,能逐漸適應環境和突發事件。

  達利歐隨後以具體事件和數據闡釋了上述趨勢和規律。

  達利歐表示,觀察美國1930到1945年期間發生的情況,就可以很好地預測到2008年的金融危機的出現。當時整體債務占GDP比重很高,而且利率水平接近零,美聯儲印發了很多鈔票希望幫助經濟渡過週期。當一個國家在超發貨幣時,意味著這個國家存在不平衡,不平衡一方面體現在花錢的領域,另一方面表明沒有足夠的錢花,以至於只能通過印鈔票。觀察美國數據還可以發現,1930年美國經曆了1900年以來的最大財富和收入差距,經濟的不景氣會加劇貧富分化。與此同時,共和國和民主黨的理念發生很大分歧,意味著民眾意識形態鴻溝明顯。

  達利歐還梳理了1500年以來的大國力量對比,他表示只有足夠長的曆史才能瞭解大國興衰以及儲備貨幣國家的興衰。以中國為例,紅色線是中國,最開始中國是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後來荷蘭、英國逐漸超過中國,中國經曆了近代屈辱的百年後,直到1949年之後才逐漸上揚,到後來我們見證中國經曆了全球最偉大的經濟增長和發展。

  達利歐通過一個短片解釋了大國崛起的過程。不同大國崛起的過程,呈現出一些循環往複的規律。比如,不同國家崛起過程中,大概有10-20年的轉型期。若以教育水平、技術水平、創新能力、經濟產出、貿易份額、軍事實力、金融和資本市場、儲備貨幣實力等指標來衡量,可以看出有這樣一個過程。當一個國家教育水平的提高,會產生更多創新,帶來技術進步,該國貿易份額不斷增加,更多國家以該國貨幣來結算,該國貨幣成為儲備貨幣。隨著該國借貸能力的提升,越來越多的借貸行為造成債台高築的局面,加劇國內財富分配不均,進而演變成金融泡沫。隨著泡沫破滅,央行開啟印鈔行為,內部矛盾進一步激化。隨著其他國家力量的崛起,加之該國內部衝突的加劇,可能帶來與新興大國之間的戰爭。戰爭會帶來新的贏家和輸家,從而塑造新的世界格局,開啟新的週期。

  “前方的道路依然很不明朗。新興大國的出現,肯定會引起衝突,按曆史規律會有貿易競爭、技術競爭、地緣政治影響力競爭、金融競爭、軍事競爭等。當大國間競爭開啟後,存在加劇升級的可能,我們現在就處在這樣一個環境中。”達利歐表示。

  達利歐在與中國嘉賓互動過程中表示,美國和中國作為大國,現在就處在大國博弈的過程中。當然,中國政府表示不會稱霸,也不會控製其他國家,中國和西方文化不同,也有共存的可能,未必會帶來戰爭。

  針對當前的俄烏衝突,達利歐在互動中表示,我們當前所處的時代會見證三個事件。

  首先是觀察俄羅斯在此次衝突中的輸贏。如果俄羅斯實現對東烏克蘭的掌控權,且以一個相對較小的經濟代價,比如GDP下降12%-15%等,這對俄羅斯而言是值得的,西方國家可能會覺得這仗打得太輕鬆。如果戰爭出現失利,讓局勢愈演愈烈,各方心理格局會出現改變。

  第二是美國主導的製裁會何去何從。比如,這些製裁是否會壓倒俄羅斯,是否會擴展到其他國家。這些製裁也是有代價的,美國和美國的金融系統都是有成本的,因為這意味著經濟市場被武器化了,意味著我們現在沒有自由市場。如果製裁升級,全球經濟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第三是不同的國家是否會齊頭並進推出相關政策。從目前來看,包括印度、巴西、墨西哥、印尼等,對俄羅斯的政策並不是齊頭並進的,這會使得未來大國之間的衝突有一些結合點。

  達利歐表示,這些事件的發展,最終肯定需要各方達成一定妥協,需要各方來尋找出路。需要有一定妥協,意味著最終答案不會讓所有人滿意。

  “(對政策製定者最重要的建議是)不要出現戰爭,要避免戰爭這種最糟糕的局面。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是好的,但是戰爭是不好的,各方需要保持溝通,保持理解。”達利歐表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