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最前線|去年虧3億《中國好聲音》IP運營商再闖港股

2022年05月17日16:33

《中國好聲音》背後的星空華文再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5月13日,港交所官網披露了星空華文控股有限公司(簡稱“星空華文”)的招股說明書,星空華文擬主板掛牌上市。

招股書顯示,星空華文是一家IP創造商及運營商,擁有多種熱門綜藝節目IP,包括明星歌唱類、舞蹈類綜藝、才藝類綜藝、脫口秀、戶外/文化類綜藝及其他綜藝節目,代表作有《中國好聲音》《這!就是街舞》《蒙面唱將猜猜猜》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在2018年12月,星空華文在中國的主要經營實體之一上海燦星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燦星文化”)向證監會提交了創業板申請。在2021年2月深交所終止燦星文化的A股申請後,星空華文於2021年11月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此次為該公司二次遞表港交所。

梅鐸變現退出,管理層收購入主

星空華文的曆史可追溯至2006年3月燦星文化在中國成立有限公司。彼時,燦星文化由傳媒大亨梅鐸的News Corporation控製。

至2010年11月,華人文化產業股權投資(上海)中心(有限合夥)及華人文化(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合稱“華人文化”)以股權投資的方式成為星空華文的主要股東。後至2011年4月,田明、金磊、徐向東作為核心管理團隊成員加入星空華文。

招股書顯示,2013年11月,News Corporation等擬變現對星空華文的投資,隨後田明、金磊、徐向東於2013年12月以個人資金及財務資源進行管理層收購。在管理層收購以及一系列股權變動後,星空華文由華人文化、田明、金磊、徐向東透過各自擁有股權平台聯合擁有。

依據招股書,截至2022年5月10日,華人文化、田明、金磊、徐向東通過多間中間實體共同構成星空華文的控股股東,合計持股82.48%。

此外,西藏源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7%,上海奧遐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平潭灃淮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比例分別為2.02%、1.79%,淘寶中國控股有限公司持有1.17%股份。

董事成員方面,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田明、副總裁金磊、副總裁徐向東以及《這!就是街舞》導演兼副總裁陸偉、財務總監兼聯席公司秘書王豔為執行董事,CMC資本(原名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合夥人兼首席運營官李偉才為非執行董事。

另外,獨立非執行董事包括浙江傳媒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良榮、上海公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陳熱豪、紐仕蘭新雲(上海)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盛文灝。

星空華文在招股書中表示,IPO募集所得資金淨額將主要用於為IP製作及運營提供資金、擴大受眾範圍以提供更好的客戶服務及宣傳文娛IP產業價值鏈、進行投資及收購與業務互補及符合該公司策略的資產及業務、用作營運資金及一般企業用途。

去年淨虧3.52億元,近兩年毛利率下滑

儘管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稱,按2020年收入計,星空華文已成為中國最大綜藝節目IP創造商及運營商,但近三年間星空華文的財務數據卻難言樂觀。

招股書顯示,星空華文的收入近三年持續減少,由2019年的18.07億元降至2020年的15.60億元,並進一步減少至2021年的11.27億元。

對於2021年收入同比下滑27.8%,星空華文表示主要是由於綜藝節目IP運營及授權產生的收入下降。其中,該公司製作的超大型綜藝節目數量由2020年的8個減少至2021年的7個。同時,由於企業客戶廣告預算下降,也導致《中國好聲音》產生的收入下降。

在收入逐年減少的同時,星空華文的淨利潤近三年更是由盈轉虧,從2019年的3.80億元降至2020年的-0.28億元,2021年虧損進一步擴大至3.52億元。

對此,星空華文表示前者主要因2016年3月收購夢響強音文化傳播(上海)有限公司(簡稱“夢響強音”)在2020年錄得商譽減值3.87億元,後者主要是由於綜藝節目IP運營及授權產生的收入減少以及商譽減值。

毛利率方面,星空華文在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別實現了39.0%、37.7%、24.3%的毛利率,呈加速下滑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星空華文的附屬公司星空華文傳媒向其當時股東CMC Asia宣派股息0.3億美元(相當於1.95億元人民幣),星空華文當時的附屬公司上海燦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也向非控股股東宣派股息190萬元人民幣,有關股息均已於2021年12月31日悉數派付。

IP降溫,近兩年《中國好聲音》收入下降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末,星空華文共擁有80個綜藝節目IP、8522個音樂IP、757個電影及劇集IP。

其中,星空華文於2012年推出《中國好聲音》,至今共播出十季。據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播出十季後,《中國好聲音》創下中國季播持續時間最長的綜藝節目的記錄。

但近三年間,《中國好聲音》給星空華文創造的收入從2019年的4.905億元下降至2020年的3.245億元,再降至2021年的2.52億元;毛利率也從2019年的46.6%降至2020年的16.8%,再降至2021年的2.2%。

為向觀眾提供互動平台,星空華文還開發出“中國好聲音”移動應用程序及“綜巴車”微信小程序。但截至2021年12月31日,來自“中國好聲音”應用程序的收入為約75.2萬元,產生自“綜巴車”小程序的收入為約27.5萬元,總額占2021年總收入不到0.1%。

收購餘震不斷,版權糾紛頻繁

就2016年夢響強音收購事項,星空華文不僅在2020年確認減值虧損3.87億元,在2021年又確認減值虧損3.81億元。

另外,在2021年2月,深交所終止了燦星文化的創業板上市申請,原因也包括燦星文化就夢響強音收購事項產生的商譽追溯應用的會計調整併未反映燦星文化在相關時間的實際財務狀況。

另外,因版權糾紛,星空華文還在與韓國文化放送株式會社(簡稱“MBC”)的糾紛相關的兩起未決訴訟案件中擔任被告人,總索賠金額為約1.58億元。兩起訴訟分別與星空華文和MBC共同擁有《蒙面歌王》第二季至第四季的版權、獨有《戶外真人秀》版權有關。

已結案訴訟及仲裁方面,因《蒙面唱將》第一季協議違約,星空華文與MBC的仲裁在2020年4月達成和解。因《了不起的挑戰》協議違約,星空華文與MBC的訴訟於2021年6月結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