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澳州從“幸運國家”變成“焦慮國家”

2022年05月19日20:03

  參考消息網5月19日報導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5月15日發表題為《澳州如何成了一個焦慮的國家》的文章,作者是澳州雪梨大學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尼克·布賴恩特。文章稱,澳州人即將在這個週六的聯邦選舉中投票。本次競選活動似乎存在更多的焦慮而不是雄心。這個國家是不是運氣已盡?全文摘編如下:

  澳州現在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個焦慮的國家。連續近30年沒有陷入經濟衰退的那種神氣已經消失,選舉本應帶來的希望和期待也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緊張不安,人們擔心澳州在21世紀第二個25年的情況,將會比第一個25年差。

  幸運國家不再幸運

  澳州現在的生活成本不斷上漲,2010年11月以來的首次加息使情況繼續惡化。據信,40%的有房者償還貸款時面臨財務壓力。儘管房地產已降溫,但不少群體仍買不起房,尤其是年輕人。

  此外,澳州還日益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過去百年一遇的自然災害,現在每隔數年就出現一次。在新南威爾士州東北部的利斯莫爾,更是每隔數月就出現一次。八年前第一次來到澳州時,覺得這個國家在生活方式上是一個超級大國,但僅僅是全球變暖就已經足以影響這個狀態。

  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脅也在持續,這令澳州越來越分裂,各州和領地的隔閡越來越大。人們都十分疲累,疫苗接種計劃推進十分緩慢,而奧密克戎變種爆發的時候,當局無法供應足夠多的快速測試套裝,從而損害了人們對政府的信心。

  與此同時,澳州還要處理與中國的棘手關係,中國是澳州最大的貿易夥伴。澳州外交部門慶祝與英國和美國建立了“澳英美聯盟”,但不到八個月後,中國就與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達成安全協議。該協議令美國和澳州當局深感不滿。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加上一個比往年更多雨水的夏天,讓澳州的心情變得沉重。事事都不順利、不完滿,令人坐立不安。

  澳州學者唐納德·霍恩上世紀60年代中期曾形容澳州是個“由次等人掌控的幸運國家”,他當時雖是在嘲諷澳州,但無論語境怎樣,我們的確感到澳州不像以前那樣幸運。如果霍恩仍然在世,看到政黨差勁的選舉運動,也許會得出相同的結論。

  政治鬥爭代價高昂

  可以說,澳州正在為它過去15年殘酷的政治鬥爭付出代價。政府高層經常出現的逼宮畫面,令澳州失去了兩位近年表現最出眾的總理:工黨的陸克文和自由黨的馬爾科姆·特恩布爾。這種鬥爭還為澳州首位女總理祖莉婭·吉拉德的短暫任期畫上了句號。

  這個國家2600萬選民最經常提到的是,希望可以有一個比總理斯科特·莫里森或在野工黨領袖安東尼·阿爾巴內塞更好的選擇。在這場競選中,大家似乎都不想選擇這兩個人。

  這就是為什麼此次選舉出現了一群所謂的“藍綠色獨立候選人”的部分原因——這群女性參選人到一些被自由黨議員控製多年的選區競選,她們的競選宣傳單大多使用藍綠色,因此得名。隨著選民希望尋找其他選擇,此次選舉可能會迎來兩大主要政黨戰後最低的支持率。

  過去六個星期的競選運動並不令人感到興奮。糗點多於亮點。第二次選舉辯論在電視上播出,但只能形容它是一場“醜陋的罵戰”。

  到現在,我們仍然缺乏一些重要的看法和主題,工黨似乎在追求一個內部人士稱之為“小目標計劃”的路線,他們很少談到新冠肺炎疫情後如何振興經濟,令人非常驚訝。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西澳等州沒有與其它地方政府協調政策,其行為與獨立國家無異,這次選舉也沒有呼籲要再次團結起來。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負面的政黨主義,政客經常花很多時間去攻擊對手,而不是推出自己的政策。這在一定程度上是殘酷的澳州政治現實所造成的,澳州政治似乎更善於製造有效的反對黨領導人,而不是總理。

  總的來說,這個國家的政治領導人似乎不再能講述動人的國家故事或描繪澳州的未來藍圖。此次競選活動似乎存在更多的焦慮而不是雄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