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個投資機構紮堆調研露營裝備製造商 露營生意火爆但像是“開盲盒”

2022年05月20日00:33

從投資角度上看,露營是一門好生意嗎?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了多位從事露營行業的人士,得到的答案卻是:“露營生意好像開盲盒”,還有人概括是“看天吃飯”。

露營經濟,火了!

這個春末,疫情影響境外遊、長途旅遊、堂食和室內活動之後,北京亮馬河邊年輕人露營的照片在朋友圈刷屏,亮馬河被人們戲稱為“塞納河亮馬分河”。

而在廣州、深圳、杭州、寧波、成都等地,露營帳篷更是多如滿天星辰。

資本市場是誠實而敏銳的。露營經濟概念股異軍突起:短線龍頭綠茵生態(002887.SZ)開盤秒板,目前已錄得三連板,5月19日報收11.17元/股;趨勢股牧高迪(603908.SH)短短兩個月時間漲幅近3倍,其股價今年以來漲幅超130%,創出歷史新高,走勢遠遠強於大盤。

2022年第一季度,牧高笛實現收入利潤高增長,公司與露營營地緊密合作,實現收入7442萬元,同比大增184%。

近期,投資圈人士湧向露營行業調研,有露營裝備製造商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接待了上百個投資機構的調研。”

從投資角度上看,露營是一門好生意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了多位從事露營行業的人士,得到的答案卻是:“露營生意好像開盲盒”,還有人概括是“看天吃飯”。

投資露營成本主要在基建

也許你印象中的露營是背包客背起行囊,在深山老林中徒步,風餐露宿,那你就out了。

經曆了兩輪進化,露營的模式漸漸從這種“傳統露營”轉向了“便捷式露營”(消費者不需要攜帶露營裝備,由營地提供)和“精緻露營”(又稱Glamping,起源於glamorous和camping兩個詞,區別於傳統露營裝備,這種露營攜帶房車、卡式爐、蛋捲桌、星星燈、咖啡機、燒烤裝備等)。傳統露營多數是苦旅,主要睡在荒郊野外,而精緻露營更注重打卡、休閑體驗,甚至很多都不在野外過夜。從這個意義上說,現在的“露營”不少是“泛露營”。

同程旅行大數據顯示,五一“露營”相關旅遊搜索熱度環比上漲117%;飛豬平台數據顯示,露營訂單量環比上月增長超350%;去哪兒大數據顯示,露營相關產品(住宿、出遊)的預訂量是去年的3倍。

第三方數據顯示,我國現存露營/野營相關企業約9.3萬家。近十年來,我國露營/野營相關企業註冊量逐年上升。2019年相關企業增長量達到最高,為2.8萬家;2020年有所下降,註冊量為1.4萬家;2021年註冊量再次增長,為2.2萬家,同比增長了55.2%。

褲子曾經從事戶外行業多年,2019年時他就敏銳地發現了輕奢露營的興起,當時寧波還沒有像樣的成氣候的露營場地。而僅僅過了兩三年時間,寧波目前已經有三十多家專業的露營場地,褲子也正在運營其中的一家。

運營一個營地的成本主要是基建,包括土地平整、接水電、鋪草坪、建廁所衛浴,一個二三十畝地的營地輕輕鬆鬆就能花掉好幾十萬,高端一點的營地還會配套游泳池、娛樂設施,成本很容易過百萬。

當然有些營地建設花銷更高,主要是因為建在風景優美的深山,還需要修路、修棧道。而露營裝備的採購在整體成本中並不算高,一個中等的營地大概花費十幾萬、二十萬就可以購置一批帳篷、天幕、滑翔傘、蹦床之類的裝備。

據他介紹,露營的高階版本已經類似於高檔民宿,配套設施、一日三餐類似於酒店,提供的床墊也不是專門戶外使用的,有些當地的山莊已經開始運營這種模式。在他看來,那種高階露營反而可能壽命有限,因為價格太高,但提供的服務質量比不上同價位酒店,客戶多數是來“嚐鮮”的,複購率低。

相比之下,褲子經營的營地更純天然一些,有最基礎的服務中心、廁所衛浴、用電,儘量提供空曠開闊的草坪,方便消費者盡情搭建,價格也更親民一些。

現在的露營的確很占空間。一個帳篷大約十幾米乘以5米的大小,六七十個平方搭一個帳篷,再搭配一個天幕。褲子說,有時候10個人搭建的場地就占掉了幾百平方的位置。

褲子坦言,這一行的收入比較“平”,雖然投資小,回報也不算高。寧波一帶的營地中,一年營收兩三百萬的已經算是比較好的了。褲子一直將營收再投入到營地的更新升級上,目前還沒有盈利。他的目標是搭建一個露營小鎮,豐富業態,留住客戶,再開發一些小學生、幼兒園學生的自然教育項目。

也有行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看好露營經濟,因為雖然目前市場發展有點過熱,性價比、客戶體驗並沒有完全跟上,但加入行業的人也越來越多,比如旅遊業、餐飲業也紛紛加入賽道,未來體驗性會更好,露營的項目會更加多元。比如,已經有人根據營地條件寫了“劇本殺”的劇本,相比於商場或者寫字樓里的劇本殺,體驗更好。此外,相比於歐美和日韓,中國家庭露營的滲透率還比較低,成長空間仍大,他認為市場規模還遠遠沒有到頂。

營地的三重投資障礙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方瞭解到,露營這個業態正在從草莽走向逐步規範,而投資上的主要障礙有三重:

一是疫情。由於疫情的影響大家開始關注戶外活動,原先參與室內團建、劇本殺、密室逃脫的人群湧向了露營。但疫情多點出現後,人們的出行又會急劇減少,營地生意會瞬間冷清。

一位從業人員對記者說,營地生意受到疫情影響,“像開盲盒一樣”。有些營地原本打算今年五一大幹一番,但最後並未如願。而一個營地一年當中的有效時間也就80-100天,主要集中在春天、夏初、秋季的節假日和週末,還得是晴天。

二是政策。由於露營這種業態正在逐步納入規範化中,以至於有些先建成的營地,建成之後可能會面臨“複耕”“還林”等問題,需要拆遷;還有一些營地在山裡,需要打交道的不僅僅是土地規劃局,還有林業局、水庫管理部門、環保部門等,受多部門管理,但實際並未明確主管部門。有些地區針對露營出台了相關政策,較為領先的是浙江湖州,率先出台了《露營營地景區化建設和服務標準》《露營營地景區化安全防範指南》《露營營地景區化管理辦法》。

三是客群縮減的風險。褲子認為,最近追趕熱潮的主體人群是休閑人群,目的是“打卡”,對於露營的忠誠度並不高,等到未來有新的替代休閑方式,或者能重新回到旅遊景點、商場、電影院、劇本殺、密室等休閑項目中,露營經濟可能就會冷卻下來。他認為,現在正處於行業的優勝劣汰期,一些單純的網紅打卡性質的露營地可能會迅速被淘汰,也很難受到資本的賞識。

露營裝備供應鏈難題

據《天貓2022年五一消費趨勢報告》顯示,4月20日至5月4日,帳篷/天幕在天貓的銷售額同比增長超2100%,戶外咖啡壺、戶外桌椅等露營裝備在天貓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3倍以上。

戶外裝備品牌挪客Naturehike線下業務負責人範芹接到記者電話採訪的時候,聲音已經沙啞。她坦言,最近接到太多客戶、媒體、投資人的電話,根本忙不過來。

挪客2010年就開始做露營裝備,跟著國內電商業務一起成長壯大,產品體系囊括了帳篷、氣墊、睡袋、桌椅、燈具、戶外餐具、登山杖、背包、戶外服飾等。比較難得的是,海外業務和國內業務幾乎各占50%,在海外也有一定的品牌影響力,也有諸多社交媒體的粉絲。

4月,挪客完成近億元融資,由鍾鼎資本獨家投資。

範芹說,目前營收增長比例跟往年維持在同一個水平,每年增長60%-70%,不同的是,基數越來越大。去年他們公司的營收額已經達到7億-8億元。

範芹覺得,當下露營經濟的火爆其實是“她經濟”和消費升級的影響。在產品設計端,挪客的露營裝備從以前的只注重參數、耐用性,轉向了兼而注重顏值。作為露營經濟“送水工”的一員,她對行業的可持續性看好:一是因為打工人越來越注重品質生活;二是因為居住條件提升,帳篷等露營裝備已經進入千家萬戶,成為一種家居用品。

對於露營裝備公司而言,需求端火爆,目前的難題在於供應鏈和運輸。範芹坦言:“我們的一個產品上遊有十幾、二十幾個供應商,比如面料、繩子、杆子等,如果任何一個工廠因為疫情停工,我們的產品就會生產不出來。”

此外,國際運輸成本和倉儲成本也在上升,目前的國際航運不穩定,“如果約定好今天走,但是沒走成,停了幾天,那倉儲成本就上來了”。

艾媒諮詢《2021-2022年中國露營經濟產業現狀及消費行為數據研究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露營核心市場規模達747.5億元,帶動市場規模達3812.3億元,預計在2024年中國露營帶動市場規模將突破萬億元。

(作者:周炎炎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