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廣州鄉村振興基金毛傑:非典型母基金的產業投資探索

2022年05月21日00:16

“只有魚塘越來越大,魚兒越來越壯,來撈魚的人才會越來越多。”廣州鄉村振興基金總裁毛傑看到,鄉村振興投資正在走出自己的道路,這故事絕不止步於獨角獸成長的資本見聞。

近年來,隨著政府大力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一批母基金和PE/VC基金管理人大踏步進場,鄉村振興基金設立規模在各年新備案私募股權基金總規模的佔比也呈明顯上升趨勢。

究其原因,鄉村振興產業基金將政府的資本招商訴求和市場的下沉式創新有機結合在一起,為鄉村振興引導基金和鄉村振興市場化母基金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

毛傑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說,母基金投資可以成為鄉村振興主題下重要的產業投資方式。不僅如此,他的團隊還在通過“母基金+直投+發起設立產業平台公司”的創新基金管理方式展開鄉村振興投資探索。

廣州鄉村振興基金成立於2018年,是廣州市增城區政府聯合粵港澳大灣區多家上市公司和民營產業集團發起設立的廣州市首隻鄉村振興產業基金。簡言之,這是一家由政府出資引導的產業母基金管理機構。

創新資金與資源配置

今年3月,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佈《廣州市增城區創新設立鄉村振興產業基金:廣東省城鄉融合發展典型做法之五》,將廣州市增城區的鄉村振興基金探索作為各地推進相關工作的參考借鑒。

廣州鄉村振興基金副總裁曾宇告訴記者,文件中提到的樣板即是設立在廣州市增城區的廣州鄉村振興基金。

根據廣州增城發佈的鄉村振興產業基金髮展規劃,該基金的總規模達50億元,由政府引導資金與社會資本按1:1.5的比例出資。

記者瞭解到,廣州鄉村振興產業基金首期基金即得到了九家粵港澳大灣區民營企業支援,包括豐樂集團、太陽城集團、合彙集團、華立集團、東承集團、同利貿易、國江控股、粵和能源以及金領諮詢。

毛傑告訴記者,廣州鄉村振興基金已完成兩期母基金共計10億元的資金募集。團隊的母基金投資強調主動管理,選擇優秀的GP團隊相互賦能,共同建立投資生態圈推動鄉村產業振興。

截至當前,廣州鄉村振興基金母基金業務支援的GP團隊包括美團龍珠、越秀產業基金、新犁資本、廣州新興基金、廣州國發科創、丹麓資本等。

“鄉村振興與農業並不劃等號,它是一個包含的關係,它包含了農業,同時也包含了很多新興產業。”曾宇補充說,鄉村振興賽道未來將有千億市值企業出現,團隊正在合成生物學、微生物農業、“生物科技+新消費”等領域尋找優秀企業展開直投業務。

政府、企業、基金聯動

作為一家產業母基金管理機構,廣州鄉村振興基金的一大特點在於,將母基金的資金配置方式和產業投資的併購整合思路進行融合。除此以外,團隊還通過“基金+園區”的方式形成政策、產業、資金的進一步集聚。

在毛傑看來,鄉村振興投資是一、二、三產業融合創新的涉農產業投資。相應在合作方式上,廣州鄉村振興產業基金的特色在於新型合作共贏關係的構建。

在這種新型合作關係的構建中,政府出資並讓利,推動基金投資項目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充分發揮政府“招才引智”作用,給予項目智庫支援。建立政府—企業—基金管理團隊的利益聯結機制,構建現代企業治理架構,讓投資企業共同參與決策。

從投資實踐來看,廣州鄉村振興基金的角色是資源和資金的調配者,推動政府資金、社會資本、產業資源的高效鏈接。

2019年,以現代農業為核心的田園綜合體鄉豐特色水果產業園落成。該項目總規劃面積8000畝,由廣州鄉村振興基金和深圳農業龍頭上市公司深圳諾普信(以下簡稱“諾普信”)共同投資建設。

根據諾普信2018年11月的公告,公司與廣州鄉村振興基金、廣州一衣口田共同出資成立廣東鄉豐農業,三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別為45%、35%和20%。工商信息顯示,到2021年底,廣州鄉村振興基金和廣州一衣口田都已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實現退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截至當前,廣州鄉村振興基金以合作的方式聯合推進了生豬養殖產業項目和鄉豐精品水果、增城遲菜心、供港澳蔬菜、絲苗米四個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

對話毛傑:我們是一支以“CEO主義”引領的創業隊伍

《21世紀》:廣州鄉村振興基金的整體規劃和現階段資產管理情況是怎樣的?

毛傑:我們規劃的總規模是50億元,到現在已有兩期母基金共計10億元資金全部到位。母基金投資強調主動管理,選擇優秀的GP團隊並相互賦能,共同建立投資生態圈推動鄉村產業振興。

此外,根據產業特點,我們還有一些單項目基金和合作成立的產業平台公司,累計撬動了20餘億元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振興事業。

《21世紀》:無論以設立引導基金還是設立母基金的方式推動鄉村振興,都要面對目標市場是否有足夠多優質項目供給的問題。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毛傑:中國解決“三農”問題的途徑之一是壯大縣域經濟,鄉村振興是在鎮、村一級激活縣域經濟的重要抓手。很多互聯網企業逆襲而上、一些新消費品牌迅速擴張,正是以下沉式創新的方式打開了縣域的龐大內需。

基金作為一種直接融資方式,本質是資金和資本的更高效配置。我們在實踐中將下沉市場和鄉村振興結合,尋找圍繞市場需求導向的創新,投資有價值創造能力的企業。

《21世紀》:將尋找下沉式創新的理念應用到直接投資業務,團隊會關注哪些投資機會?

毛傑:國家每年都印發《社會資本投資農業農村指引》,鼓勵社會資本投入現代種養業、現代種業、鄉村富民產業、農業農村綠色發展、數字鄉村和智慧農業建設等領域。結合《指引》提到的領域,我們的投資有兩個特色。第一,站在市場角度、圍繞消費升級看農業,相應就是投資綠色食品和生態種養。第二,站在科技驅動角度尋找投資賽道,相應的比如在現代種業領域,我們投資了荔枝種植技術和生豬養殖技術。

此外,我們一直關注著鄉村文旅、民宿產業。這一業態當前受疫情影響較大,但仍有持續增長性,可以通過鄉村振興資金進行培育和引導。當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將可以形成品牌,成為重新定義農村的商業業態。

第四是“鄉村振興+”。鄉村振興不等於農業,它打開了新的市場空間。比如合成生物學的發展要依託第一產業,它超越了農業的概念,但離不開鄉村振興,可以作為“鄉村振興+生命健康”的代表。

《21世紀》:關注到廣州鄉村振興基金不僅有母基金管理和直接投資業務,還做了產業孵化和控股投資。人才和資金的問題怎麼解決?

毛傑:我們的基金投資和管理模式不同於單純的引導基金管理。這對團隊復合能力要求很高,既要懂股權投資,也要有產業整合能力,還得對鄉村振興有深刻理解。對於階段存在的短板,我們通過合作做項目的方式補足。

做控股式產業投資主要是為了把握項目發展的主動權,比如我們的現代種養項目就是以控股的方式在做。還有一類項目是和上市公司、產業龍頭共同發起的項目孵化,主要集中在現代種養、現代種植和現代農牧領域,通過快速整合資源實現產能擴張,並在投資時明確約定退出方式,實現雙贏。

有種說法是“引龍頭、抓地頭”,“引龍頭”就是加強與上市公司、產業龍頭合作,實際他們不僅有資金,還有產業運營人才。

《21世紀》:團隊已經打造了四個省級農業產業園,為什麼做出這個動作?

毛傑: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在經曆了多年大發展之後,正在面臨著清理和退出的現實困境。轉型有很多種方式,在我們看來,以“基金+園區”的方式培養新產業,以“產業+基金+園區”的方式推動主導產業發展是很好的選擇。

任何一種模式都是為瞭解決問題而產生的,“園區+基金”可以解決政府引導基金的分散式點狀投資問題,將政策、資金、資源集聚在“園區”這個物理載體。政府引導基金有較高的資本招商和產業招商訴求,我們認為與其打擦邊球鑽空子來完成返投,不如用好打造深度垂直的產業園區這個“核武器”,真正實現資本招商。

此外,母基金管理機構掌握著龐大的基金管理機構和優質項目源頭,尤其有政府背景的引導基金管理機構或者有國資背景的市場化母基金管理機構能夠高效對接資金之外的政策和空間資源。

《21世紀》:“園區+基金”的模式中,打造產業園的資金投入是否會成為挑戰?

毛傑:現在很多產業園是由包括產業龍頭在內的市場主體在運營,我們作為產業基金去做也是很正常的,同樣能夠以市場化的方式連接各種資源。

你提出的問題是考慮到資產運營的“重”與“輕”。我們打造產業園區,最核心是掌握主導運營權,資產本身可以來自盤活存量、國企代建和產業龍頭投資等。我們作為運營方與資產所有方的關係,就像酒店管理公司和酒店資產的關係,是一種輕資產的專業運營模式。

《21世紀》:母基金和直投項目都涉及到退出環節,目前關注領域項目通過資本市場退出的預期如何?

毛傑:農業上市板塊企業總體存在上市企業數量少、市值偏低、市盈率不高的情況,資本市場預期不是很強烈。關於這一點,我們認為資本市場會隨著國家經濟和產業結構預期進行調整。

實際更重要的是市場培育,只有有了優秀的資產和優秀的企業,才能真正形成資本市場板塊。現在已經有生物醫藥板塊、現代農業板塊,我們希望未來能有鄉村振興板塊。

直接融資最核心的方式是股權投資。過去農業領域的股權投資難做,一方面是因為信用體系問題,另一方面是難以資本化和證券化。只有魚塘越來越大,魚兒越來越壯,來撈魚的人才會越來越多。我們相信,隨著國家對鄉村振興和農業的大力扶持,新商業和新企業的增多,股權投資交易也會更加活躍。

《21世紀》:應該講,現階段的廣州鄉村振興基金是政府出資引導的相對市場化的母基金。未來會進一步在產業基金管理方向加碼嗎?

毛傑:確實這是我們可能的成長脈絡。我們是一家基金管理機構,也是股權投資行業的創業者。無論管理的是政府引導基金,還是市場化母基金及直投基金,或是成為主動型的產業基金管理機構,本質上,我們就是一支以“CEO主義”引領的創業隊伍,碰巧我們是一幫做投資的,恰好進了鄉村振興的賽道。

歸根結底,我們是一群有著家國情懷的創業者。關於未來,會堅持“CEO主義”的精神內核,不斷進行組織的生長和再造。

(作者:趙娜 編輯:林坤)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