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戰,血戰?澤連斯基“十分想見”普京!

2022年05月25日15:06

  中新網5月25日電 (記者 孟湘君)截至5月24日,俄軍進入烏克蘭執行特別軍事行動已有90天。烏總統澤連斯基近日又通過總統令,將國家戰時狀態一次性延長90天。

  同時,在俄烏談判幾乎停滯的情況下,澤連斯基再提與俄總統普京會面,表示將討論“停戰”。但與此同時,他積極催促西方運送先進武器系統,並警告未來或“將有血戰”。

  對於衝突如何能盡快結束,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近日給出了一個建議。但是,澤連斯基會採納嗎?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形勢吃緊,想見普京]

  目前,衝突看不到結束跡象。

  澤連斯基警告,烏東戰局正越來越“血腥”,平均每天就有100名烏士兵喪生。而俄武裝力量和頓涅茨克方面,表示已“封鎖並有效控製”為頓巴斯地區烏軍運送彈藥、設備、燃料和潤滑劑的主要供應線。

  對2000多名投降的馬里烏波爾亞速鋼鐵廠烏軍戰俘和外國僱傭兵,頓涅茨克方面打算開設法庭,“舉行國際審判”。

資料圖: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的亞速鋼鐵廠升起濃煙。
資料圖:烏克蘭馬里烏波爾的亞速鋼鐵廠升起濃煙。

  “亞速營”大本營落入俄軍手中、頓巴斯補給被掐斷,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形勢不容樂觀。

  當地時間23日,澤連斯基再度表達想直接與俄總統普京談話的意願。而會面唯一可以討論的,就是“停戰問題”。

  澤連斯基曾多次提出這一想法。4月下旬,克里姆林宮曾答覆稱,普京並不拒絕與其會面。不過,地點等細節就由不得基輔做主了。談可以,必須到莫斯科來。而如今過去快一個月了,澤連斯基還沒有“單刀赴會”。

資料圖:2022年3月底,俄烏代表團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展開談判。
資料圖:2022年3月底,俄烏代表團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展開談判。

  對於已經停滯的俄烏代表團談判,澤連斯基態度較為複雜。一方面,他承認對話將是終結衝突的“唯一途徑”,一方面又指出,目前“情況複雜”,不能確定未來對話在形式、規模、參與者等方面將如何變化。

  俄副外長魯登科23日則表示,選擇凍結雙方代表團談判的,是烏方。只要基輔“表現出建設性態度”,並回應俄建議,莫斯科將願意重新與烏談判。

  [快速入盟?被潑冷水]

  澤連斯基還面臨其他壓力。他近期接連遭歐洲領導人“潑冷水”,圍繞的都是烏克蘭希望火速加入歐盟一事。歐洲國家表態是這樣的:

法國總統馬克龍。
法國總統馬克龍。

  法國總統馬克龍:“烏克蘭尋求短期內加入歐盟難以實現,允許它加入的過程確實需要幾年,也可能是幾十年。”

  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克萊芒·博納:“如果告訴烏克蘭,它將在6個月、1年或2年後加入歐盟,那我們就是在撒謊。這一過程可能需要15年乃至20年時間”。“我不想給烏克蘭人任何幻想或謊言。”

  德國總理朔爾茨:“馬克龍是對的”,“這在幾年內無法實現,是幾十年的事情”。“歐盟不應停止推進那些已開始入盟程序的國家”。

  荷蘭首相呂特:出於公平,讓烏克蘭迅速入盟,“是對其他候選國的不尊重”,會引發其他尋求入盟的國家不滿。

  奧地利總理府部長埃特施塔德勒:烏克蘭入盟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這不會在未來5到10年內實現”。一些巴爾幹國家“已等待了幾十年,烏克蘭不能有快速通道”。

  只有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的表態包含不確定性,她表示,歐盟委員會將在6月對烏入盟一事發表“意見”。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大家都不看好,認為這事兒“沒後門可走”,原本滿心期盼的澤連斯基,如今心涼了半截。他回應說:“這不公平”,“好比一家人聚在桌前,你也被邀請了,但沒給你安排椅子。”

  雖然通過演說視頻,澤連斯基已成為西方多國議會和各類國際會議的“座上賓”,但實質上,烏克蘭還是沒拿到“特殊待遇”。即便一個國家可以等上15年、20年,澤連斯基卻必然耗不起!

  辦法也不是沒有,馬克龍就在給烏“降溫”的同時,提出替代方案。他指出,“短期內歐盟不能成為構建歐洲大陸的唯一方式”,因此,他提議建立新的組織“歐洲政治共同體”,獨立於歐盟框架之外運作。

  根據馬克龍的構想,英國、烏克蘭等歐洲“民主國家”“可在新框架內尋找政治合作的新空間”。但加入新框架,並不能保證未來的歐盟成員國資格。

  對此,德國總理朔爾茨評價稱,馬克龍的想法是“應對我們面臨的巨大挑戰的一個非常有趣的提議”。

  澤連斯基卻不太樂意。他指出,關於烏加入歐盟的任何替代方案,都“將是對俄羅斯的妥協”。

  [摩拳擦掌,還欲“血戰”?]

  基於政治解決路徑的不順利,澤連斯基也繼續強調武力還擊,多次催促西方盡快提供先進武器。

  19日,美國祭出俄烏衝突發生以來的最大手筆,約400億美元一攬子援助計劃,其中一部分是為了給烏提供更先進的武器系統,還有一部分則被用於加強美國自身軍力,和在歐洲的軍事存在。

  在與美國一些州的議員連續會面後,澤連斯基心裡有底了。他要求升級裝備來對付俄攻勢。比如,要求提供可多次補彈的精確打擊遠程無人機,而非目前需幾英裡外人為操縱的“彈簧刀”無人機;

  比如,“魚叉”反艦導彈,有了它,烏軍就可拆除俄軍布下原本用於封鎖敖德薩等重要港口的水雷,有助於牽製俄海軍;

  比如,可幫助烏主要城市防禦,並在頓巴斯地區反擊的多管遠程火箭發射系統。

資料圖:“彈簧刀”無人機。
資料圖:“彈簧刀”無人機。

  “這場戰爭將是血腥的,但只有通過外交途徑才能最終結束。”澤連斯基指出。分析認為,澤連斯基手上有備用方案。等待西方充分“輸血”後,摩拳擦掌再打一場“血戰”,是他押注的選項之一。

  只有在戰場上爭取到一定的談判籌碼後,澤連斯基才可能真正回歸談判桌。或者反之,遭遇進一步失敗,其最終不得不政治妥協。

  [大人物支招:中立化]

  俄烏衝突90天之際,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時,發表了對局勢的見解。

  基辛格強調,衝突不能再拖下去了,應在未來兩個月內開始談判,理想情況下是回到過去的狀態。他指出,如果“戰爭”超越了分界線,將“不是關於烏克蘭的自由,而是針對俄羅斯的一場新的戰爭。”

資料圖: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資料圖: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他警告,西方試圖在烏克蘭讓俄軍遭遇慘敗,這應該停止。西方要是被一時的情緒衝昏頭腦,忘記了俄在歐洲力量平衡中的恰當地位,那將是致命的,將給歐洲帶來災難性後果。

  基辛格同時提醒,烏克蘭的合適角色是“成為一個中立的緩衝國”,而不是“歐洲的邊界”,現在的機會程度已不同以往,但仍可將其作為最終目標。事實上,8年前基辛格就已指出這條路,認為作為中立國家,成為俄歐間的橋樑,才是烏存在的“理想方案”。

  俄衛星通訊社報導,俄軍開始在烏行動後幾天,俄烏談判已對烏克蘭的非集團化及無核地位進行了討論,但該問題後來被凍結。

資料圖:2022年3月底,俄烏代表團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展開談判。
資料圖:2022年3月底,俄烏代表團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展開談判。

  澤連斯基3月時曾表示,烏克蘭願意保持中立狀態,並在頓巴斯問題上妥協,但與俄簽署和平協議須有第三方作擔保。他當時希望,美、英、德等國作為其安全保障國。

  俄方此前提出烏克蘭按照瑞典或奧地利建立中立模式,遭烏方拒絕。未曾想,還不到兩個月,這兩個歐洲“樣板國”的選擇卻南轅北轍。

  一個大變天,瑞典拋棄了中立傳統申請加入北約;一個仍堅守,奧地利重申該國中立地位不變。不知道,澤連斯基希望參照哪一種?

  相關報導:

  澤連斯基稱只準備與普京會面討論停戰,俄官員:純粹的公關(環球網) 

  據俄羅斯塔斯社23日報導,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他準備只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而且只有在談判討論結束衝突這個話題的情況下才會舉行會面。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俄新社資料圖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 俄新社資料圖

  澤連斯基23日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出席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在回答提問時,他說道,“除了普京,我不接受與俄羅斯聯邦的任何人的任何會面。而且會面只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舉行,即(談判)桌上只有一個問題——結束戰爭。就是這樣。其他的事情沒有什麼可談的。”

  不過,澤連斯基表示,組織這樣的會面很睏難。他說道,“我認為,舉行我們兩國之間總統級別的會面,每一步都變得越來越難。這很睏難,是因為已經存在某種很難跨越的界限。”但他補充說,“儘管如此,我們必須嚐試去結束(這場衝突)。”

俄羅斯總統普京 圖源:俄羅斯塔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 圖源:俄羅斯塔斯社

  塔斯社稱,早些時候,澤連斯基曾表示,他不需要為與普京的會面做準備,因為他已經準備好討論任何問題。

  對此,俄羅斯常駐聯合國第一副代表德米特里·波利揚斯基認為,澤連斯基稱只願意與普京會面以繼續談判進程的言論是“純粹的公關”。他說道,“這當然是純粹的公關。外行人不明白,最高級別的談判必須先非常仔細地準備,議程必須得到雙方同意,而且肯定已經取得一些專家方面的進展,否則沒有必要談。”

  此前在5月13日,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稱,俄羅斯不會拒絕普京與澤連斯基的直接會晤,但是會晤不可能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舉行。他指出,會晤的準備工作應該包括製定相關的文件,之後再在最高級別會晤中敲定。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