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男子酒後駕車致同伴身亡,賠償責任如何劃分?

2022年05月26日13:37

新京報訊(記者 薄其雨)5月26日,新京報記者獲悉,近日,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順義法院”)審理了一起因交通事故引發的民事糾紛,17歲男子程某酒後駕駛金某的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同伴文某死亡。法院判決程某及其監護人、車主金某、相撞車輛車主分別承擔一定比例的賠償責任。

某日夜晚,程某酒後駕駛金某的摩托車,載著金某和文某駛上公路。行至某路口時,與路先生駕駛的小轎車相撞,隨後,摩托車又與董先生停放在路邊的小型轎車左後部相撞,造成文某死亡。文某父母將程某及其父母、金某、路先生、董先生及兩家保險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各項損失200餘萬元。

順義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中,交通管理部門作出的事故責任認定適當,法院予以確認,但事故責任不完全等同於民事賠償責任。路先生駕駛機動車時未按規定讓行的違法行為,與文某死亡後果有因果關係,其對文某死亡後果具有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程某已經17歲,應當知道其無駕駛機動車資格,在飲酒後駕駛機動車且違反行駛速度規定未安全駕駛的違法行為,與文某死亡後果也具有因果關係,其對文某死亡後果同樣具有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順義法院表示,鑒於程某事發時系未成年人,程某父母作為其監護人,應當對兒子程某造成的損失承擔侵權賠償責任。金某作為摩托車實際所有人,應當知道程某無駕駛資格及飲酒卻仍然讓程某駕駛其機動車,其對文某死亡的損害後果發生也有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文某應當知道程某未取得機動車駕駛證,卻仍乘坐其駕駛的摩托車且未佩戴安全頭盔,其上述違法行為雖然不是導致該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但是與其死亡後果的發生及擴大有過錯,應當適當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根據上述賠償原則,對於原告因此事故造成的合理損失,法院確定首先由兩家保險公司分別在交強險有責、無責限額內先行承擔賠償責任,因此次事故涉及多人受害,對於交強險限額法院予以酌情分配。對於交強險賠付不足部分,法院根據各自過錯程度,酌情由文某自行承擔8%的責任,由路先生承擔46%的賠償責任,由金某承擔23%的賠償責任,由程某及其父母承擔23%的賠償責任。對於路先生應當負擔的部分,因其所駕車輛在保險公司亦投保了商業三者險,因此先由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限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其自行負擔。

最終,順義法院一審判決,兩家保險公司在保險範圍內共計賠償104萬元,程某父母與金某各賠償文某父母36萬元。

校對 王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