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教材插畫人物醜陋引爭議 設計師曾表示書籍設計是一種情懷

2022年05月27日09:18

  5月26日,關於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簡稱“人教社”)出版的小學數學教材中插畫人物長相醜陋、引人不適的話題,多次衝上熱搜,引發廣泛關注。值得一提的是,該教材自審定以來,已經使用了10多年。

爭議教材 截圖
爭議教材 截圖

  面對大量網友質疑,當天人教社發佈《關於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學數學教材插圖的說明》稱,針對社會各界好的意見建議虛心採納,已著手重新繪製有關冊次數學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圖。同時,舉一反三,全面評估所有教程,提高設計質量。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注意到,備受爭議的插畫來自人教版小學數學教材,涵蓋一年級到六年級,於2012年或2013年審定,版式設計和插圖來自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

  公開資料顯示,該工作室負責人吳勇畢業於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裝潢系書籍裝幀專業,還曾以汕頭大學長江藝術與設計學院視覺傳達主任、教授,中國出版協會書籍裝幀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平面設計藝術委員會委員,國際設計師聯盟AGI成員等眾多頭銜亮相。

  2018年一則行業自媒體對吳勇的介紹提到,他曾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華辦事處藝術顧問,中國青年出版社美編室副主任等職。他在1998年建立北京吳勇設計事務所,致力於平面、產品、空間、數媒的設計與研究。他曾獲邀設計《中國電影誕生一百週年》等郵票、《畫魂》、《無盡的航程》、《書築·介入》等書籍;建築作品“北京順誠文化中心”入選《2015中國建築藝術年鑒》;作品曾獲香港設計師協會金獎、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商業類金獎、GDC07海報類銀獎、東京TDC獎、中國最美的書獎等。

  吳勇的主要出版物:《書籍設計四人說》、《+-2000吳勇平面設計》、《有事沒事——與當代藝術對話》,日本《IDEA》等多家雜誌媒體曾多次採訪、介紹其作品及設計理念。他曾獲邀在東亞書籍論壇、塞萬提斯學院、中國美院等院校及社會機構作演講幾十場;並獲邀在中央美院、清華美院、廣州美院、德國奧芬巴赫國立藝術與設計大學、韓國ACA設計學院等院校開設課程及工作坊。

  對於自己的工作經曆,吳勇在2018年接受行業自媒體“站酷網”微信公眾號採訪時這麼說:“大學畢業,我有幸被選進中國青年出版社工作,直到九十年代末下海前,成為了最年輕的處級幹部。從出版社出來後成立設計事務所,距今剛好二十年。期間,見證了出版社的體制變革,書籍設計的內容與形式也隨之產生質變。同時,1996年左右,個人電腦與彩色膠印的普及,替代了墨稿與鉛印的流程模式,使得設計的手段和印刷表現方式也產生了根本性變化。這些體制、技術、載體的變革都對書籍設計的變化和發展產生了巨大影響。”

  在這篇題為《吳勇:書籍設計是一種情懷》的採訪文章中,對於自己從事書籍設計的理念,吳勇說:從“好看”轉變為“好閱讀”,其實是設計視野與格局的不同使然。這種轉變摒棄了唯“書衣”論、唯“整體設計”論的狹隘裝幀觀。通過對信息的秩序梳理、設計轉換成愉悅及功能化的視覺導讀,試圖給予讀者更為多元的閱讀享受和思維空間。它借助形態、編輯、材料、信息、工藝、成本設計,甚至物化的“五感”體驗性設計,努力調動讀者的“全感官”官能享受,從而形成場景化的閱讀設立,實現讀者潛意識的心理訴求,進而與書籍本體產生共鳴。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還注意到,在上述這篇行業自媒體的採訪中,引發爭議的人教版《小學義務教育教科書·數學》插圖作品也被作為吳勇的經典作品呈現。

  在另一篇來自設計行業自媒體“Design360°”微信公眾號的文章《吳勇:設計圈似乎病了,大家都被傳染了》之中,吳勇認為:“首先,我不太恭維現行的設計教育。因為體制內都在忙於學校的評估升格,教師忙於填表升職,最終院校與社會脫節;與設計界無交流的三流大學,卻能獲得博士點的設立,所培養的博士與社會既沒交流又無實踐能力,可能會繼續誤人子弟!而博士學位則是大多數能進入高校任教的必需門檻,這樣的局面若繼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其二,設計師忙於生計,許多獲獎獎項只著重商業需求,而非個人建樹上的研究。所以有人笑言:中國設計未能形成有影響力的行業,是因為設計師沒文化。大家都在琢磨流行什麼,跟什麼風是最占優勢的、能獲獎的。”

  吳勇表示:“所以,最有赤子心的還在學生中,心中有理想,有純粹的激情,智慧火花在閃爍,這是寶貴的!他們未來的力量是顯而易見的。”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