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最低工資是糖衣陷阱

2022年05月28日08:30

最低工資現時每兩年一檢,時薪37.5元的最低工資經過四年的「凍薪」後,近日有勞工團體要求最低工資加逾兩成至時薪46元或以上,並將兩年檢討改為每年檢討,這表面可以贏取部分基層勞工的掌聲,但其實絕對是糖衣陷阱。

 

法定最低工資自2011年5月實施以來,已由初期時薪28元增加至目前的37.5元,累計升幅達33..9%,跑贏同期通脹,大幅增加商界的勞工成本,受到第五波疫情衝擊,本港今年第一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實質下跌4%,不少企業面結業的壓力,再大幅上調最低工資,最終迫使部分經濟困難企業走上結業之路,工人最終飯碗也難保。美國就業政策研究所(EPI)最近的一份報告亦指出,發現最低工資上漲將使美國經濟損失大約 200 萬個工作崗位,香港絕對要引以為鑑。

 

增加最低工資對沒有工作經驗的年青人、新移民、年長人士、殘障人士就業更加不利,因這會令僱主傾向聘請工作能力較高或經驗較多的員工。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Irvine)發現,85%的相關學術研究顯示,在最低工資上漲的情況下,低技能工人往往要面對失業風險。

 

部分企業近年為減輕人力成本相關方面開支,寧願多花資源投放在科技上,有連鎖餐飲集團開發了「炒飯」機器,連廚房工人都可以省卻;市場上已有AI機械人送餐、冲調飲品等。各大超市集團近年紛紛安裝自助收費機。疫情期間已經見到很多機械人在商場不停消毒,若最低工資不斷上升,令勞工成本不斷上脹,基層勞動力只會逐漸被機械人及自動化機器所取取代,工種的選擇將愈來愈少。

 

香港缺乏完善外勞輸入制度,部分行業例如護老業往往出現人手不足問題,最低工資實施後更加劇相關情況,因為薪金距離的收窄,一些基層護理員工轉行至其他勞動性較低的職業如保安員。若進一市調高最低工資,只會令部分基層工種人手不足問題更嚴重,不利香港整體發展。

 

調整最低工資水平同時會所帶來的「漣漪效應」,就以飲食業為例,一家食肆在普通員工之上,還有部長、主任、經理等,所以當將最基層的員工的最低工資水平提升,同時要其他高級員工的工資水平層層推上,增加經營成本。不斷上揚的最低工資最終只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令工作崗位不斷流失,最終只苦了基層員工。

 

撰文:何民傑  107動力召集人

The post 何民傑:最低工資是糖衣陷阱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資本平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