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這是一支打不死的皇家馬德里

2022年05月29日13:07

  「我們這支球隊就是如此,我們總是會證明我們還活著,仍有一戰之力,而且最終贏波。」

  比賽結束後,當被記者要求評價一下這場比賽的時候,賓施馬(Karim Benzema)用這句話作為了答案。在這場歐聯決賽上,皇馬距離失球一度無限接近,文尼(Sadio Mane)的射門被救中柱,沙拿(Mohamed Salah)的射門全靠高圖爾斯(Thibaut Courtois)高接低擋,但皇馬還是拿下了勝利。

  然而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個答案不僅適合描述今天的皇馬,其實也很適合過去這一個賽季的皇馬。

  即便他們在決賽只有兩次射正,但其中的一次,就已經足夠贏下比賽。

  在這場比賽前,皇馬並不是被外界一致看好的一方。

  整個歐聯淘汰賽期間,他們不乏輸波的時刻,不乏被對手連續圍攻的時刻,甚至不乏即將被淘汰出局的時刻。

  反觀利物浦,小組賽六戰全勝,淘汰賽無一輸波,進入賽季末,利物浦還保有成為四冠王的可能性。雖然最終在英超冠軍的爭奪中不敵曼城,但整個賽季下來,利物浦的表現還是得到了外界的稱讚。

  但這些東西在歐聯獎盃前,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沒有人看好皇馬,反而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幫助,這也給了我們更多的鬥志,更多的動力以及更加堅定的意志和投入。」

  就像皇馬教練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所說的,沒有人看好有時並不是一件壞事,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以更加輕鬆的心態來應對這場比賽,不管是在戰術上,還是心態上。

  比賽前的幾個小時,作為後備的施華路斯(Dani Ceballos)緊張到睡不好午覺,但他卻發現,作為鐵打主力的賓施馬、卡華積(Daniel Carvajal)、摩迪(Luka Modric)等人還有心思在一旁打牌。

  之前的十三座歐聯獎盃,早已化為了這些老皇馬人的最強底氣。

  雖然這些球員年齡都不小了,但經過了前期的休養生息,這些老將在單場比賽裡,終歸能迸發出驚人的能力。尤其是在安察洛堤的精妙戰術之下。

  今場比賽,兩支球隊的正選陣型和人員都沒有超出很多人的預料,基本都排出了各自手頭上的最強陣容,但在不同的戰術下,這些球員卻打出了完全不同的樣子。

  開場之後,利物浦就開始實施高位逼搶,意圖快速拉高節奏和強度。

  這是英格蘭球隊在歐戰層面的最大優勢,作為身體素質全面佔優的他們,常規的選擇就是在體能充沛階段快速建立比數優勢。

  這一點,上一次奪冠時的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在賽前就告誡了自己的皇馬隊友:

  這樣的經驗,永遠不會過時。

  這場比賽的開局階段,利物浦的領軍人物是文尼,他不停地回撤、拉邊,幫助各個方向的隊友打出進攻:

  在比賽的第20分鐘,甚至在中路一挑三,打出了一腳中柱的射門:

  你很難相信,奉獻這樣精彩表現的是一名30歲老將。

  那時的利物浦,只要再有一名球員能夠打出過硬的表現,能夠在某些回合支援一下文尼,或許他們就能攻破高圖爾斯的十指關,然而這個人不會是迪亞斯:

  此前在淘汰賽階段表現出色的迪亞斯(Luis Diaz),今天在卡華積身上難以打出優勢。

  這也是難免的,畢竟他在2021年還只是一名征戰葡超聯賽的球員,你不能奢望他在來到利物浦的短時間之後,就能在歐聯決賽這種場合打出關鍵性的表現。

  更應該被寄予這種厚望的,其實是沙拿,然而埃及人在上半場的持球表現是這樣的:

  的確,他有著一些攻門的鏡頭:

  然而作為球隊的核心,僅僅是這些射門還不夠,如果想要不影響球隊的攻守平衡,要麼保證在門前把餅吃到嘴裡,要麼自己幹活為隊友送餅。

  很顯然,沙拿都沒有做到。

  這樣一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文尼的作用開始逐漸消退,皇馬來到了發揮自己能力的時間段。

  賽前,今場比賽在戰術上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雲尼斯奧斯(Vinicius Junior)和阿諾特(Trent Alexander Arnold)之間的對決。

  作為英格蘭在邊後衛位置上的青年才俊,阿諾特在進攻端的才華毋庸置疑,但他經常給對手留出進攻空間,而皇馬在歐聯淘汰賽擊敗巴黎、車路士、曼城的關鍵,就是雲尼斯奧斯所在的左路。

  然而在今天,巴西人和他身邊的大哥賓施馬,在攻堅階段還是遇到了一些困難:

  利物浦非常重視這一路的防守,在不發力的時候,軒達臣(Jordan Henderson)和阿諾特只有一人會參與到進攻端,干尼特(Ibrahima Konate)也非常重視對這一路的橫移保護。

  所以,皇馬在自己傳統優勢的左路始終沒有獲得足夠的空間。

  這個時候,其實應該把視線放寬。利物浦在防守中如此注重對這一路的保護,那麼在球場的遠端,必定會暴露大量的空間,真正的進攻機會,其實會出現在那裡。

  於是在上半場臨近結束前,賓施馬在羅拔臣(Andrew Robertson)身邊找到了機會,但最終被判為入球無效:

  這個判罰引發了一定的爭議。

  從另一個角度的重播可以看到,最後一次觸球的球員是利物浦的法賓奴(Fabinho Tavares):

  所以如何判定法賓奴的觸球性質就成為了這次判罰的關鍵。

  如果認定法賓奴的觸球動作是主動傳球,那麼處於越位位置上的賓施馬就不會被判越位,入球就應該是有效的,但如果認定法賓奴的觸球動作不是傳球,那麼比倒數第二名防守球員——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更接近底線的賓施馬自然就是越位的。

  最終在和VAR商討之後,當值球證圖爾平認定賓施馬越位,入球無效,也就是認定法賓奴的動作並非傳球。

  雖然入球無效,但通過這次進攻,皇馬其實發現了自己的進攻通道。

  雲尼斯奧斯一側縱使有著理論上的進攻機會,但其實並不好打,如果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這一側,相當於腳踢鐵板,受傷的只會是自己。

  「今場比賽的節奏不在我們手中,但在那粒入球被吹越位之後,我們找回了比賽狀態。」

  就像賓施馬所說的,下半場回來不久,皇馬就收穫了這個幫助他們贏得比賽、拿下冠軍的入球,進攻正是來自於右側:

  失球之後,利物浦開始反撲,尤其是沙拿,終於不再划水:

  在他的帶領下,利物浦的右路也開始向前猛攻:

  在這段時間,皇馬的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但除了外圍的隊友不斷覆蓋之外,卡斯米路(Carlos Casimiro)、艾拿巴(David Alaba)和米利唐(Eder Militao)三人協力封住了最關鍵的12碼點區域。

  這讓利物浦的進攻遠離了最危險的禁區內,要麼在外圍嘗試遠射:

  要麼入球被封堵出去:

  必須要承認,比賽後半段的沙拿表現的確比上半場好了很多很多,但令人惋惜的是,那時的迪亞斯已經下場,那時的文尼已經枯竭。

  就像上半場無人有效支援文尼一樣,下半場也無人有效支援沙拿。高普沒能把鋒線三叉戟的輸出調整到同一時間,反而打成了接力的效果,文尼體能耗盡之後,沙拿再接過他的大旗。

  平時的聯賽對手,或許會在這樣的攻勢下倒下,但今天他們的對手是皇馬,是高圖爾斯(Thibaut Courtois):

  於是進入80分鐘之後,利物浦的攻勢反而不升反降,隨著皇馬用傳導和反擊連續打斷他們的圍攻狀態,利物浦沒有了上演奇蹟的可能性。

  即便最後時刻,他們把自己的中堅都推到了門前,也沒有影響賓施馬和他的隊友們為這間球會,拿到第十四座大耳朵盃。

  「到了下半場,我們一如既往地做到了,贏下一場決賽。」

  雖然賽前並不被大多數人看好,但皇馬的奪冠並不超出預料,因為他們今季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當他們首回合輸給巴黎聖日耳門的時候,當他們被車路士拖入加時賽的時候,當他們被曼城兩球領先的時候,太多太多的時候,世人都覺得皇馬即將止步於此,但後者還是站了起來。

  從這個角度來說,真正的強大,並不是膀大腰圓,而是始終無法被擊倒。

  所以他們反勝了巴黎聖日耳門,所以他們戰勝了車路士,所以他們逆轉了曼城,而在今天,僅僅用一腳射正就完成了奪冠。

  或許很難解釋,但這就是皇馬在歐聯賽場的底蘊。

  「利物浦這個賽季沒怎麼輸過比賽,但是需要承認的是,在皇馬贏得歐聯就是比在其他的球隊更容易。」

  」這些年的傳統,以及球迷的熱情,這是非常特殊的。皇馬人都是從小培養的,這就是皇馬的特殊之處。」

  對於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這樣的意大利教練來說,他更願意把比賽的勝利歸結到球員頭腦中的靈光一現,他不像現在的年輕教練,想要把球員的每一個念頭和動作都拆解成數據,從而將其培養和改造為一個又一個機器人。

  然而足球不是這麼無聊的東西,他的魅力源自於不可預知性,單場比賽里是如此,過去的十四座歐聯,其實也是如此。

  拿下這場關鍵的勝利,對皇馬來說還意味著很多。

  作為歐超聯賽的發起者,佩雷斯(Florentino Perez)在過去這一年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事實上,皇馬離不開歐聯,歐聯也離不開皇馬。

  分裂永遠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坐在一起共商大事才是更有前途的出路。不管是來自電競的壓力,還是來自疫情的影響,如今的足球世界的確面臨著多方的掣肘,但至少在這一天,大家都感受到了足球的獨特魅力,而這份魅力由皇馬製造。

  而且,拿下歐聯的賓施馬,已經可以等待金球獎的加冕了。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