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每一個奮鬥的你】走近內蒙古大興安嶺的“林二代”:“守護林海”是刻在骨裡的傳承

2022年06月01日19:17

編者按:

每一個努力生活的中國人,都是最美的奮鬥者。也正是因為億萬奮鬥者,才有了今日之中國。十年,致敬每一個奮鬥的你。讓我們一起,踔厲奮發新時代,篤行不怠向未來。

中新網內蒙古大興安嶺6月1日電 題:走近內蒙古大興安嶺的“林二代”:“守護林海”是刻在骨裡的傳承

  作者 張瑋 趙興祖

  “至今,我仍記得小時候看著父親騎馬巡護林間的樣子,可帥了。”王炳龍是正宗的“林二代”,生在林區、長在林區,畢業後又回到林區工作。

  5月底6月初,夏天才悄悄走進內蒙古大興安嶺,樹綠花開,凍土融化,萬物複蘇。

  而這段時間正是林區春防緊要期和頂漿造林期,王炳龍兄弟三人忙碌在林海深處。

  “其實,我家有兄弟5個,也都曾是林業工人。”王炳龍給記者講起他們一家與林區的緣分。

  1965年,王文忠夫妻倆帶著大兒子和剛出生的二兒子,從河北老家來到莫爾道嘎森工公司太平林場當起了護林員,一幹就是一輩子。

  之後,3個兒子相繼在太平林場出生,王炳龍是老幺。

  在王炳龍的記憶里,兄弟5人從懂事那天起,白天跟著父親“翻山越嶺”,晚上便纏著父親給他們講森林里的故事。

  “父親對林區的熱愛從小就埋進了我們心裡。”王炳龍說。

  自小在林場長大的兄弟5人,見證了林區的發展。在父親的影響下,20世紀80年代,王炳龍的4個哥哥陸續在太平林場生產建設一線參加工作。

  1974年生人的王炳龍則在1991年被分配到莫爾道嘎森林調查設計大隊。“當時,森調隊工作任務重,人員不足,我便加入了森調隊伍。”

  31年間,王炳龍一年中有半年時間在外作業,每次至少在山裡徒步15公里。

  “算一算,到目前,我大概累計徒步了83700公里,可以繞地球兩圈。”聊起森調工作的辛苦,王炳龍卻開起了自己的玩笑。

  一個月前,王炳龍帶領著隊友入山進行前期森林調查設計工作。“那時候雪還沒化,最深的地方都齊腰深,每天走十幾公里的山路,就是為工程項目開展提供準確的數據保證。”

  “我二哥、四哥所負責栽苗的區域就是我參與調查設計的。”王炳龍指著地圖上太平林場的作業林班位置說道。

  老二王炳新是林區的老駕駛員。工作37年,他開的車從最初的運材車“換成”如今的運苗車。

圖為王炳新(右一)和四弟王炳權一起卸苗。 包文君 攝
圖為王炳新(右一)和四弟王炳權一起卸苗。 包文君 攝

  這幾日的退化林修復工程時間緊、任務重,為不延誤工期,王炳新每天開車往返於苗圃和林場之間。

  公路至修復現場還有2公里,因道路泥濘,苗木只能通過拖拉機進行二次運輸,王炳新便再駕駛著拖拉機將苗木運輸到現場。

  只有在卸苗的間隙,王炳新才能見到一週未見的四弟王炳權。

  肩上扛著稿,手裡拎著裝滿樹苗的桶,工友在前面用割灌機旋開草皮,王炳權緊緊跟在後面,彎著腰,用鋤頭刨出土坑,從桶內輕輕取出雲杉幼苗栽到坑內。

  “每天這樣的動作,他要重複數百次。”王炳新遠遠地看著四弟,滿眼心疼。

  即使多時未見,兄弟倆也僅有簡單寒暄的時間。

  自從兄弟5人參加工作後,父親王文忠曾經常把他們叫到一起,叮囑他們要熱愛森林、守護林區。

  王炳權仍記得1992年安格林林場發生森林火災。“當時,我們兄弟5在火場相遇,一同與那場森林大火鏖戰了15天。”

  2016年,老三王炳強調離林業戰線;2021年,老大王炳軍因病在家休養,也離開了工作崗位,只剩兄弟3人繼續守護著這片林海。

  父親去世後,82歲的母親獨自生活。除了防火季,兄弟5人經常去母親那裡聚一聚。

  “與熊崽子鬥智鬥勇,被母熊追著滿林子跑;把狼崽子誤當小狗,差點兒被狼群圍攻……”王炳龍笑道,“我們哥兒5個給母親做一桌可口的飯菜,把酒言歡,聊一些工作中遇到的新鮮事。”

  青山作證,作為“林二代”,兄弟5人用汗水滋潤著、用雙腳丈量著父親用一生守護過的地方,這片森林也承載著刻在他們骨子裡的回憶。(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