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姆林宮前公主”的男人 為何突然辭別普京?

2022年06月02日19:58

  來源:環球人物

  葉利欽女婿被傳突然卸任總統顧問,

  辭職原因不明。

  作者:馮璐

  20年前,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披露出一條重磅政治八卦:俄羅斯首任總統葉利欽的老部下尤馬舍夫成了葉利欽愛女塔季揚娜的第三任夫君。兩人沒有公開舉行結婚典禮,婚姻登記是秘密進行的。

· 年輕時的尤馬舍夫和塔季楊娜。
· 年輕時的尤馬舍夫和塔季楊娜。

  塔季揚娜是當時俄羅斯政壇“最有影響力的女人”,有“克里姆林宮公主”之稱,而尤馬舍夫曾是記者出身的總統顧問,對葉利欽忠心耿耿。他們各自有兩個前任並育有孩子。

  很多人猜測,這樁半路婚姻或多或少摻雜了彼此的政治野心。事實也證明,在葉利欽家族的光環下,尤馬舍夫一直在俄政壇保有一席之地。

· 塔季楊娜和第二任丈夫的結婚照。
· 塔季楊娜和第二任丈夫的結婚照。

  然而,據路透社、俄羅斯報紙網等外媒報導,就在最近,64歲的他突然主動辭職了——這和其追隨一生的嶽父葉利欽1999年的做法倒是如出一轍。截至目前,尤馬舍夫已經擔任總統顧問累計超過20年。

  人們紛紛猜測個中原因,但沒有確切結論。

  對此,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回應,他還沒看到相關文件,暫時無法證實或否認該消息,等確認後,會對尤馬舍夫的去向問題做出說明和澄清。路透社則分析認為,他的辭職將切斷普京與親近西方的葉利欽時代僅存的聯繫之一。

  心腹和女婿

  尤馬舍夫眼神犀利,不苟言笑,看起來頗有城府。

·尤馬舍夫。
·尤馬舍夫。

  他出生於俄羅斯佩爾姆,並在那長大,直到考上著名的莫斯科大學,這才從小地方跑到了大城市。

  正是在大學期間,他遇到了第一任妻子韋德涅娃。兩人的婚姻並不幸福,很快就離了。不少人認為,尤馬舍夫其實是為了莫斯科居留許可,經過一番精心算計,才選擇與韋德涅娃成婚的。

  婚姻失敗,事業卻順風順水。尤馬舍夫先是去部隊服役了兩年,然後去《共青團真理報》擔任記者,很快以過人才華而嶄露頭角。

  蘇聯時代,《共青團真理報》是蘇聯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委員會機關報,很有信譽。蘇聯解體後,這份報紙逐漸成了讀者眼中的“主流八卦報”。

·尤馬舍夫。
·尤馬舍夫。

  80年代末期,尤馬舍夫應邀為一部反映葉利欽工作和生活的電視片擔任撰稿人,這使他有機會進入葉利欽視野。

  在他的協助下,葉利欽的第一本自傳於1990年問世。蘇聯解體後,葉利欽當選為俄首任總統,尤馬舍夫隨即幫他撰寫出版了第二部自傳《總統日記》。

  1996年春天,在葉利欽競選連任面臨嚴峻挑戰的危機關頭,尤馬舍夫與塔季揚娜同時進入葉利欽競選班子,為葉利欽競選東奔西走。兩人同舟共濟,為葉利欽連任總統立下汗馬功勞。

  在此期間,彼此也打下了感情基礎。

  葉利欽連任後,尤馬舍夫被任命為總統顧問,負責媒體和公共關係事務。後來,出於政治安排需要,他離開這一要職,但始終追隨葉利欽左右。

  一直以來,人們對於尤馬舍夫的關注,也總會有意無意與葉利欽扯上關係。

·葉利欽(左)和尤馬舍夫。
·葉利欽(左)和尤馬舍夫。

  葉利欽的連任任期原本要到2000年8月才結束,然而,在1999年12月31日,他發表新年賀詞時宣佈:“今天,本世紀的最後一天,我將辭職離去。”

  幾分鍾後,他將“核鑰匙”移交給時年47歲的總理普京,就此提前卸任。

  對於這一點,與葉利欽情同父子的尤馬舍夫早就知情。“他看起來是如此的高興,如釋重負。”尤馬舍夫日後在接受採訪時回憶當時的情境。

  葉利欽辭職時,尤馬舍夫正忙著給嶽父整理第三本自傳《總統馬拉松》。2000年,這本口述體回憶錄問世。也是在同一年,尤馬舍夫成為葉利欽基金會的創始人之一。該基金會的目標是支持年輕人才。

  7年後,葉利欽死於心臟病。這對於尤馬舍夫來說,莫過於晴天霹靂。從在莫斯科當碼字工的外地人,步步躍升為社會名流,尤馬舍夫的勵誌人生離不開嶽父的提攜。

  而失去“靠山”的尤馬舍夫,也就此進入完全不同的人生階段。

·尤馬舍夫和塔季楊娜。
·尤馬舍夫和塔季楊娜。

  普京的“親密朋友”

  2000年普京首次當選總統後,尤馬舍夫繼續在普京團隊中擔任總統顧問一職,直至近期辭職。儘管這個職務沒有薪酬,但屬於一種特殊身份。很多人對此解讀為,普京給葉利欽家族留出了一定的“政治空間”。

  從辭職到逝世的7年里,葉利欽的生活堪稱優渥。即使在葉利欽逝世之後,普京也繼續“關照”葉利欽家族,尤馬舍夫夫婦依舊過著不錯的生活。

  在俄羅斯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普京接任總統前,曾和葉利欽達成保障葉利欽和其家人安全的協議——葉利欽在任期間試圖重整經濟,但沒成功,一時間出現很多流言。有觀點認為,他的主動辭職,保住了晚年體面的生活,也保住了整個家族的利益。

  尤馬舍夫否認了這一點。他信誓旦旦地公開表示,葉利欽只在離任前拜託過普京一件事,那就是“照顧好俄羅斯”,“普京並沒有辜負葉利欽的囑託,帶領俄羅斯擺脫了困境”。

  很長時間以來,尤馬舍夫夫婦為葉利欽的政績辯護,澄清各種謠言,盡力扭轉葉利欽在俄羅斯人民心目中的形象。

  與此同時,夫婦倆也“高調力捧”普京。在不少俄羅斯人眼中,他們已然成為普京的親密朋友。

  尤馬舍夫對外表示,普京不是一個貪戀權力的人,他之所以幹了20多年,只是為了俄羅斯能夠平穩運行。

  塔季揚娜也曾在採訪中提到,普京是一個令人信服的接班人,他強而有力、性格剛毅、能承擔責任,還很快就收拾了局面。

· 年輕時的塔季楊娜。
· 年輕時的塔季楊娜。

  2020年1月,塔季揚娜過60歲生日,一家人有說有笑之際,突然迎來神秘來客——普京帶著一捧花親自前往塔季揚娜的家中,送上生日祝福。一大批特工緊隨其後,將房子團團圍住。

· 普京突然到訪塔季楊娜的家。
· 普京突然到訪塔季楊娜的家。

  當時,普京和塔季揚娜行了貼面禮,隨後又送上了精心準備的生日禮物——一套精美的皇家瓷器。

  俄羅斯媒體報導此事後,不少網友評論說,現場畫面“其樂融融”,完全是一家人的感覺。

·普京給塔季楊娜送花。
·普京給塔季楊娜送花。

  富貴閑人

  不可否認的是,有寡頭集團支持的葉利欽家族,迄今仍在俄羅斯政治生態中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力,但尤馬舍夫夫婦的聲望,並不足以支持他們走上前台。政治實權不太可能再有葉利欽家族的份。

  夫妻倆的重心,逐漸從政壇轉到了商業。該國關於塔季揚娜收受金融寡頭餽贈的別墅、豪車,開公司斂財,在海外擁有巨額私產等傳聞越來越多。據俄媒估計,塔季揚娜的總資產已超過2億美元。

  還有報導稱,尤馬舍夫悄悄從事起房地產開發工作,在 “莫斯科國際商務中心”帝國大廈和“城市”商業中心均擁有近半股份。由於此前他仍然具有總統顧問身份,這些資產都放在了親戚名下。

· 葉利欽和塔季揚娜父女倆。
· 葉利欽和塔季揚娜父女倆。

  對於這些傳聞,葉利欽家族統統否認,稱這些都是葉利欽的政敵們捏造出來的謠言。

  與此同時,俄羅斯政府對政客在國外銀行存款等問題,製定了更為嚴格的規定,這被不少外媒解讀為,普京在“未雨綢繆”,為葉利欽家族的“回歸”增添難度。

  尤馬舍夫夫婦似乎也誌不在此。兩人20年前成婚,很快有了共同的女兒瑪麗亞。2009年,一家三口擁有了奧地利國籍。4年後,這對夫婦帶著女兒瑪麗亞搬到了奧地利。

·尤馬舍夫的女兒瑪麗亞。
·尤馬舍夫的女兒瑪麗亞。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俄烏衝突爆發的2月24日,瑪麗亞曾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張烏克蘭國旗照片,並配上了一個“心碎”的符號,此舉被認為是她在 “反對俄方對烏克蘭動武”。

·瑪麗亞的社交媒體截圖。
·瑪麗亞的社交媒體截圖。

  尤馬舍夫沒有對此發表過明確觀點。他在政界的“存在感”似乎也在弱化,對當局決策影響極為有限。佩斯科夫受訪時曾提到,已經不記得尤馬舍夫上一次出現在克里姆林宮或與普京交談是什麼時候了。

  當然,尤馬舍夫和妻子仍具有俄羅斯公民身份,並經常回去俄羅斯,但活動主要圍繞葉利欽基金會的發展,在政治方面鮮有行蹤報導。

  不可否認的是,尤馬舍夫的財運和官運一樣好。儘管其擔任總統顧問一職沒有薪酬,但他的妻子塔季揚娜一度位列俄羅斯最富有的女性之一。他和前妻的女兒也嫁給了俄羅斯首富,並很快給他生了個孫子。

  和當年主動“隱退政壇”的嶽父一樣,辭去總統顧問一職後,尤馬舍夫似乎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當個富貴閑人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