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佈丨核酸檢測采樣棉簽含致癌物?為何有人多次檢測為陰性後出現陽性?官方回應

2022年06月09日18:02

中國網6月9日訊 6月9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就做好核酸檢測工作、抓好疫情防控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佈會,國家衛生健康委相關司局、北京市衛生健康委以及有關專家就核酸檢測、猴痘和不明原因的兒童肝炎等熱點話題進行回應。

問題一:

城市發生聚集性疫情後,如何劃定核酸證明有效時長?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表示,聚集性疫情發生以後,要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科學確定製定核酸檢測策略,劃定核酸檢測範圍和頻次,避免盲目擴大開展全員核酸檢測範圍,將受檢的人員按照風險等級由高到低依次開展核酸檢測。封控區應在24小時內完成首次核酸篩查,管控區在48小時完成首次全員核酸篩查。

賀青華指出,目前國內疫情總體保持在比較低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關鍵是要提高監測系統的敏感性,確保疫情早發現、早處置。核酸檢測仍然是目前早發現最科學、最有效的手段。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人員不得外出,在疫情發生地的低風險地區和防範區確需出行人員,需要持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低風險地區、低風險人群,包括長期居家人群,沒有必要頻繁地進行核酸檢測。

“核酸檢測的重點應該放在高風險人群和高風險崗位的工作人員,以及有疫情的地區。各地可以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進行調整。如果沒有發生疫情,也沒有輸入風險,查驗核酸不應該成為一種常態。”賀青華說。

談及北京為何將公共場所核酸證明時間調為72小時內,北京市衛健委副主任李昂表示,北京是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效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和經濟發展。近期,北京實施了分區分級常態化疫情防控措施,為保持政策的連貫性,及早發現疫情風險,經過風險評估,北京市將進入公共場所核酸陰性證明由48小時調整為72小時。

“調整公共場所核酸證明時間是考慮到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平均潛伏期是在3天左右,72小時之內核酸檢測可以發現潛在的感染者。此外,也可以降低居民核酸檢測的頻次,儘量減少疫情防控措施給市民帶來的負擔,儘量減少對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產生影響。下一步,北京市將根據疫情形勢變化和防控實際需要,根據風險評估的結果,動態調整各項防控措施。”李昂說。

問題二:

是否有必要建設15分鍾核酸采樣圈?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表示,在各項疫情防控措施中,核酸檢測是迅速發現傳染源、鎖定管控目標,進而採取隔離等措施切斷傳播途徑的有效手段,是實現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的關鍵措施,在成功處置聚集性疫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特別是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速度更快、傳染性更強,部分感染者沒有明顯症狀,導致隱匿傳播,因此核酸檢測的作用更加突顯。必須堅定不移地實施‘以核酸檢測為中心擴大預防’策略,才能更早更快控製住疫情。”郭燕紅說。

郭燕紅指出,在常態化疫情防控過程中,口岸城市、省會城市和千萬級人口城市由於疫情輸入風險較高,建立步行15分鍾核酸“采樣圈”有利於為“應檢盡檢”“願檢盡檢”人群提供更為便利快捷的核酸檢測服務,有利於提高疫情監測預警靈敏性,有利於更早發現潛在風險、更快實施防控措施,避免出現大規模、暴髮式的聚集性疫情。

郭燕紅強調,15分鍾核酸“采樣圈”並非要求所有城市建立,主要是集中在輸入風險較高的大城市。是否建設15分鍾核酸“采樣圈”,要根據當地疫情發生發展情況和防控需要,因時因勢確定,不能“一刀切”。

“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老齡人口多,地區發展不平衡,優質醫療資源總量相對不足,一旦發生本土疫情傳播,勢必造成大量的人群感染,老年人、有基礎性疾病的脆弱人群易發展為重症。因此,疫情防控工作應當立足於‘防’,核酸檢測便是實現有效預防的重要手段。‘防’是最經濟最有效的策略,開展高效便捷優質的核酸檢測是非常必要的。”郭燕紅說。

近期,在疫情防控當中有部分地區對於不參與常態化核酸檢測的群眾採取罰款、拘留等強製性的措施,引發公眾的質疑。賀青華對此表示,疫情發生以後,核酸檢測就成了疫情區域常態化的檢測方法之一,疫情發生地應該根據當地的疫情形勢和防控需要,依法、科學組織好核酸檢測工作,明確核酸檢測人群、區域範圍和頻次,做好宣傳、組織和引導工作。呼籲廣大群眾依法遵守疫情防控的相關規定和要求,積極配合開展做好核酸檢測,履行好個人的防控義務,共同推動形成群防群控的良好社會氛圍。

“對於採取非法的、強製性措施的地區、單位和作出決定的個人,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將要求有關地方及時整改糾正,也請大家共同監督。”賀青華說。

問題三:

環境樣本核酸檢測陽性是否意味著環境中存在活病毒?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許文波表示,環境樣本中檢出核酸陽性不代表環境樣本中一定有活病毒。無論是死病毒還是活病毒,核酸檢測都可以檢出陽性,所以是否存在活病毒,要綜合研判。

許文波指出,環境樣本檢測,一定要注意樣本的來源。如果是來源於疫苗接種點,因為疫苗接種點使用的疫苗是完整的病毒顆粒製備的滅活疫苗,有完整的病毒核酸,核酸檢測會出現陽性。因此在疫苗接種點周圍環境里檢出陽性,大概率是滅活疫苗的核酸,而不意味著存在活病毒。

問題四:

咽拭子採集的深度力度會否影響核酸采樣效果?

李昂表示,根據國家衛健委發佈的口咽拭子的採集方法,在採集咽拭子的過程中,被採集者需要頭部微仰,嘴要略微張大,露出兩側的咽扁桃體,采樣者需要在兩側的咽扁桃體和咽後壁進行采樣。人體的口咽屬於柔軟的組織,因此在採集過程中既要保持有力度進行一些擦拭、刮拭,同時還要避免對咽後壁產生損傷,還要儘量避免採集的拭子觸及臉頰以及嘴唇。從現在的采樣結果看,各機構采樣操作還是科學規範的。

“咽拭子採集的深度,與黏膜接觸的時間,取樣的力度,采樣者和被采樣者之間的身高差距,以及被採集者在採集過程中配合程度都會對咽拭子采樣產生影響。因此,提醒公眾朋友,在參加核酸檢測的時候,要積極的支持配合采樣人員,按照其現場要求,規範做好采樣的配合動作,確保采樣效果。”李昂說。

問題五:

如何看代第三方檢測機構人為稀釋樣本?

近期,有多家核酸檢測機構因資質、操作不規範等原因受到查處。對此,郭燕紅表示,目前,我國提供核酸檢測服務的醫療衛生機構主要包括醫院、婦幼保健院醫療機構,疾控機構,以及醫學檢驗實驗室。其中,醫學檢驗實驗室通常被叫做“第三方檢測機構”,其審批、校驗和管理,與其他醫療機構一樣,均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的實施細則》、《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基本標準》的有關規定註冊、審批。

據介紹,審批的機構一般由設區的市級及以上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遵循醫療機構審批的工作流程和要求進行設置審批,按照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基本標準,審查第三方檢測機構科室的設置、人員、房屋和設施,分區佈局、設備,以及相應的規章制度等,條件符合要求之後,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第三方檢測機構便可按照核準的診療科目來提供檢測服務。

如果第三方機構要開展核酸檢測,必須要符合臨床基因擴增檢驗實驗室的相關規定,要具備生物安全二級及以上條件以及PCR實驗室的條件,在相應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進行登記備案。從事檢測的人員應當經過培訓,合格之後才能夠開展核酸檢測工作。

針對有檢測機構將五混一、十混一的核酸樣本,採用多管混檢的方式進行檢測,人為稀釋樣本,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李金明表示,混采的做法,五個采樣拭子、十個采樣拭子、二十個采樣拭子放在一個采樣管裡面,經過理論驗證、實驗室驗證,和在疫情發生地真實患者樣本的現場驗證,檢出率和單采樣本沒有明顯差距,檢測準確可靠。

“如果實驗室把十混一的樣本,到了實驗室以後再三個一混、五個一混,就變成了三十個合在一起,五十個合在一起,對樣本會有一定程度的稀釋,這是沒有經過實驗室的驗證,也沒有經過臨床樣本真實的現場驗證的,不能證明這種混合樣本跟單采樣本的檢出率是不是有差異。這就有陽性漏檢的風險。”李金明說。

李昂也表示,這種做法人為稀釋了樣本,違反了質量安全的有關規定,增加了漏檢風險和汙染機會,影響了檢測結果的準確性,干擾了疫情防控大局。對這種違法違規的行為堅持“零容忍”,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目前,北京涉事機構已被停止執業,對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已移交公安機關進行立案偵察。

問題六:

核酸檢測采樣“棉簽”是否含有致癌物?

近期核酸檢測采樣“棉簽”含有螢光劑、環氧乙烷等致癌物的傳言引發廣泛關注。有網友反映,做完核酸後噁心的感覺強烈,懷疑棉簽中含有刺激性的物質,會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李金明表示,采樣拭子並不是棉簽,其材質是聚酯或者尼龍纖維,與牙刷類似。製作采樣拭子,是將百萬個微小的纖維垂直均勻地覆蓋在拭子柄端上面,采樣時刷口腔里的咽後壁取細胞,然後放到保存液裡面,後續由實驗室進行相關的檢測。

“采樣拭子是屬於醫療器械,生產環境要求、質量監管非常嚴格,無毒無害是基本要求,采樣拭子生產過程中也不會產生有害的物質。至於采樣過程中間有不適感,或者有噁心的感覺,可能是有的人咽部比較敏感,刮咽後壁時會有異物感,產生癢感或者嘔吐的感覺。”李金明解釋表示,此外,采樣時,通常張開嘴,有的人軟齶會把舌根合在一起了,工作人員想保證采樣質量,就會往里探,要找咽後壁、扁桃體,因此會產生刺激,反應強烈的便會出現嘔、咳,一旦采樣完成後,便緩解。因此采樣對個體沒有傷害。

談及咽拭子、鼻拭子、肛拭子等不同采樣拭子的區別,李金明表示,在拭子樣本里,痰病毒含量最高,陽性檢出率也最高,其次是鼻咽拭子,口咽拭子。作為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早期以乾咳為主,痰不是唾液,很難獲取。鼻咽拭子的採集對采樣人員的操作水平要求很高,采樣過程慢,儘管檢出陽性率高於咽拭子,但是一般不用於大部分人群篩查,可以用於隔離人群的采樣。口咽拭子的采樣比較簡單,采樣速度快,所以在大規模人群篩查的時候,一般採用口咽拭子。

問題七:

為何有患者多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後出現陽性?

李金明表示,這種情況並不普遍,患者可能在被采樣時確實沒有感染病毒,在後來某一時間點被感染,從而檢出陽性。或者,患者在被采樣時正處於潛伏期,檢測結果呈現陰性,發病後檢出陽性。此外,患者在被采樣時病毒載量較低,在病毒載量增加時即會檢出陽性。

問題八:

猴痘和不明原因兒童肝炎是否可以通過核酸檢測發現?

許文波表示,猴痘是由猴痘病毒感染導致的一種人獸共患傳染病。中國CDC病毒病所已經建立了針對猴痘病毒基因雙靶標的實時螢光PCR方法。中國CDC已經對其敏感性和特異性在非洲塞拉利昂進行了驗證,因此我國有能力通過對疑似輸入病例的臨床標本開展實時螢光PCR檢測猴痘病毒的基因,可以及時發現潛在輸入的猴痘病例。

關於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許文波介紹,WHO定義為“不明”的原因是,自2021年10月1日以來,年齡為16歲以下患有急性肝炎,但排除常見的肝炎病毒(甲肝、乙肝、丙肝、丁肝和戊肝),且血清轉氨酶達到500個國際單位每升,這樣的病例定義為疑似病例,也就是一定要排除甲乙丙丁戊肝的感染。目前國際上還沒有確定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的病原體,其病因和發病機制仍在持續調查和研究中。

據介紹,截至2022年6月初,全球已有33個國家報告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疑似病例,共650例,此外還有99例未分類。疑似病例中,大部分來自歐洲(374例),其中至少38名兒童需要肝移植來救治,9例死亡。現階段,WHO建議採集疑似患者血液、尿液、糞便和呼吸道標本(必要時採集肝活檢標本)開展病原篩查,包括腺病毒、新型冠狀病毒、鉅細胞病毒、EB病毒、水痘病毒和單純皰疹病毒等。這些病原都可以通過實時螢光PCR方法進行檢測,我國已經具備了檢測上述病原體成熟的技術儲備、可靠的核酸檢測和篩查能力。

(編輯:趙曉雯)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