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新型城鎮化是村莊發展的最大前提,創新思路解決鄉村振興人、地、產問題

2022年06月10日11:38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李莎 北京報導

  鄉村發展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重要組成部分,人才振興則是其中的關鍵。

  “我們農村經營發展會遇到很多問題,但是目前我們面臨的最根本問題,是人和人才的問題。” 日前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主辦的中國鄉村大講堂之鄉村CEO對話專場研討會上,廣東省連平縣繡緞鎮沙徑村黨支部書記、村委主任廖仕鵬說。

  伴隨著城鎮化持續推進,農村空心化問題日益突出,由此帶來鄉村人和人才匱乏的問題。

  鄉村面臨的“人”的問題並非個例,江蘇宿遷蔡集鎮田窪村也遇到類似難題,該村黨總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吳沅鍇表示,由於多數勞動力外出打工,村莊留守老人多,勞動力匱乏。

  除此之外,多位參與研討會的一線“鄉村CEO”(即“中國農大-騰訊為村鄉村CEO計劃”學員)還討論了當前中國鄉村存在的產業發展與耕地保護之間的張力、產業發展與壯大、閑置資源盤活利用等共性問題,並分享了因地製宜的鄉村發展經驗。

  中國農業大學文科講席教授、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小雲表示,要正確處理鄉村發展與城鎮化的關係,要正確認識鄉村老齡化、空心化現實,推進鄉村產業多元化、現代化發展,再造新鄉村。

  因地製宜推進鄉村振興

  沙徑村地處粵北山區,屬於九連山脈,擁有燈塔盆地國家級農高區的區域優勢,目前村莊人口約1800人。

  廖仕鵬介紹,目前沙徑村的發展主要集中在三個板塊,一是完善基礎設施建設,保留村莊古色原味,夯實鄉村發展基礎;二是依託村莊的生態資源稟賦,發展生態養殖和山村文旅產業;三是建設本村信息網絡體系,增加線上電商服務項目,培養電商致富帶頭人,發展數字鄉村。

  相較而言,田窪村的區位優勢性相對明顯,距離市區大概3公里距離,圍繞全域建設國家農業公園的目標定位,重點發展農業和種植業,目前已建成核心區面積1.5萬畝,其中智能化玻璃溫室4萬平方米,各類設施溫室大棚18萬平方米。

  田窪村主要打造種植、研學為主的綜合性示範園區,幾大園區加起來每天約能帶動本村360人左右的賸餘勞動力就業。

  吳沅鍇介紹,田窪村2017年的村集體收入是3萬元,2020年農業園正式投產,在產業園帶動下,2021年村集體收入增加至63.9萬元。未來田窪村將重點打造“四園”,即花園、菜園、果園和梨園。

  與田窪村類似,杭州永安村稻香小鎮CEO劉鬆談到,永安村找準“稻香小鎮”的定位後,一方面通過引進優質品種和數字農業技術,拓展升級運營和營銷方式,將水稻畝均效益從2000元增加至6000元;另一方面拓展產業鏈,發展大米加工,打造米酒等大米加工衍生品業務,盤活閑置資產並開發“開春節”等特色品牌活動,實現村集體經營性收入和村民收入的跨越式增長。

  鄉村發展的人地產問題

  與城市相比,鄉村資源稟賦差異大,產業基礎相對薄弱,勞動力外流現象顯著,老齡化、空心化特徵明顯,鄉村發展面臨諸多難題,最顯著的問題主要集中於人、地、產三方面。

  廖仕鵬說,沙徑村的學校撤校後,村民為滿足子女的上學需求,需要去10公裡外的鎮上租房照顧上學子女。其後很多村民創造條件在鎮上買房陪讀,由此帶來沙徑村的第一波大規模遷居潮。

  農民到鎮上安家解決子女上學問題後,又面臨子女上學費用、家庭生活開支等經濟問題,因而很多人選擇到城市就業,第二波大規模遷居潮由此形成。

  “想方設法、砸鍋賣鐵也要去城里買房,最終導致我們村出現比較突出的空心化問題。” 廖仕鵬說。沙徑村不僅缺人,也缺人才,產業謀劃、產業建設、產業經營等村兩委人才都比較缺乏。

  鄉村發展的“人”的問題還突出表現在鄉村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方面。吳沅鍇介紹,田窪村現有戶籍人口5000人,常住人口2094人,常住人口中898人是老年人,占比近43%,另外還有部分留守兒童和婦女。

  吳沅鍇認為,老齡化程度加深帶來兩方面問題,一是很多老人由於患病無法參加勞動甚至行動不便;二是很多老人無法獲取收入,每天都需要服用藥物,身邊又沒有子女照顧。

  劉鬆表示,稻香小鎮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用地問題,“遊客過來了,但遊客的吃飯、住宿、研學需要配套的設施。”

  產業也是鄉村發展面臨的關鍵問題之一。昆明福安村鄉村CEO惠敏談到,通過鄉村振興實驗後,福安村基礎設施建設已基本完成,村容村貌得到很大程度改善,還盤活了閑置宅基地,修繕了3棟古民居,但該村業態發展問題顯著,目前村莊只有一家農家樂。

  “福安村的區位比較好,但來遊玩的人最多半小時就遊玩得差不多了,留不住人。” 惠敏說。

  解決鄉村發展問題新思路

  如何解決鄉村發展中的人、地、產問題?

  中國農業大學文科講席教授、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小雲表示,要想推進鄉村發展,首先要明確繼續推進新型城鎮化是村莊發展的最大前提。

  “所有人都留在村莊里種地,村莊是發展不了的。”李小雲表示,鄉村發展意味著要在不斷推進城鎮化和工業化的過程中實現鄉村發展,避免鄉村衰落。

  李小雲認為,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的發展過程,一定伴隨著鄉村的減少,所有城鄉的公共服務都均等化很難實現,因而一定程度而言鄉村空心化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如何解決鄉村發展問題?李小雲認為,一是要在具備一定規模、擁有地理區位優勢及文化等優勢,交通較便利等的村莊推進產業多元化發展;二是要面向現代化,推進鄉村產業現代化轉型。

  以老齡化為例,在鄉村老齡化顯著的現實條件下,李小雲認為,老齡化不是一個鄉村問題, 而是全社會的問題,鄉村發展無法解決老齡化問題。因而要轉變經濟和年齡的概念,引入智慧農業、數字農業和替代性技術等現代農業手段,發展新的“老人經濟”而非傳統的“老年經濟”。

  再以土地為例,在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等要求和政策規定下,要克服土地問題,李小雲認為,通過再造“農旅結合”是一個解題思路,即將耕地種糧與農旅相結合,“想辦法解決土地機會成本造成的問題,同時又保證耕地的基本性質。”

  在人才方面,為更好帶動鄉村發展,推進鄉村全面振興,中國農業大學聯合騰訊發起中國農大-騰訊為村鄉村CEO培養計劃,旨在培養一批具有農業產業規劃、對接政府與市場能力,也精通公司運作和產品營銷能力的鄉村職業經理人,緩解鄉村人才緊缺難題。

  整體而言,李小雲認為,“不能總是把鄉村固定在我們的概念里,將其視為一個過去的、傳統的、農業的、種地的鄉村。”鄉村CEO要帶動村民再造新鄉村,保留新時代的傳統,留下鄉愁,在此基礎上發展綜合性、現代化的鄉村。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