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促少談政治重振經濟

2022年06月14日03:00
梁振英認為,香港回歸後由經濟城市轉變成政治城市。

【星島日報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回歸二十五年,期間政治風波不斷。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表示,若香港深層次、制度性的問題處理不好,恐怕之後仍會再出現如佔中、國教風波等的事件。因此要正本清源,講清楚《基本法》初衷。梁振英在回歸前曾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有份草擬《基本法》,他指,當時的大眾市民都是關心經濟、民生,要求回歸後生活方式不變、「馬照跑,舞照跳」,香港是個經濟城市,但回歸後卻變成政治城市。

梁振英回憶起八十年代《基本法》起草階段,當時進行約五年諮詢,自己及後出任諮委會秘書長,正值《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因此主持了一九八八年第一次全港性諮詢。他指,每次落區,市民提問的第一條問題都一樣:「後生仔,你講我知,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時,我們用甚麼銀紙買第一份早餐?」諮詢會上大家關注的是經濟、民生事宜,「講政治、選舉、一人一票、完全自治是幾乎無。」梁振英指,《基本法》初衷可見一斑,「香港人當時要求(回歸後)生活方式不變,形象化地說是馬照跑,舞照跳,然後在香港有較好的生活。」

回歸前只關心經濟民生

  但這個經濟城市在回歸後有轉變,大型社會運動時有發生,訴求由反對國民教育、爭取普選、以至香港獨立都有。他憶述回歸前有內地草委來港,當時有香港人膽粗粗用普通話發言說:「香港不是政治城市,是一個經濟城市。」由於「經濟」和「政治」的普通話讀音相似,如今他返內地找當年朋友,對方都會開玩笑,「你們香港人回歸後一天到晚都搞政治,我們當時有沒有聽錯?」

  香港回歸後由經濟城市轉變成政治城市。梁振英認為,由八十年代中英談判、九七回歸至今,過去四十年時間,無將《基本法》初衷講清楚,無針對性地解釋《基本法》規定的香港政制、香港與中央與國家是甚麼一回事。政治是論述的角力,自身不將初衷講好,就會有人扭曲《基本法》初衷。

  梁振英重提他任特首期間的佔中事件,指過去有人提出香港人自己「閂埋門」選特首出來,不需中央任命,這是去中央化,不符合《基本法》,亦不符合當初政治制度設計的初心。他指,只是單純講「民主」二字,將民主說成大多數香港選民選出來的就是特首,這句說話很容易理解。亦有人利用香港的特殊性,引導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走向與內地割裂,佔中、黑暴期間暴露出相關問題。

有人用「民主」誤導年輕人

  他指出,近年香港人經常講「民主」,有人提出重啟政改、一人一票選特首等,但大家應看清楚《基本法》,行政長官產生前應由提名委員會提名,而不是公民提名,「點解有場佔中發生?主事的人清楚,但參加的很多是年輕人,曾與坐在夏慤道的年輕人聊天,他們不知道《基本法》的規定。」

  《基本法》亦訂明選出的行政長官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梁振英解釋相關的初衷,是因為香港行政長官不如外國一般城市,如倫敦、紐約的市長,他們權力相當有限,「權力有限,中央就不需要任命,我們在大廈選出一個業主立案法團主席,亦不需要中央任命。」但香港的行政長官較倫敦、紐約市長權力大,除了全國性法律、與《基本法》有牴觸的法律外,可以通過任何法律,特區有完全的財政權。這些權力並非人民授權,特首的大部分權力是中央授權。

講清楚初心 由教育做起

  梁振英亦認為,外國勢力一直存在於香港,但香港人正缺少這「細菌觀」,防範外國勢力,容易讓人有可乘之機。回歸前後,香港的國際政治都非常複雜。他形容,外國勢力就如細菌,雖然大家看不到,但雙手充滿細菌,要經常洗手,「香港這地方長久以來,(外國勢力)不一定看到,但威脅住我們安全。」他又指,即使新加坡,「這個國家在世界上可以得罪幾多人?」仍有相當強大的國家安全部門,因此香港亦有防範外來勢力影響國家安全、社會安全的必要。

  梁振英指,「過去二十五年,香港發生大大小小事件,我們需要總結,尋回初心。總結在今日國際環境下,要防範甚麼。如果不做好這些工作,我們的民生、經濟無辦法發展起來,香港會不斷出事。」他指,要讓香港人更全面、深入認識香港民主的特質,「講清楚初心」,由教育做起。他指,過去「教協不倒,教育無望」,如今「教協既倒,教育何去何從?」要培訓中小學教師,講清楚國家安全、國際關係、《基本法》初衷、為何不能與西方國家民主、主權國家民主作比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