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餘暉:陳峰與方威的交錯人生

2022年06月22日17:54

文 | 謝澤鋒

編輯 | 楊旭然

如果評選近兩年最悲涼的企業家,陳峰一定榜上有名。

他是海航萬億帝國的締造者,也曾於危難之中,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於既倒;但同時,他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破產重整案的“始作俑者”。

2020年,身處暴風眼中的陳峰通關香港未遂;2021年,因涉嫌違法犯罪,被依法採取強製措施;今年3月,海航集團完成股權變更,創始人陳峰等人的股權正式清零。

陳峰、王健等管理層苦心孤詣數十載積累的私人股權和個人財富,連同著整個海航帝國如同一架失控的飛機,一起墜入茫茫深海。

作為海航系旗下最核心的資產,航空板塊最終迎來了白衣騎士——東北企業家方威掌舵的方大集團。比陳峰年輕20歲的方威,在入主海航控股後,不到三個月時間結清了所有欠薪,還向6萬名員工發放了3億多的現金紅包。

這是天天把“同仁十條”掛在嘴邊的陳峰從未做過,也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曾經的海南首富和如今的東北首富,在人生隕落和上升的交錯間擦身而過。

01 墜落

身處迷霧中航行的海航,陳峰早已束手無策。

豐功偉績,皆成土,萬億野心,終是夢,成敗榮辱,轉頭空。

吃齋唸佛的陳峰,應該是財經記者們最不喜愛的採訪對象:你問他企業戰略,他大講佛學;你問他商業經營,他引經據典。

陳峰、王建迷戀佛學已至登峰造極的地步。新海航大廈大堂正中,供奉著高大的木雕佛像;員工胸牌都被高僧開過光,甚至連機長工牌背面也印有佛像。

但不知他向佛祖求籤時,是否預知了自己的命運,參禪悟道時,是否悟出瞭解救海航之道。這位南懷瑾的學生,總是一襲中山裝出席各大論壇,他謙和恭敬,總是以善示人,但最終卻連員工的工資也發不起了。

陳峰虔誠如斯,他每天誦讀佛經,早晚做功課。平時在辦公室,他也總是穿著居士服,每到夜深人靜,他便參禪入定,靜心修佛。

回頭來看,這些面具和包裝,也許是為了向外界掩蓋自己虛榮浮誇的生活。

新海航大廈最頂層是陳峰的辦公室,裝修極為講究——所有傢俱都是小葉紫檀,辦公桌背後是一幅抽像的盤龍圖案。他的香港半山超級豪宅占地4241平米,不過如今已經被賣出。

“陳老闆天天教我們同仁十條,自己一條做不到。”2020年2月底,海航被聯合工作組接管後,員工對陳峰已經心寒。

陳峰的野心肇始於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他認為海航應該主動出擊,趁勢抄底。隨即,便拋出了震驚外界的“超級X計劃”—— 2020年集團營收要達到8000-10000億元,進入“世界100強”,2030年營收達到15000億元,挺進“世界50強”。為此,海航確立了八大業務板塊,涵蓋航空、旅業、商業、物流、實業、機場、置業、酒店。

此後,海航如同一匹脫韁的野馬開始急速膨脹,2009年,集團旗下公司不到200家;2011年初,就飆升至600家。

此後,海航以22.1億美元收購曼哈頓公園大道245號大樓;增持德意誌銀行,成為其最大股東;20億美元收購香港惠理集團;7.75億美元收購嘉能可石油存儲和物流51%的股權;68.72億元收購新加坡物流公司CWT。在最瘋狂的2016和2017兩年,海航集團淨投資高達5600億元。

2016年年中,海航集團總資產5400多億元,到了2017年底,其總資產規模急速上升至12319億元。萬億海航就此成行,20年時間,海航資產實現了從千萬到破萬億的跨越,增長了10萬倍。

但硬幣的另一面,大肆收購的同時,其負債也持續累積。2015年到2017年,海航集團新增有息負債3668億元。2018年底,海航負債率達到70.55%,總負債規模為7500億元。

到了疫情爆發的2020年,海航危機的大火再也摀不住了,即便賤賣資產,也彌補不了深淵一般的債務黑洞。

身處迷霧中航行的海航,陳峰早已束手無策。

在經過工作組800多天的艱苦努力後,海航集團風險處置工作終於落定。

工作組組長顧剛在公開信中表示,海航集團完整版的幾家上市公司及集團股權關係樹狀圖,一共3張,每張都近三米,可以說是一幅“清明上河圖”。

而海航真實的資產狀況更令人擔憂,其資產可能不足7000億,負債卻超過9000億。也就是說,將會有2000多億之巨的虧空。

顧剛在內部信中說:“每週開例會的時候,想起這一週工作的艱辛,想起過去那種野蠻生長挖下的要處理的一個個大坑,想起很多過去決策的粗糙,想起要研究一個個被別人利用商業條款滅失掉的資產,我就會充滿憤怒和不滿,這麼好的一個集團怎麼就走到了今天?”

這個問題,陳峰可能永遠也無法回答。他偽善面紗下的慾望,無限膨脹的野心,盲目自大的所作所為,早就為海航墜機埋下禍根。

02 高光

預計500億的投入,花光了方大集團近五年的利潤。

人生交錯間,低調潛行的方威,在商業經營上卻是十分“不低調”。

近些年,方大系四處出擊。人們豔羨於他每年犒勞員工的數億元現金牆,市場驚訝於一家民企到處收購國企,並稱其為“國資捕手”。

作為海航集團旗下最核心資產,海航航空板塊引來多家企業競標。吉祥航空和複星集團分別出價300億元和400億。不過,被方大集團410億的價格壓了下去,去年底,方大正式入主上市公司海航控股。

為安定軍心,方威結清了海航員工所有欠薪,恢復員工福利待遇,並上線員工匿名論壇,他要求“絕不刪帖,迅速解決問題”。

與此同時,方大製定了多項開源節流的措施。得益於風險處置和重整工作的推進,2021年,海航控股實現淨利潤47.21億元,扣非後減虧81%。

縱觀方威的商業曆程,其頗為擅長收購重組。早在創業初期的2002年,他就通過收購一家國有碳素廠,成功將其扭虧為盈,併發展為公司主業之一。

另一主業,鋼鐵板塊亦是如此。2009年,方大收購南昌鋼鐵57.97%的國有股權,南昌鋼鐵旗下的上市公司長力股份也被方威收入囊中,並更名為方大特鋼。3年後,方大集團再次出手,將江西九江萍鋼招致麾下。目前,方大特鋼、江西萍鋼分別是中國最大的彈簧扁鋼、汽車板簧和易切削鋼生產基地。

2018年開始,方大系連續主導多次收購,先是正式成為東北製藥實控人。而後,又同時入主兩家瀋陽國資企業中興商業和北方重工。此後,又通過九江萍鋼舉牌上市國企淩鋼股份。兩年時間內攻占四家國資企業,方威開始在資本市場持續發力。

受益於供給側改革,以及上遊資源價格大幅上漲,方大系近些年賺得盆滿缽滿。這是方威拿下海航的底氣。

“方大集團2021年大概有150億的淨利潤,這五年每年都有100多億的利潤。方主席已做過表態,在支援海航的問題上,方大集團將不遺餘力。”方大曾對外表示。

目前,遼寧方大集團已將核心業務已更新為五大板塊,分別是炭素、鋼鐵、醫藥、商業和航空。

同時,“方大系”旗下的上市公司也更新為五家,分別是方大炭素、方大特鋼、東北製藥、中興商業和ST海航。

方大系的“盈利奶牛”——方大碳素和方大特鋼經曆了最輝煌的5年,方大碳素5年斬獲129億利潤,方大特鋼也貢獻了121億元。

收購海航,應該是方威人生中最大的一筆收購,也是他創業以來最為高光的時刻,但410億加上後續的注資,預計500億的投入,也花光了方大集團近五年的利潤。

這個比陳峰恰好小20歲的東北商人,迎來他商業征程中最大的一次豪賭,終局尚未可知,但海南航空的“方大時代”已然開啟。

03 分野

如果說陳峰是2021年度最悲涼商人,方威則是在風光無限之下,走進人生中的另一場豪賭。

同樣是大手筆收購,陳峰和方威趟入兩條不同的河流,也將其治下企業帶入不同的道路。

對於海航來說,成敗皆陳峰。他有民航局和金融機構的履曆,後遠赴海南,把起初一家註冊資金僅1000萬元、沒有一架飛機的地方航空公司,發展成為資產萬億,橫跨多個產業,佈局全球的大金融集團。整個過程,陳峰居功至偉。

熟稔資本融資的陳峰在海南如魚得水。1988年海南特區成立,由於海南海峽的阻隔,海南省認為發展航空業迫在眉睫。

時任海南省省長劉劍鋒找到陳峰,於是就有了以下的對話。

陳峰:海南省願意拿多少錢來辦航空公司?

劉省長伸出一根指頭。

陳峰:1億?一架波音客機都起碼3億!

劉省長搖搖頭:不是1億,是1千萬。

一千萬在當時還不夠買一個機翅膀,就是在這樣的不利情況下,陳峰靠著口吐蓮花的口才,加上海南省的背書,從銀行拿了4億貸款,又從民間資本里籌集了2.5億融資,終於拿下了海南省第一架飛機。

用第一架飛機,抵押貸款,又購買第二架、第三架……靠著“雞生蛋,蛋生雞”的金融戲法,一窮二白的海航迅速崛起。據說,後來陳峰會見索羅斯,關鍵時刻他說自己在佛前“說”了幾嘴,索羅斯爽快簽約,當即就注資海航2500萬美元。

海航一路高歌猛進,相繼併購了長安航空、新華航空和山西航空,又買下了三亞鳳凰機場、三峽機場、滿州里西郊機場……與其他三大國營航空公司分庭抗禮。

海航此後一直沿襲這套發展模式,也染上了“融新錢還舊錢”的路徑依賴症。

而陳峰還有一套頗為自洽的“核心邏輯”——沒有飛機,必須借錢才搞航空業;必須借錢才能做大做強;必須借錢多元化,才能抵禦航空業的週期波動風險。

陳峰將其總結為“倒金字塔”發展模型:用航空業務保證現金收入,用現金收入償還債務利息維持信用,再不斷放大信用,借錢擴張。

為了維繫擴張速度,海航融資手段層出不窮五花八門,甚至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後期,海航還染指了當時風靡的P2P,創立了金牛座、聚寶匯、前海航交所三家平台,參股了立馬理財、惠人貸、銅板街、金桔財富等等借貸平台。

融資不擇手段,投資時則是“花錢如流水”。據說,海航看中的幾十億美元的投資項目,盡調的時間都不超過一個月。2015年3個月裡,海航接連在歐洲完成了5筆重磅交易,而金額高達百億人民幣,最長的盡調期居然只有25天。

直到2017年6月,監管層要求排查幾家民企授信風險,海航赫然在列。這時,陳峰主導的資本遊戲再也玩不下去了,他飆升的個人地位和海航的萬億夢想,如流星般劃過天空,隨後便迅速跌落。

和陳峰相似的是,方威也是通過在金融危機時逆勢抄底,隨後通過資本重組,實現方大系做大做強。

但有所不同的是,方大集團聚焦主業多元化,集中在實業領域,而且對外投資相對克製。收購海航控股的410億元,也有跡可循。輸血海航,也有主業利潤反哺。

而海航集團更像是一隻巨大的八爪魚,債務盤根錯節,異常複雜——海航一筆資金往來穿透七八層公司是常態,很多都是穿透十幾層。

而且海航旗下公司股權也有大量個人代持,代持人有的是外國護照。一些代持甚至把股權質押了,人也不見了。這些資金早已銷聲匿跡,難以追回。

04 寫在最後

熟讀佛法的陳峰,重因果,講輪迴。如其最喜抄誦的《楞嚴經》所云:“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一朝生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海航破產,陳峰出局,上百億的紙面財富一夜清零。等待他的甚至可能還有牢獄之災。

如果說陳峰是2021年度最悲涼商人,方威則是在風光無限之下,走進人生中的另一場豪賭。

2022年,方大系兩家主力公司一季度的利潤也出現下滑。方威的下注並非全無風險,由於疫情反複和油價飆升的影響,海航複蘇的路徑也難言坦途。

兩個命運 迥異的商人,上演了一幕幕常人所難以親身體會的命運悲喜。人生的際遇和軌跡,遠不如航班在航線中的按部就班,更像是孤舟的遠洋,不可捉摸,難以預測。一帆風順與一朝翻覆之間,只在一瞬。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