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國家通脹相繼爆表,“最後的鴿聲”也終將消散?

2022年06月23日22:21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斌 上海報導 在疫情暴發前,G7國家長期飽受低通脹困擾,超寬鬆貨幣政策成為不少國家的選擇,而如今這一時代已基本宣告終結。

  根據22日最新公佈的數據,在G7國家中,5月英國通脹率飆升9.1%,摘得一頂並不受歡迎的“桂冠”。此外,5月美國通脹率為8.6%,德國通脹率為7.9%,加拿大通脹率為7.7%,意大利通脹率為6.9%,法國通脹率為5.2%。還未公佈5月數據的日本4月通脹率為2.5%,即使這一數據已經屬於異類,但仍然超過了日本央行2%的目標。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本輪全球通脹攀升逆轉了過去20多年全球低通脹走勢。從原因上看,這是由供需失衡、流動性氾濫以及供應鏈瓶頸等多重因素疊加導致的。隨著全球疫情形勢的改善、工業生產的恢復和刺激政策的退出,預計未來2-3年內通脹將逐漸從當前高點回落。

  但與之前的低通脹週期相比,未來通脹中樞面臨趨勢性上移。王有鑫分析稱,而這更多是由供給端的結構性變化導致的,主要包括三大趨勢,分別是人口老齡化、逆全球化和生產低碳化等,這將抬升全球生產成本和貿易成本,推動全球商品價格普遍上漲。

  G7國家通脹爆表

  儘管市場對高通脹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本週公佈的通脹數據還是超出了市場預期。

  當地時間6月22日,加拿大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5月份同比通脹率從4月的6.8%升至7.7%,創下1983年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也遠高於經濟學家預期的7.3%,汽油、酒店房價和汽車價格對5月份的通脹貢獻最大。

  由於經濟中的價格壓力可能正在變得根深蒂固,加拿大央行行長Tiff Macklem迫切需要迅速從過熱的經濟中撤出刺激政策。市場幾乎完全消化加拿大央行下個月加息75個基點的預期,屆時利率將達到2.25%。市場預計加拿大央行基準利率到今年年底將達到3.50%。

  但與英國的通脹數據相比,加拿大還是相形見絀。英國國家統計局22日公佈的數據顯示,英國5月CPI數據同比上漲9.1%,前值為9%,續創1982年以來新高,從燃料、電力到食品和飲料等各種商品的價格全面上漲。

  而且更糟糕的還在後面,英國政府此前已於4月大幅上調了能源價格上限,並預計在10月再度上調,從而對通脹造成更大壓力。

  英國國家統計局在聲明中表示,估計英國通脹將在曆史高位上繼續上升,未來幾個月都可能保持在9%以上,然後在10月達到略高於11%的通脹峰值,在12月可能下降到約6.5%的水平。

  面對持續飆升的通脹,英國央行首席經濟學家Huw Pill暗示,如果有進一步的證據表明高通脹正在推高工資或物價,決策者或採取加息50個基點的史無前例行動。

  這一觀點也得到了機構的呼應,高盛和德意誌銀行都紛紛押注英國央行在8月和9月會連續加息50個基點。高盛經濟學家Sven Jari Stehn和Steffan Ball表示,現在看來,大多數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成員都同意,在下次會議上加息50個基點的障礙很低。

  而市場的預測則更進一步,目前市場預計英國央行今年會有三次50個基點的加息,英國基準利率到年底將達到3%。

  不過,雖然英國央行看起來已經不算鴿派,但和美聯儲相比仍差了一大截。英國央行去年12月便已經率先打響主要央行“加息第一槍”,但加息幅度一直都是25個基點。英國央行5次總計加息115個基點,而美聯儲則後來居上,僅三次會議便累計加息150個基點。

  對此,王有鑫分析稱,在發達經濟體中,英國央行加息行動較早,但目前來看,英國通脹仍然在持續攀升,效果有限,英國國內民眾對英國央行鴿派加息的抱怨增加。英國央行加息幅度不及美聯儲主要是出於對經濟增長快速下行的擔憂。疫情暴發後,英國經濟複蘇力度不及美國,導致加息的空間和潛力受到製約,而在今年又面臨地緣政治衝突的影響,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加大,英國央行擔心過快加息對經濟增長帶來更大的傷害。英國央行正面臨更快的加息以控製通脹和相對緩慢的加息以維持經濟增長的兩難困局。

  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6月中旬公佈的數據,英國4月GDP出人意料地環比收縮0.3%,連續第二個月下跌,而市場原本預計會小幅增長0.1%,這也加劇了人們對經濟放緩的擔憂。

  最後的“鴿聲”

  隨著各國通脹競相爆表,各大央行陸續放棄鴿派立場,低通脹和超寬鬆貨幣政策的舊時代已經基本宣告終結。

  目前在G7央行中只有日本比較異類,在其他主要央行紛紛加息來遏製高通脹之際,日本央行卻一直反對政策正常化,堅持認為經濟尚需要支持,而日本難得有所起色的通脹率也需要更大幅度的薪資增長才能穩定下來。

  因此日本央行仍選擇繼續控製收益率曲線,日元持續暴跌。但日本央行的“鴿聲”可能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隨著日本通脹預期快速上升,越來越多的分析師和交易員都認為,日本央行最終將不得不放棄超寬鬆貨幣政策。

  另外,日本央行還有一個壞消息。就連長期在貨幣政策上與日本央行並肩作戰的瑞士央行上週也意外加息50個基點至-0.25%,超出了所有經濟學家的預測。瑞士央行表示,緊縮的貨幣政策旨在防止通貨膨脹更廣泛地蔓延到瑞士的商品和服務。

  景順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Kristina Hooper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瑞士央行的決定標誌著超寬鬆貨幣政策時代基本結束,這是瑞士央行15年來首次加息。而且值得注意的是,瑞士沒有其他西方發達國家那樣的高通脹。不過,考慮到許多其他國家高通脹的情況,瑞士央行的加息動機是出於預防第二輪風險的考慮。

  “眾多央行數十年來第一次大幅改變了思維模式”。在Hooper看來,面對更高、更持久、更廣泛的通脹和迅速上升的通脹預期,發達市場央行正朝著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方向邁進,他們不得不這麼做。

  但這樣的選擇並非沒有代價。王有鑫展望道,與單純的需求拉動型通脹相比,貨幣政策在應對混合型通脹時效果將大減價扣,這也就意味著通脹可能持續的時間會更長,貨幣政策需要緊縮的力度要更大,付出的經濟代價也將更高。在此背景下,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加息政策的實施,經濟陷入滯脹的風險也在增大。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