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那天,三位父親下水救人

2022年06月25日20:08

6月19日下午2點,在北京永定河畔,三位父親一起下水救人。

一位是39歲的周思維,住在門頭溝,是網約車司機;一位叫李瀑,30歲,曾在武警部隊服過役;還有一位是31歲的周宏勃,來自延慶,在一家園林工程公司做職員。這天是父親節,他們帶著家人來到岸邊遊玩。

意外落水的是他們素不相識的三個孩子。周思維用仰泳,抓著一個男孩的衣服,遊向蘆葦淺灘;周宏勃把一個女孩往淺水區推了推,轉身再救另一位男孩;李瀑把那個女孩托出水面,帶到岸上。

三個孩子全被救起來,但周宏勃從兒子的世界永遠離場。妻子記得,他在河道中央望了她一眼,然後慢慢下沉,直到消失。

河道中央的呼救

6月19日,北京最高溫達33攝氏度。

熱浪翻滾的城市中,石景山區阜石路橋下的永定河抹出一絲清涼。這裏空氣好,平時就有不少人來。恰逢週末,人比平時多了些,有的散步,有的釣魚,還有帶著孩子出遊的家庭。

裡面有周宏勃一家人。他們在永定河東岸。一歲半的孩子歡喜得不得了,腳丫剛沾到一點水珠,就“咯咯”笑起來。他們難得過來,周宏勃平時工作忙,這天恰好路過,就待了半小時。快到下午兩點了,他收拾好東西,準備去給丈母娘送點兒艾草,晚上再請樓下鄰居吃個飯。

永定河西岸,周思維一家剛到這裏。人多,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塊空地。妻子拿出地墊準備鋪開,怕被風吹走,周思維又帶著八歲的兒子找磚塊。

他住在門頭溝,平時開網約車,上下班時間還算自由。這天是父親節,他給自己放了假,在家陪父親。中午,孩子鬧著要玩水,附近的游泳館因為疫情封閉了,他們就選了離家最近的這條河。

周思維。  受訪者供圖
周思維。 受訪者供圖

水淺的地方,孩子們跳進河裡打鬧著。橋下回音大,嬉笑聲不停地飄蕩。直到一聲尖利的叫聲傳來,“誰家孩子落水了,快救人!”

呼救的是遊客黃玲。她注意到河裡有三個孩子被水衝得越來越遠,其中一個女孩喊著“救命”,水已經沒過了她的額頭。

一個20多歲的男人最先下河救人,遊到了一半,又折回來,無奈地對岸上的人說,“救不了。”黃玲估計,救人者應該是體力不支。孩子們所在的地方,是河道中央,最深處近5米,水下暗流湧動。

三位父親分別遊向三個孩子

準備離開的周宏勃停下了。他一望,只看到河裡有兩個孩子往淺水區遊,水性似乎不錯,他以為孩子們在打鬧。

但求救聲再次傳來。周宏勃才發現,河中央還有三個孩子,其中一個女孩似乎開始往下沉。他把手機扔給妻子,衣服都沒來得及脫,轉身跳進了河裡。

黃玲看到了他,大約20秒,周宏勃就遊到了女孩身邊。但不知道為什麼,兩人開始在水中打轉。周宏勃幾次嚐試托舉,女孩的身體才慢慢露出水面,他卻沉了幾下。黃玲注意到,周宏勃把女孩往淺水區推了推,轉身又去救身邊的另一位男孩。

陸續有其他人下水救援,李瀑是其中一個。當時,他和妻子還有三歲的女兒在散步,剛好走到這邊。聽到呼救後,他來不及瞭解情況,直接跳進了河裡。

李瀑曾在武警重慶總隊服役兩年,學過一些救人知識。遊近了,他看到女孩在中間、離他較遠的地方,兩個男孩在兩邊。李瀑朝他們喊了幾聲,女孩給了回應後,他率先遊向女孩。

“當時至少有兩個人已經在救援了。”周思維判斷,自己是第三個。他看到一個人朝著落水的女孩遊過去,一個人在救稍近一點的男孩,眼看著另一個穿紅衣服的男孩被水越衝越遠,周思維沒猶豫,跳下了水。

 6月19日下午2點,三位父親下水救援。  受訪者供圖
6月19日下午2點,三位父親下水救援。 受訪者供圖

他游泳20多年了,但這是第一次在不明情況的河裡救人。平時,周思維喜歡帶兒子游泳,兒子遊不動了,就扶上父親的肩膀,讓他帶著遊。起初,他也想這樣救人,但溺水的男孩很慌,抓到人的肩膀後,不自覺地直往下按。周思維只能換用仰泳的方式,左手抓著男孩的衣服,往岸邊帶。

水流很急,遊到橋底難度太大。周思維看到河西岸有蘆葦叢,憑經驗,那裡一定淺,他拚了全力遊過去。怕孩子嗆水,他先拍了拍男孩的背,自己也緩了口氣,才把男孩拉上岸。

李瀑遊到女孩身邊後,看她意識清醒,本想摟住她的脖子,一起遊回來,但擔心孩子受到驚嚇,他決定抓住她的衣服,把女孩托出水面。

這個動作對體力的消耗很大,離岸邊還有兩三米時,李瀑覺得累到了極限,“水流確實急,我遊了一會兒就遊不動了,後面根本就蹬不動了。”他終於還是鉚足勁兒,把女孩推上了岸。

李瀑和家人。  受訪者供圖
李瀑和家人。 受訪者供圖

最後一個上岸的人

李瀑上岸前,他的表哥淩強和一位大爺已經將一位男孩救了上來。後來,一位戴眼鏡的男人也渾身濕漉漉地走了過來,後來他知道,那就是救了另外一名男孩的周思維。加上自己救上來的女孩,三個孩子全部獲救。

把孩子交給家長後,周思維和李瀑癱坐在地上。兩人四肢痠軟,臉色煞白。看到水面恢復平靜,他們都鬆了口氣,過一會兒便起身離開了。

唐靜(化名)只覺得心口越來越緊。

丈夫周宏勃還沒上來。她知道,丈夫會水,但不經常游泳。他救人時,唐靜照顧著孩子,目光也緊盯水面。最後一次看到周宏勃時,他似乎也回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地沉下去。

“快報警,打120!”唐靜大喊著。黃玲也大聲叫著“還有人沒上岸”。不少人跳下水尋找,但一無所獲。唐靜哭著給母親打電話,母親趕過來的時候,河岸上站滿了人,大家都在找那位勇敢的父親。

消防來了,藍天救援隊也來了,聲呐、排鉤、探杆都用上了,還是沒有周宏勃的影子。水面上都是衝鋒舟往返留下的波紋。只好派潛水員了,沈平(化名)綁好引導繩,穿戴好設備,在河底作扇形潛遊。起初半徑50米的搜救範圍,一點點地縮小。

大概1個小時後,沈平在河底摸到了一雙手。幾個救援人員合力,把人拉了上來。水流和人們的忙亂掩蓋不住唐靜的哭聲,周宏勃身子僵硬,臉上有溺水時常見的出血。

距離跳下水4個多小時,周宏勃最後一個被送上岸。

周宏勃和家人。  受訪者供圖
周宏勃和家人。 受訪者供圖

6月21日上午,石景山區民政局牽頭召開工作聯席會,對救援者周宏勃(犧牲)、李瀑、周思維的見義勇為行為予以認定。

李瀑和周思維才知道,另一位救人者永遠離開了。同樣作為父親,他們感到心痛。李瀑說,“當時要是知道他在什麼位置,我肯定會第二次下水。”

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編輯 彭衝 校對 吳興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