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開學,文具公司撐不住了

2022年06月28日14:02

文 | 老魚兒

編輯 | 楊旭然

2022年4月底,晨光文具發出公告:2022年一季度實現淨利潤2.76億元,同比下降了16.04%。

另一個文具上市公司齊心集團同樣表現不佳,遭遇了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 。

2022年3月21日位於東莞虎門的知名文具企業“南柵國際”宣佈倒閉,原因是公司資金鏈斷裂。

作為文具領域的重要分支——製筆行業,虧損企業數量在不斷增加,根據中國製筆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規模以上製筆行業虧損企業數量達到52家,虧損額3.38億元,為近年最高值。2021年虧損企業數量下降至37家,虧損額1.34億元。

文具行業此前多年一直保持高速增長,如今卻集體萎縮。

晨光公司在回應投資者關於利潤下降的詰問時稱,主因是“受疫情影響”,並表示會積極準備並做好疫情後的運營恢復工作。

這已經是晨光文具連續兩年出現一季度業績下降的情況。上一次,晨光給出的理由也是疫情。

南柵國際文具關於倒閉給出的理由,則是全球疫情、歐洲戰亂、香港銀行收緊信貸融資等因素導致的資金鏈斷裂。

中國製筆協會和晨光一樣,也將行業虧損企業數量增加歸咎於疫情。但是,疫情對文具行業的影響真的這麼大嗎?

01 文具企業苦疫情久矣!

疫情的影響遠不止學生文具,而是整個文具行業的底盤。

6月27日,已經在家裡圈養了兩個月的北京市中小學生開啟全面返校複學。家長們歡欣鼓舞,喜送“神獸歸籠”。根據北京教育部門規定,7月15日,全市中小學將放暑假。

這也意味著,北京中小學生的這個學期,縮水了將近一半。

不過,這並非最近兩年北京學生的“最迷你學期”。2020年6月1日,北京45萬中小學生迎來複學。這個時候,距離他們因疫情與師生、校園闊別,已經長達135天。該學期的上課時間僅有以往的四分之一。

這樣的情況在全國很多城市在不同程度地上演。

2022年6月13日,很多上海的中學在門口鋪上了紅地毯,老師們列起隊伍,歡迎從疫情中脫困而出的中考生們重返校園。這距離上次老師們線下上課,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

上海相關部門表示,此次疫情防控期間,約有152.3萬中小學生參加線上教學。

據有媒體統計,在今年3月份期間,全國十餘個省市校內校外線下授課全部叫停。

2021年中國教育部曾對外公佈,疫情防控期間我國實現了50多萬所學校、2億多名在校生、2200多萬名教職工“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

這意味著僅在2021年,就有2億多在校生、2000多萬教職工有不同程度的停課,文具行業深受其害。

作為文具行業的最大客戶群體,學生的文具使用情況一直是文具企業業績的晴雨表。晨光文具的“學生文具”板塊業績可以直觀地顯示出這個趨勢。

自2015年上市起至2019年,晨光文具學生文具板塊的業績增幅分別26.55%、19.13%、18.87%、13.79%和42.35%,基本年平均保持了20%左右的增速。

在疫情發生的2020年,這個增速變成了2.29%,2021年也僅僅恢復到15.61%。

與此同時,讓家長們印象深刻的、圍繞在學校附近的晨光文具零售商店,也遭遇了“閉店潮”。2019年,晨光文具稱在全國擁有35家一級合作夥伴、近1200個城市的二、三級合作夥伴,超過8.5萬家零售終端。但到2021年報中,零售終端數值已縮減至8萬家。

當然,疫情的影響遠不止學生文具,而是整個文具行業的底盤。

根據中國文教體育用品協會數據,疫情最嚴重的2020年的1-11月,文教辦公用品製造完成營業收入1367億元,同比下降1%,累計完成利潤總額79億元,同比下降11%。

此外,中國文體用品的生產和銷售在國際上一直占有相當比重,全球性的疫情,還嚴重影響了出口。根據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文具出口額達到350.8億元,同比2019年的409.56億元相比下降14.34%。

02 你有多久沒拿筆了?

各種“無紙化”、“數字化”的推進,已經給文具行業帶來了切實的衝擊。

除了學生文具,文具行業還有兩個重要的傳統板塊,那就是書寫文具和辦公文具。而這兩個板塊,也都不同程度地在時代的進程中顯得步履蹣跚。

根據中國製筆協會數據,2020年製筆行業212家規模以上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45億元,同比下降11%;實現利潤7億元,同比下降20%。2021年製筆行業217家規模以上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50億元,同比增長僅為1%。

出口方面,中國製筆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製筆行業出口金額為24億美元,同比下降16%,出口額處於十年來的最低點。2021年,製筆行業出口金額為28億美元,雖然同比增加21%,不過也僅僅是恢復到2019年的水平。

數據看上去,好像仍是疫情惹的禍。不過細思之下,真的全賴疫情嗎?

想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先不妨問問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拿筆了。你有多難回答這個問題,就意味著文具行業面臨的情況有多殘酷。

如今的我們,簽批文件可以使用線上流程,溝通工作可以使用電子文檔,就連會議紀要都可以直接語音轉文字整理。

事實上,各種“無紙化”、“數字化”的推進,已經給文具行業帶來了切實的衝擊。

這種情況我們可以從順豐的相關數據中看到一些端倪。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到2020年,順豐時效件的產品構成中,文件類產品的比例從42%下降至34%。

而晨光文具自2020年以來,辦公文具等傳統業務毛利率逐漸下滑,到2021年起呈全面負增長態勢。

此外,遠程辦公的興起,也給文具行業的未來又增添了一份不確定因素。

今年5月,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將開始允許許多員工永久性地開始在家辦公。包括Twitter、Google在內的一些大公司已經確定,即使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消退之後,遠程辦公仍將持續。

疫情防控期間,國內遠程辦公人數從500萬左右,激增到4億+。Gartner預計,2024年全球遠程工作者占到所有僱員的30%,約6億人;2025 年,中國採用遠程辦公的人群數量將達到世界第一。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遠程辦公正在變得越來越可行,正是因為網絡辦公的邊界正在逐步擴大到越來越多的辦公內容。

芝加哥大學的一項研究估計,在美國37%的工作似乎可以都在家裡完成,而在矽谷和舊金山地區,可以達到51%和45%。

如果連辦公室都可以不用了,那辦公文具好像也沒有那麼不可或缺。

所以就算疫情結束了,留給紙筆和辦公文具這些傳統業務的空間和時間,也已經不像從前了!

03 老業務艱難撐場子

縱觀晨光文具們的財務情況,新業務很熱鬧,但苦苦撐著場子的,仍然是日子不好過的老業務。

這樣的形勢之下,以晨光為代表的文具企業必需求變。

今年3月份,晨光把上市公司名稱從“晨光文具”改為“晨光股份”,理由是“近年來公司新業務快速發展,新業務收入占總營業收入比重逐年增大”,數據顯示,在2020年時,其新業務占總營業收入的比重就已超40%。更改上市公司名稱可以“更好體現公司業務及戰略佈局。”

這個讓晨光改變上市公司名稱的新業務,主要是指辦公直銷。

辦公直銷,指的是向B端用戶提供一攬子的解決方案。再通俗點說,就是大宗採購。

近些年來,國家力推政企採購的電商化,要求央企把低值易耗的辦公物資做整合進行電子化採購。

億邦智庫《2021數字化採購發展報告》指出,2020年中國辦公用品、MRO、生產輔料、員工福利等非生產性物資採購市場規模達十萬億級。其中,以MRO和辦公用品採購數字化進程走在前列,兩大品類市場規模都超過2萬億,但數字化滲透率均不足5%。

據公開報導顯示,2013年國家電網集采招標,齊心集團中標的一個訂單就有四五億的規模。

由於辦公直銷規模大,增收見效快,符合政府採購方向,各大企業紛紛佈局。2011年前後,得力、晨光、齊心等頭部企業,紛紛孵化出各自的採購平台:得力集什、晨光科力普、齊心商城。

2019年開始,晨光將辦公直銷板塊列入年報公佈數據,至2021年,該業務板塊年增速為41.45%、36.69、55.30%,遠高於傳統業務增速。根據2021年報,晨光的辦公直銷占營收比已經達到了44.11%。2022年一季報顯示,晨光辦公直銷營收21.46億元,占總營收的50.74%。

根據《經濟觀察報》對得力集團CEO陳雪強的採訪文章顯示,得力的政企採購業務在2021年突破100億。

齊心集團2021年財報顯示,齊心B2B大客戶業務實現營業收入80.65億元,占營業收入比重97.92%。

從數字上看,大宗採購可以幫助企業迅速達到增收的目的,不過由於議價權較弱,該業務在對利潤的貢獻上,顯得力不從心。

重度依賴大客戶採購的齊心集團,營業利潤率更顯得有些陰晴不定。該公司2021年營業收入82.36億元,卻淨虧5.42億,即便是不考慮商譽減值,淨利潤也僅為0.88億元。

晨光辦公直銷商務平台“晨光科力普”從2012年開始建立,直到2016年才開始盈利。2021年,晨光科力普貢獻四成營收,但貢獻淨利潤僅為2.42億,占總利潤比15.92%,且毛利率呈逐漸下滑趨勢,在眾多產品序列中處於墊底地位。

辦公直銷業務的邏輯其實相對簡單,走的是以價換量的批發路線。在利潤方面企業幾乎指望不上。

此外,晨光最重要的新業務就是“九木雜物社”,旨在打造中高端文創雜貨零售品牌。但迄今為止,該項業務仍然處於持續虧損階段。

縱觀晨光文具們的財務情況,新業務很熱鬧,但苦苦撐著場子的,仍然是日子不好過的老業務。

04 寫在最後

文具是“小產品、大市場”的典型代表之一。我們傳統的書寫文化以及對教育的重視,註定了這是一個值得深耕的賽道。

未來,文具企業們除了在B端需要保持收入規模上的增長,C端產品附加值的提升也將愈發重要。一個貢獻收入規模,一個貢獻利潤規模。

我國文具行業至今還未出現寡頭企業,市場格局仍較分散——CR4不到17%,產業集中仍有較大提升空間。這意味著,“晨光們”仍然有很大的潛力。只是,要先等學生和老師們的生活回歸正常。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