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汪揚: 交叉學科建設得益於南沙產業鏈完善 致力為大灣區輸送創新基因

2022年06月29日00:28

國務院近日印發《廣州南沙深化面向世界的粵港澳全面合作總體方案》(以下簡稱《南沙方案》),支援南沙打造成為立足灣區、協同港澳、面向世界的重大戰略平台,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更好發揮引領帶動作用。

香港科技大學(以下簡稱“港科大”)是南沙最早的“拓荒者”之一。2003年,港科大深度參與的南沙資訊科技園落成;緊接著,港科大在2007年獨資成立了廣州市香港科大霍英東研究院。今年9月,香港科技大學(廣州)將迎來正式開學,港科大與廣州南沙的合作進入更深層次領域。

據統計,香港科大霍英東研究院在深耕南沙的15年里,有超過90位港科大教授依託研究院在南沙開展科研和科技創新工作,累計為大灣區超過300多家企業提供關鍵技術研發和服務,累計獲得授權發明專利近200件,積聚創新創業企業逾40家。

新定位下,如何看待南沙面臨的機遇?如何理解大灣區建設中港科大的角色定位?港科大的創新基因如何助力南沙的科技孵化?

6月27日,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汪揚接受了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專訪,分享他對港科大(廣州)未來發展以及灣區創新產業發展的理解。

汪揚表示,創新是深深植入香港科技大學血液的基因,未來港科大(廣州)通過交叉學科建設來推進科技創新和人才培養,港科大(廣州)助力南沙乃至灣區培養真正創新人才。

談新定位:超前規劃是南沙最大優勢

南方財經:如何看待南沙打造“立足灣區、協同港澳、面向世界的重大戰略性平台”這一新發展要求?隨著粵港澳加快全面合作,南沙面臨怎樣的發展機遇?香港可以在其中發揮何種作用?

汪揚:我認為,南沙很大的優勢就在於它是個新區,所以有很超前的規劃優勢。舉個例子,在城市規劃包括基礎設施建設上,南沙從一開始就能考慮未來科技發展趨勢,南沙很早就規劃了無人車駕駛道路。在人工智能發展領域,無人車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智慧交通、智慧城市都是未來中國科技發展重要方向。

我有個總體感覺,南沙區政府的眼光非常超前,從港科大的建設可以看出來,南沙規劃考慮的都是未來二三十年經濟和科創的發展,所以我對南沙非常有信心。

我在香港有不少朋友,他們在南沙有企業,與南沙的聯繫非常密切,未來通過港科大、港人子弟學校這些教育平台,香港與南沙的聯繫必將更緊密。

南方財經:《南沙方案》五大重點任務中,“建設科技創新產業合作基地”位列其中,重點強調“粵港澳聯合科技創新”,方案中兩次提到“香港科技大學”,如何理解大灣區建設中港科大(廣州)的角色定位?

汪揚:縱觀世界上所有的創新基地,沒有哪個基地是不需要好的教育平台來做支撐的。其實不僅南沙,近年來深圳在引進優質高等教育力度也非常大,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發展就非常迅速。

作為優秀的教育平台,港科大是可以為南沙做很多事。作為高校,首先是培養創新人才。內地高校這些年進步非常大,光在SCI上發表的論文數量以及引用次數已經是全世界第一,擠入科研大國,但在教學上還是偏傳統的,這與評估體系有關——高校評估體系很少去鼓勵創新創業。

大家都知道,港科大李澤湘教授帶領汪濤創立了大疆,除此之外,他在鬆山湖基地還帶出了一大批創業者,孵化出獨角獸和準獨角獸企業,比如雲鯨、逸動,李教授整個學術生涯都全情投入在培養學生創新創業上。像他這樣的教授還是比較缺乏的。

南方財經:港科大孵化出像大疆這樣的獨角獸,這樣的創新經驗有沒有可複製的路徑?

汪揚:主要還是李澤湘教授個人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有一點,港科大曆來都把創新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港科大畢業生曆來都有非常強的創業基因。事實上,香港科技園創業的年輕人很高比率是港科大畢業生。一個數據是,2021年,創科香港基金會列舉18所具有“香港基因”的獨角獸科創企業,當中7所由科大成員創立,如第四範式及希迪智駕等。這個基因我們非常希望把它根植到港科大(廣州)。

談人才培養:在南沙開設交叉學科有更豐富的應用場景

南方財經:未來港科大(廣州)將會在創新人才培養上有哪些探索?您認為當前傳統的工科教育模式需要做出哪些調整和改變?

汪揚:港科大(廣州)會在教學賽道上做進一步探索。美國波斯頓有一所大學叫歐林工程院(Olin College),它就是新工科教育,注重動手,注重創作,真正做項目,學生非常搶手,三年級就被大公司盯上,當然他們的畢業生更願意創業和深造,港科大目前有紅鳥碩士班,有MBA+,也都是更注重創新創業的新工科教育。未來在港科大(廣州),我相信也會很快培養出一批創業人才。

南方財經:港科大(廣州)要建設交叉學科,這是出於怎樣的考慮?

汪揚: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其實現在學科邊界是非常模糊的,我經常舉一個例子,人工智能應該屬於是計算機、數學、還是電子工程呢?其實三者都包括,現在可能還囊括了社會學科,比如倫理、隱私保護,而法律保護又是與技術密切相關才能實現。生物工程亦是如此,它涉及到醫學、化學、計算機、數學等,最近蛋白質摺疊取得重大進展,不完全是生物醫學專家做出來,而是Google的科學家做出來了,所以現代社會的學科是非常交叉的,很大意義上,需要我們把過去的理念進行修改。港科大(廣州)發展交叉學科,非常符合目前發展的趨勢,而且這個建設必須是系統化,否則會只停留表面。

南方財經:在大灣區發展交叉學科有哪些獨有優勢和便利條件?

汪揚:幾年前,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edia Lab)負責人寫了一本書,他對深圳、矽谷等一些創新區域進行考察,總結了一些創新原則,他發現在這兩個地方都有非常強的創新基因,同時這兩個地方也都是產業生態非常完善的地方。

我們不是說交叉學科一定要在產業鏈完善的地方產生,但真正需要落地、與市場結合的交叉學科,它一定是與產業鏈密不可分的,完善的產業鏈可以讓交叉學科有更多可以發揮的場景,就像前面提到南沙發展無人車,很顯然,在南沙開設相關的交叉學科要比其他任何地方有更豐富的應用場景。

實際上,現在越來越多內地高校也在開設交叉學科,最近我注意到清華大學開設了碳中和專業,這個專業可能就涉及到環境科學、新能源、經濟學。

除瞭解決芯片這些卡脖子問題,我認為未來幾個大的方向一定是大發展的產業:一是“雙碳”以及“雙碳”涉及的一系列技術升級問題;二是數字經濟;三是人工智能。這些無一例外都是非常交叉的學科。我們在港科大(廣州)開設的專業都是交叉學科,比如有一個計算媒體與藝術專業,這是一個非常新的學域,看看學院裡面的老師就知道,有學藝術的,也有學計算機的。

南方財經:您對港科大助力大灣區推動創新成果轉移轉化方面有哪些建議?

汪揚:《南沙方案》中提出,將加強香港科技大學科創成果內地轉移轉化總部基地等項目建設,積極承接創新成果轉移轉化,建設華南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高地。我認為大學在搞產業化轉移這塊的思路要更加開放。最近我看到一個數據是,美國教師創新成果產業化的知識產權絕大多數都是歸了學校,發明者獲取的產權份額只有25%-35%的比例,在香港多年來也是如此。但在內地反而不是這樣,內地有政策規定發明創造者創新成果產業化的知識產權不能低於50%,廣東是不低於60%,廣州不低於70%,南沙在推動知識產權改革方面力度很大。香港科大最近也做了相應的調整。

(作者:劉黎霞 編輯:林虹)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