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加拿大竟然持續“斷網”4天

2022年07月13日11:58

▲7月8日,人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米西索加一處咖啡店外“蹭”網。圖/新華社
▲7月8日,人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米西索加一處咖啡店外“蹭”網。圖/新華社

  多地公交卡無法刷卡付款,許多餐廳無法刷卡付費,不少用餐者吃完飯才發現變成了吃“霸王餐”……近日,加拿大爆發了一場罕見的、席捲全國的“大斷網”,引發廣泛關注。

  不僅是“斷網斷手機”

  因羅傑斯電訊公司出現服務故障,導致加拿大全國大斷網,自當地時間7月8日上午至7月11日,前後曆經4天。

  羅傑斯是加拿大最大的通訊公司之一,目前和貝爾、特勒斯並稱加拿大電信行業“三巨頭”,且“體量”明顯超過後兩者,在人口最稠密的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優勢更為突出。

  該公司年報顯示,2021年羅傑斯擁有近1130萬手機用戶和260萬以上互聯網用戶,而加拿大地廣人稀,全國人口也不過3500多萬。羅傑斯還負責保障加拿大借記網絡和電子彙款系統Interac,涉及政府機構和眾多需要網絡服務的關鍵系統。

  正因如此,一旦羅傑斯“大斷網”,其影響遠非“斷網斷手機”這麼簡單。

  據CBC報導,8、9兩日,加拿大五大商業銀行中的3家所有提款、支付和轉賬業務一度被迫關閉;加拿大服務部、加拿大稅務局等政府機構電話和網絡全斷;醫院、公共健康服務網絡受到嚴重影響,包括加拿大全國最大公交系統……

  更要命的是,入境加拿大所必須登錄的ArriveCan應用程序也中斷訪問,這意味著所有人都無法入境,甚至被稱作“絕不可以中斷”的“911”應急電話,也一度打不通。

▲涉事公司羅傑斯LOGO。圖/IC photo
▲涉事公司羅傑斯LOGO。圖/IC photo

  都是壟斷惹的禍?

  由於“大斷網”波及面太廣、殺傷力太大,給企業、個人帶來諸多不便和嚴重影響,且事發倉促,真正的責任者——羅傑斯的“安民告示”卻姍姍來遲,一度造成人心惶惶和市面混亂,“受到大規模黑客攻擊”等謠言不脛而走。

  直到9日晚,羅傑斯才發表聲明:“中斷原因是公司核心網絡維護更新後發生網絡系統故障”。

  技術網絡安全分析師科塔克判斷認為,羅傑斯在更新一個發生嚴重故障的關鍵骨幹系統時“不當操作,關閉了從東海岸到西海岸的一切”,導致災難發生。

  他還表示,事故始於8日淩晨,這是系統重大更新的時段,且羅傑斯已非首次觸發這樣的事故——2021年4月19日同樣的情景就發生過一次,只是規模較小,當時羅傑斯將之歸咎於“軟件更新故障”。

  羅傑斯雖然宣佈“道歉”和“賠償”,但各方對其態度均表示不滿。渥太華大學專門研究電信的法律專家指出,羅傑斯客戶服務合同煩瑣圓滑,實際上推卸了一旦服務間斷後所應承擔的賠償責任。

  一些法律專家表示,羅傑斯的聲明意在僅賠償每位手機用戶8日和9日兩天話費,按照2022年一季度標準,這意味著每個用戶僅能獲賠3.82加元。

  許多人表示,羅傑斯曆史上就多次憑藉壟斷地位“欺行霸市”,在手機服務領域尤其突出。此次斷網發生時,該公司正擬以260億美元併購蕭氏旗下無線通訊服務品牌Freedom Mobile(加拿大第四大手機服務商)。

  可想而知,羅傑斯一旦成功,其在加拿大通訊業的壟斷地位更甚。如果再發生大規模斷網事故,後果將不堪設想。

▲7月8日,羅傑斯電訊公司上午發生重大網絡故障,人們在公共場所“蹭”網。圖/新華社
▲7月8日,羅傑斯電訊公司上午發生重大網絡故障,人們在公共場所“蹭”網。圖/新華社

  印證互聯網和手機服務是剛需

  在政府和社會公眾呼籲聲中,加拿大行政部門破例在第一時間介入。

  7月11日,加拿大工業部部長商鵬飛召集加拿大各電信CEO開會,討論防止未來類似事故的方法。

  商鵬飛表示,這類情況是加拿大人絕對不可接受的,需立即採取措施提高加拿大網絡彈性;加拿大廣播電視和電信委員會將對事故展開調查;並責成各電信公司60天內製訂一項計劃,以減輕未來斷網對消費者的影響,下一步推出更多包含消費者的規則。

  Interac發言人表示,其借記卡和電子彙款系統將引入第二家服務商以規避風險;一家律師事務所11日宣佈,已請求授權對該公司提起集體訴訟,理由是羅傑斯涉嫌在 7 月 8 日至 9 日未能提供“基本服務”,違反了魁北克省消費者保護法。

  羅傑斯則正在為此付出代價:7月8日是一週最後一個交易日,當天加拿大多倫多證交所羅傑斯股價收盤暴跌0.73加元,至61.54加元。

  此外,羅傑斯針對蕭氏的260億美元同業併購計劃也可能受到影響,越來越多專家開始支持加拿大競爭局的意見,即“不能任由電信行業的壟斷變本加厲,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蒙特利爾康考迪亞大學一位信息和通訊技術政策專家指出,此次事故給聯邦政府施加更大壓力,要求其製定新的法規,“互聯網和手機服務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必不可少的剛需”。

  相較於加拿大,中國對手機支付、在線交易等依賴度更高,一旦發生類似“大斷網”這樣的事故,對社會和生產、生活的影響勢必更加嚴重。

  正因如此,我們同樣應未雨綢繆,警惕網絡相關服務這一“當代剛需”脆弱一面可能帶來的衝擊。

  撰稿/陶短房(專欄作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