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Apple AR,羅老師這波點評會不會「草率」了?

2022年07月15日06:16

  剛回科技圈,羅老師又忍不住‘嘴癢’了,這次‘中招’的友商是Apple。

  7 月 10 日,羅永浩在直播時聊到下一個創業方向 AR,順便點評了一下這個領域目前最受關注的Apple公司。他認為 AR 是下一代計算平台,稱將帶領自己的新公司直接參與平台級革命,同時不看好這個革命者會是Apple,‘因為平台革命的時候,新世界的霸主永遠不是之前舊世界的霸主’。

  有意思的是,就在第二天,‘Apple專屬爆料師’郭明錤給出了關於Apple AR/MR 頭顯的最新預測,稱Apple預計 2025 或者 2026 年將發售第二代頭顯,屆時出貨量將達到 1000 萬台。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兩個預測不衝突。羅永浩和庫克都認為 AR 替代的是智能手機,那麼 1000 萬台只是滲透了智能手機不到 1% 的市場(註:根據 IDC,2021 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約 13.8 億部),就算Apple 3 年後真的做到,也不意味著羅老師‘慘遭’打臉。

  更何況,Apple AR/MR 頭顯難產是行業公認的事實。推出時間從最早預測的 2019 年一拖再拖,今年就連此前一點消息沒有的Google,都展示了一個 AR 眼鏡的概念機視頻,Apple卻再次跳票。而多次準確預測Apple產品的郭明錤,也在頭顯上屢遭打臉。

  AR 能否成為下一代計算平台還是未知數,而如果這場革命真的在未來幾年發生,鹿死誰手不好說,但最有可能的革命發起者,今天來看依然是Apple。

  01 3 年預計賣 1000 萬台,Apple掀起 AR 熱?

  時至今日,Apple官方從未透露任何關於 AR/MR 頭顯生產研發的進展,分析師(以天風國際郭明錤為代表)和外媒爆料是主要的信息來源。

  其中擁有多個Apple產業鏈信源的郭明錤,預測可信度相對較高,比如今年多家外媒猜測Apple可能會在 WWDC 上公佈 AR 眼鏡時,他就曾預測Apple大概率不會在今年的 WWDC 上公佈(事實也是如此)。

  而在過去一個月裡,郭明錤連續發文,做出多條對於Apple AR 眼鏡的最新預測,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 第 1 代Apple頭顯將於 2023 年 1 月發佈,並於 2023 年第三季度開售。

  • 第 2 代Apple頭顯預計 2025 年上半年上市,可能按售價高低分為兩個機型,供應商會在 2024 年下半年開始出貨。

  • 受益於第 2 代高低兩款的定價策略,AppleAR頭顯出貨量可能在 2025 年或 2026 年達到 1000 萬台。

郭明錤預測|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郭明錤預測|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基於可見的成本,大多數預測都認為Apple頭顯的價格不會便宜。有報導稱,Apple第一代頭顯的價格可能在 1000 到 3000 美元之間。市面上,Quest 起售價為 399 美元,HTC 的 Vive 起售價為 799 美元,微軟的 HoloLens 2 起售價高達 3500 美元,橫向對比來看,Apple的這個價格區間不低。

  上述預測中,‘2025 年達到 1000 萬台出貨量’是最值得關注的指標。對於消費級硬件來說,1000 萬是一個重要的門檻。VR 行業正是在 Meta 推動下,將硬件出貨量做到了千萬量級(註:根據 IDC,2021 年全球 VR 頭顯出貨量 1120 萬,Meta 約占 80%),才帶來了去年至今元宇宙的熱潮。

  但實現這一切的前提是:Apple AR 頭顯能在 2023 年順利上市。事實上Apple此前已經多次跳票,甚至有悲觀的從業者認為:2025 年別說 1000 萬台,能見到 1 台都算不錯。

  02 Apple AR 眼鏡為什麼難產?

  庫克第一次談及 AR 是在 2017 年的一次財報電話會上。但Apple啟動相關項目遠在此之前,根據彭博社,Apple AR/MR 頭顯早在 2015 年就正式立項,代號為 T288,包括兩款產品:

  一是代號為 N301 的 VR 頭顯,外形類似 Oculus Quest,兼具部分 AR 功能,為隨後發佈的 N421 做鋪墊,預估售價在 300-900 美金;二是代號為 N421 的 AR 眼鏡,外形酷似墨鏡,技術難度更高,功能更強大,坊間稱其為‘Apple Glasses’(Apple眼鏡)。

  N301 的操作系統代號為‘rOS’的‘realityOS’,同時將搭載Apple最先進的芯片技術,芯片整體性能或將超過 Mac M1 芯片,並自帶應應用商店。

  2006 年

  Apple開始申請相關專利,一個插手機的頭戴式顯示器。

  2013 年

  Apple收購以色列3D體感技術公司PrimeSense,為AR/VR應用提供三維傳感、動作捕捉以及高精度測量技術。

  2015 年

  Apple宣佈收購AR公司Metaio與Faceshift,進一步提升AR景象創建能力與面部表情捕捉技術。

  2015 年

  AppleAR/AR頭顯設備正式立項,代號為T288的AR/VR項目,包含兩VR頭顯和AR眼鏡。

  2016 年

  收購了面部表情分析工具開發公司Emotient,可優化人臉識別系統,分析用戶表情及反應,還可為用戶創建虛擬化身。

  2016 年

  Apple再次收購了一家AR公司Flyby Media,增強3D空間感知能力。

  2017 年

  Apple發佈移動端 AR 開發工具集合 ARkit,後每年更新。

  2017 年

  Apple收購了SensoMotoric Instruments,該公司正在開發智能眼鏡的眼動追蹤技術。

  2018 年

  Apple完成了對美國全息系統和材料初創公司Akonia Holographics的收購,為AR頭顯提供超高清全彩色顯示以及輕量化顯示屏設計。

  2018 年底

  彭博社報導,跨多個部門從事AR項目的Apple員工人數估計約為1200人。

  2019 年

  AppleAR/VR頭顯項目被傳中止。

  2020 年

  Apple在AR/VR內容領域收購了VR體育內容公司NextVR與VR動畫公司Space。

  2021 年 2 月

  有開發人員在AppleApp Store的上傳日誌和開源代碼中找到了對“realityOS”的引用。2021年12月8日,Apple為AR設備申請了“realityOS”商標。

  2022 年 6 月

  WWDC22,既沒有 MR 頭顯也沒有 XR 操作系統 RealiyOS。

  從項目啟動到今天已經過去整整 7 年,這兩款產品始終沒有走出Apple的實驗室。從 2019 年開始,每年都有傳言Apple的頭顯或者眼鏡即將面世,但從 1 月的春季發佈會,等到 6 月的 WWDC,再到 9 月的秋季發佈會,每一次外界對Apple MR/AR 現身的預測都會落空。

  今年 WWDC 開始前,Apple頭顯操作系統‘Reality OS’申請商標信息被曝光,燃起了大家在大會上看到頭顯的希望。但大會當天既沒有頭顯,也沒有 RealiyOS,希望再次落空。

ARKit 6 |圖片來源:Apple官網
ARKit 6 |圖片來源:Apple官網

  AppleAR眼鏡為什麼如此‘難產’,部分人難以理解。六年前微軟就做出了一體式的 AR 頭顯 HoloLens,創業公司 Magic Leap 也在 2019 年發售了小型化的 AR 眼鏡,還有國內外的一些創業團隊,也曾在過去幾年陸續拿出 AR 眼鏡。擁有十倍甚至百倍產業鏈資源的Apple,似乎沒有理由至今做不出來。

  從公開信息來看,直接的原因是技術和供應鏈問題。正如郭明錤分析所說,Apple AR 的下一個目標發佈日期,可能反映了業內所有玩家都在尋求克服的技術障礙。

  郭明錤稱,Apple AR 設備中的許多軟件功能(例如高級人體檢測)現已面世,但計算量非常大,要求的移動處理能力和電池容量超出了眼鏡產品的當前能力。

  使這些 AR 設備更輕巧,以便可以長時間佩戴也是一個重大挑戰。早年報導中有知情人士透露,Apple公司已經探索將輕質的航空航天或復合材料用於 AR 設備,但這些材料的批量生產成本仍然很高。

  Apple AR/MR 頭顯中將使用到的關鍵零部件 Pancake 透鏡,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與上一代 MR 頭顯(Quest、Vive 等)中使用的菲涅爾方案相比,Pancake 方案成像質量更好,也更加輕薄,但此前工藝並不成熟,無法大規模運用。

  過去幾年隨著技術發展,Pancake 方案商用化成為可能,但目前的成本依然不低,根據郭明錤 7 月最新的爆料,明年發佈的Apple 1 代頭顯將配備 2 個 3P(3P 指的是有 3 個鏡片)Pancake 模組,總成本達到 30-40 美元(約 201-268 元人民幣)。相比之下,Quest 2、Pico Neo 3 等 VR 一體機使用的菲涅爾透鏡,成本約為每片 15-20 元(一個頭顯需要 2 片),前者成本是後者的 6-7 倍。

  但是更好的技術不成熟,Apple大可以退而求其次,拿出一個和 Meta、Magic Leap 或者 HoloLens 類似甚至稍好的產品並不困難。

  但Apple沒有選擇走捷徑,這個賽道的所有玩家都在說 AR 是下一代智能硬件平台,但可能只有Apple是真的在全力踐行這一點,這也是行業對Apple第一代 AR 產品始終抱以極高期待的原因。

  03 對於 AR,Apple意味著什麼?

  當下這輪 AR 產業熱不超過 10 年,但 AR 技術其實已經有超過 70 年的歷史,早在上世紀末,AR 設備就已經被大量運用於軍事等領域。

  這輪 AR 熱的本質,是由於產業側計算能力、光學顯示等技術的提升,讓 AR 設備得以小型化、一體化,有成為消費級產品的潛力。甚至從長遠看,有望替代智能手機,成為下一代通用移動計算平台。

  但把計算機從智能手機移到眼鏡上的難度,不亞於甚至超過當年把 PC 的計算能力裝到巴掌大的手機里。一方面,要把小型化已經做到極致的手機(目前手機重量為 150-200 克),壓縮到更小的眼鏡上(能長時間佩戴的眼鏡重量一般在 50 克以內);另一方面,設備的顯示從幾十平方釐米的二維屏幕擴大到視野能及的現實空間,所有顯示技術要推倒重來,對芯片計算能力的要求也會大幅提升。

  一步到位是不可能的。但想要變革發生,產品體驗首先需要跨過消費者能接受的最低門檻,從這一點上,過去的 AR 硬件開發商沒有一個真正做到,其中最大的難題就卡在如何讓 AR 設備小型化。

  微軟 HoloLens 前後研發近十年,還專門定製了 HPU 處理器,成功實現設備的一體化(把芯片、電池等模組都裝進頭盔里),但體積和重量(2 代約 500g)決定這款產品只能在有限的 ToB 場景使用,上市六年只賣出 20-25 萬台。

HoloLens|圖片來源:Microsoft HoloLens 官網
HoloLens|圖片來源:Microsoft HoloLens 官網

  另一個 AR 行業的代表 Magic Leap,倒是一定程度上做到了小型化(280 多克),但卻是設計上取了巧,把計算單元(處理器)和顯示單元(眼鏡)分體。戴智能眼鏡還要隨時連著充電寶大小的處理器,不僅普通消費者無人問津,就連 B 端也不太買賬。最終產品上市半年只賣出去幾千套,這個融了幾十億美金的獨角獸也近乎崩盤。

Magic Leap|圖片來源:Magic Leap 官網
Magic Leap|圖片來源:Magic Leap 官網

  這些問題Apple也不一定能解決,不然也不至於一直跳票。但在路線基本清晰的情況下,大家比拚的不是創意,而是供應鏈和技術的整合能力。換言之,如果資源最充足的Apple也跨不過消費級 AR 的最低門檻,那恐怕誰也做不到。

  此外,Apple在可穿戴智能設備上其實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品牌和渠道能力。2021 年,Apple可穿戴設備(包含 Apple Watch、Airpods 系列耳機在內)出貨量超過 1 億,其中智能手錶出貨量 3825 萬,可以占到這個市場 36% 的份額,是第二名Samsung將近 4 倍。

  從智能手錶到 TWS 耳機,Apple都在很短時間內將一個新品類推向千萬級的出貨量,並引來眾多競爭對手爭相模仿,推動產業快速發展的同時,樹立起新品類的產品標準。包括郭明錤在內,不少分析師和從業者相信Apple能在 AR 領域複製這種成功模式。

  當然,不論 AirPods 還是 Apple Watch,雖然有自己的計算芯片,但並不能算是獨立的計算平台,其成功一定程度上還是依託 iPhone 生態。Apple AR 眼鏡據傳搭載了性能比Apple M1 更強的芯片,顯然其定位是一個新的計算平台,而不是依託 iPhone 的一個可穿戴產品。

  賣‘配件’成功,不意味著Apple也能革 iPhone 的命成功。Apple也並非不能把 AR 眼鏡做成像 Apple Watch 一樣的配件,至少把一部分計算交給 iPhone。但這樣做的話,Apple倒真的有可能會像羅老師所說,成不了新平台的霸主。

  在頭顯這個賽道,依託原有的成熟硬件生態,把頭顯當成配件的做法,今天來看全是失敗的。Sony的 VR 設備基於Sony PS 主機,最初幾年賣出一兩百萬台,是 Meta 的好幾倍,而今天出貨量只有 Meta 的十分之一不到。還有Samsung GearVR,靠著贈品策略 2017 年就已經出貨 500 萬台,卻始終沒建立起自己的內容生態,今天已經無人問津。

  但不論如何,Apple的入場,是最有可能將 AR 硬件從今天全球十萬級出貨量推高一到兩個數量級,並教育消費者、吸引開發者,建立硬件和內容標準。對於 AR 行業而言,這意味著關鍵零部件和建立內容生態的成本將大為降低,行業的風口即將到來。

  Apple不一定能成為最後的霸主,但如果 AR 變革真的到來,最初的發起者,除了Apple,恐怕也沒有誰了。

  本文來自極客公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