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氣候危機 像給颱風命名那樣給熱浪命名

2022年07月19日17:01

2022年7月,在上海高溫之中高考的學生。澎湃新聞記者 周平浪 圖
2022年7月,在上海高溫之中高考的學生。澎湃新聞記者 周平浪 圖

  直面高溫危害,從為每次熱浪命名開始

  當中國南方正在經曆熱浪襲擊時,歐洲許多城市的氣溫也一再突破極值。隨著熱浪“佐伊”到來,西班牙南部港口城市塞維利亞的氣溫在7月中旬一度達到44℃之高。今年6月,塞維利亞市長宣佈啟用一套實驗性的熱浪命名系統,它成為全球第一個給熱浪命名的城市。

  位於河穀地帶的塞維利亞,是西班牙最熱的地方之一,夏季氣溫時常突破40℃。現在許多人擔心,隨著全球持續變暖,熱浪和乾旱只會更加頻繁。

  幾個世紀以來,人們一直在為颱風、龍捲風、颶風命名。這被認為可以提高公眾意識,有助於人們為即將到來的天氣做好準備。而塞維利亞熱浪命名系統,將氣象數據和健康影響結合起來,對熱浪進行分類,不同風險等級的熱浪可觸發相應的應急措施,比如開放公共泳池和水上公園,要求高風險人群更多留在室內等。

  公共預警系統的支持者認為,這樣的做法可以拯救生命。命名熱浪也在提醒人們,需要轉變觀念,隨著氣候變化而來的高溫等極端天氣愈發頻繁,災害性天氣及其導致的一系列社會影響和傷亡,將是未來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頻繁的熱浪是氣候變化的直接後果

  幾乎每一次熱浪或極端天氣來襲,都能搶占新聞熱點。但對背後原因的討論和重視還遠遠不夠。中文媒體上,從氣候變化引發極端天氣這一角度切入的報導,很多來自國際新聞欄目。比如,報導今年6月的歐洲高溫時,標題用了“極端天氣敲響氣候變化警鍾”的說法,而探討氣候變化與本土極端天氣事件的關係時,仍猶抱琵琶。事實上,極端天氣沒有國界,圍繞人們切身感受到的氣候影響展開傳播,可以推動公眾深刻理解政府和個人為應對氣候變化所必須作出的改變。

  為推動公眾對氣候變化議題的關注,幾年前,世界各國的天氣預報員,發起了在預報中加入有關“氣候變化內容”的行動。結果表明,這樣的嚐試極大提升了本地群眾對氣候變化議題的關切。此外,除了更正式和更廣泛地介紹極端天氣現象,天氣預報員和記者還可深入介紹天氣災害的次生影響,探究應對災害的政策反應,介紹和探索創造性的解決方案,推動氣候適應和防範工作開展。

  隨著對氣候變化影響研究的深入,科學家越來越能從特定的、單一的極端天氣事件中分析出人類活動引發的氣候變化與這些災害性天氣之間的聯繫。有關高溫天氣與氣候變化的歸因研究最為直接和明確——熱浪日益打破紀錄,這是世界迅速變暖的直接後果。

  簡單來說,在變暖的世界中,分佈在“高溫段”的氣溫的發生概率會上升好幾倍。以前“極端”的溫度,現在變成了只是“異常”。而以前幾乎“不可能出現”的溫度,現在則被稱為“極端”。與此同時,全球變暖還使得熱浪更為猛烈,全球氣溫每上升1°C,會使熱浪溫度升高1°C以上。

  今年2月發佈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明確指出,在全球變暖2°C的情況下,過去每10年發生1次的熱浪,發生概率將是原來的5.6倍,且熱浪升溫將達2.6°C;在全球範圍內,如不能削減溫室氣體排放,地球的熱度和濕度將挑戰人類忍受極限。

  熱浪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就全球來說,因為人口老齡化程度高,且主要分佈在城市,歐洲受到熱浪影響最為嚴重。2018年全球記錄的死於熱浪的296000人中,有104000人來自歐盟,占總數的35%;這一年,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北部的氣溫比1981-2010年高出5°C以上。今年,英國發佈了有史以來首個高溫紅色預警,由於緯度較高,過去英國夏季總是相對涼爽,空調在普通家庭中不常見。但現在,氣候變化專家警告,如果英國政府不採取適應行動,2050年,熱浪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增加三倍。

  而中國也是受極端高溫和熱浪影響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生活在中國南方的人,對濕熱天氣再熟悉不過。人體通過發汗排出熱量,可以調節體溫,以適應環境。科學上現在有一個值得特別關注的概念。今年發佈的IPCC報告中,也特別強調其威脅——“濕球溫度(wet bulb temperature)”。理論濕球溫度下,大氣中水分飽和,蒸發和冷卻都不再發生。如果濕球溫度達到32°C,即使身體健康、具有較強氣候適應能力的人群也無法正常工作;如果濕球溫度達到35℃, 人體無法再通過發汗來為自己降溫,此時即使健康的人也可能在很短時間死去。

  科學家們曾認為,極端的濕球溫度並不常見,但現在他們擔心,越來越多的地方將經曆頻繁的“濕球溫度”。

  以中國東部來說,即便各國完成當前承諾的減排目標,那裡仍有部分地區每年至少出現一次32°C的濕球溫度;如果實際排放量高於預期,則中國東部所有主要城市都將經曆32°C的濕球溫度,而部分地區,如華北平原,濕球溫度可能達到致命的35°C。

  即使在較低的溫室氣體排放水平,中國因高溫死亡的人數仍將上升。研究發現,即使全球升溫不超過1.5°C,中國城市內每年與高溫相關的死亡率,將從每百萬人32人增加到每百萬人49到67人;如果減排進展緩慢,全球升溫幅度達2°C,則該指標將增加到每百萬人59-81人。 而目前,世界正走在導致全球升溫2.5-2.9°C的排放路徑上。

  熱浪對中國公共健康的威脅已真實發生。一份來自中國科學院和清華大學的研究發現,1979年以來,熱浪在中國造成的死亡人數迅速增加,從1980年代的每年3679人增長到2010年代的每年15500人,其中華東和華中地區死亡的人數最多。雖然人口增長、老齡化加劇、基線死亡率上升,客觀上都推高了熱浪造成的死亡人數,但幾個因素中,熱浪發生頻率的快速增加是最主要的原因,其貢獻率為40.6%。

  熱浪來了怎麼辦

  由於氣候系統的慣性,即使本世紀中期全球實現“淨零排放”,殘餘的變暖效應仍會在今後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內繼續發生。對此,人類只能且必須依靠適應措施來減少不利影響。

  一些容易推廣並且成本低廉的方法,能為城市減輕熱浪的影響。比如,在美國洛杉磯,一些街道和人行道被塗上一層特殊的白色塗料,它可以反射高達 98.1% 的陽光,比傳統白色塗料更能明顯降低物體表面的溫度,事實上,幾個世紀以來,一些傳統社區就一直依賴淺色塗料給物體表面散熱。

  塞維利亞的熱浪命名和分級系統,也是城市主動應對熱浪襲擊的例子。而它並不是唯一一個要給熱浪分級的地方。希臘的雅典、美國的洛杉磯、邁阿密等地,都在近期宣佈啟動熱浪分級試點,雖然尚未給熱浪命名,但就像塞維利亞的計劃一樣,這樣的分類系統將根據熱浪可能帶來的社會和健康影響啟動應急措施。最近,由城市領導者、公共衛生、災害管理、氣候科學等專家組成的極熱天氣抗災聯盟(Extreme Heat Resilience Alliance)就呼籲,易受熱浪影響的地方盡快借鑒塞維利亞的做法建立預警系統。正視熱浪、將之視為一項緊迫的公共健康威脅,是幫助社區防範高溫風險的第一步。

  此外,展開風險摸排和信息共享至關重要。美國的聯邦緊急事務署通過發佈《社區氣候風險指數地圖》,鼓勵居民瞭解更多當地氣候風險信息,並配合發佈《社區韌性指導手冊》,以提高社區面對最容易遭受的18種自然災害的風險抵禦能力。

  中國的氣候風險摸排工作也在開展之中。2019年4月開始,國家應急管理部開始進行一次全國災情風險大調研,以期獲得具體到縣的真實風險底層數據,為將來的防災減災工作和科學研究提供基礎。風險防範計劃建立在對風險充分瞭解和信息共享的基礎上,是打破“災害損失”與“災後重建”這一循環的關鍵一環。

  2022年6月,中國發佈了《國家適應氣候變化戰略2035》,其中更強調對氣候風險的“主動適應”,提出應對氣候變化要以“預防為主”,跟之前的版本相比,可以看出中國對氣候適應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有了更新的認識。

  這份戰略還對不同地理區域的氣候適應行動有了更細分的建議和重點指導。比如,對華南的規劃更強調對海洋災害、高溫熱浪的預警和預防;在青藏高原地區則強調針對凍土層變淺的適應行動。這些措施回應了氣候變化影響的趨勢,也從另一個側面顯示氣候影響給中國發展帶來的深遠而持續的影響,氣候適應工作面臨的挑戰巨大。

  氣候適應是一個系統性的思路和戰略調整。除了國家政策層面,建設氣候適應型社會,還需要企業、社區及公民的集體行動。同時,最終成功適應與否,與減緩措施的實施效果密切相關。通過堅持不懈的減排努力來降低氣候風險,反過來可減小所需的適應規模——“適應”和“緩解”,將是氣候影響“新常態”下持久的兩條主線。

  [作者武毅秀來自上海浦東益科循環科技推廣中心 (微信公號:益科雙碳中心)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