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氣候變化讓很多物種“無路可走”

2022年07月20日17:51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導 據《科學美國人》月刊網站7月5日報導,億萬年來,許多動植物通過遷徙到新的地區應對偶爾出現的氣候變化。但是,在相對較近的歷史時期,人類燃燒化石燃料導致全球氣溫上升極快,這使許多物種登上本傑明·馮·布拉克爾在新書中所說的“通往滅絕的電梯”,同時提出一個問題:這次它們還能通過遷徙得救嗎?據估計,陸地動物正以平均每10年約17公里的速度向極地移動,而海洋動物的“最前線”正以每10年72公里的速度向極地移動。一些動植物物種——比如伊迪絲格斑蝶和歐洲赤鬆——也開始轉向海拔更高、溫度更低的山區。當這些物種再沒有可以躲避高溫的地方時會發生什麼?

馮·布拉克爾7月出版的《無處可去:氣候變化如何把動物趕到世界盡頭》一書考察了這個問題和全球變暖導致物種大規模遷徙引發的其他問題。這本書討論了舊物種離開和新物種到來會使生態系統如何改變,以及人類社會因此受到哪些實質性影響。

《科學美國人》月刊記者採訪到馮·布拉克爾,從科學的角度討論了如此多物種的不斷遷徙會帶來什麼,以及我們可以怎樣幫助某些物種在氣候變化下生存的相關研究。

記者問:為什麼要研究這個問題?

布拉克爾答:幾年前我讀到一篇關於海洋酸化的研究報告。報告一帶而過地提到,北海鱈魚開始向成百上千公里以外的北方遷徙。這句話我當時忍不住讀了兩遍。我想:“好吧,如果鱈魚是這樣,也許其他魚類也是這樣,也許其他陸地生物也是這樣——也許地球上所有物種都是這樣。”我在腦海中看到,某種生物海嘯洶湧漫過地球,而人類社會必須面對。

問:沒辦法再遷徙的物種會怎樣?

答:無法遷徙並征服新地方的物種有很大可能會滅絕:就這麼簡單。眼下很多物種都可以向極地遷徙。在歐洲或北美這種緯度的地區,物種正在擴張,因此可以有新的分佈區。但問題出在熱帶。那裡有熱帶山脈,我們現在看到第一批物種開始滅絕,因為它們正處於山頂的某個地點,所以沒地方可去。這是一條死胡同。

問:昆蟲和動物遷徙到新的地區可能給人類帶來健康威脅。這些潛在威脅有哪些?

答:我認為,就物種分佈變化而言,這是我們最應該關心的問題之一。以亞洲虎蚊(能傳播病原體,包括登革熱病毒和西尼羅河病毒)為例,這種昆蟲已經占領美國和歐洲的大部分地區。它們最初在上世紀80年代通過國際航運從亞洲來到美國,90年代又到了意大利。這很有趣,因為兩週前,我正好在意大利,我當時想:“這些一直在咬我的小蚊子是什麼啊?”仔細一看,看到它們身上有像斑馬一樣的白色斑紋。它們其實是亞洲虎蚊,天哪,我拍死了那麼多隻。

問:這種大規模遷徙可能帶來哪些經濟影響?

答:已經很多了。比如,在德國,最重要的兩個木材樹種是歐洲赤鬆和歐洲雲杉,因為氣候變化,它們的分佈範圍都在縮小。因此,它們向山上的更高處後退,退回到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這影響很大,因為模型顯示,到2100年,20%到60%的林地將只適合地中海橡樹這類樹木,而它們的經濟產出要低得多。

問:有沒有一些物種遷離時會造成文化上的損失?

答:受物種變化影響最大的是原住民,因為他們生活在靠近自然的地方,許多人都依賴特定的動物或植物,圍繞某個物種發展自己的整體文化,比如獵捕弓頭鯨的阿拉斯加因紐特人。現在,弓頭鯨向北遷徙了很多。這對因紐特人來說是個大問題。一切都在改變,他們無法輕易地通過選擇別的物種作為主要食物來適應。

在俄羅斯弗蘭格爾灣生活的弓頭鯨與人同遊(視覺中國)
在俄羅斯弗蘭格爾灣生活的弓頭鯨與人同遊(視覺中國)

問:日本海藻森林的消失是不是也屬於這種情況?考慮到海藻和生活於海藻森林的魚類在日本文化及其飲食里的核心地位,這似乎是一個重要的變化。

答:一方面,海藻森林對日本人來說非常重要,不僅作為食物資源,而且作為文化資源。他們想盡一切辦法進行保護,但終於阻擋不了這個過程。或許有一點好處,跟隨海藻森林遷徙的物種是珊瑚,因此日本人有了新的珊瑚礁。我覺得這有些神奇。

我實際上把這看作一線希望:滅絕危險最高的某些物種正在遷移,所以它們或許不會滅絕。

我認為這本書要傳達的主要信息是:物種能夠應對氣候變化。所以這是積極的事情。在冰川期的最後260萬年里,物種有許多次不得不應對氣候變暖或變冷。有趣的是,每次真正滅絕的物種並不太多。所以說它們做到了。這讓人充滿希望。

問:今天的情況有什麼不同?

答:今天不同的是我們。首先,我們用農田和城市占領了地球上這麼多地方——大約是地球表面的一半。我們還在這片土地上縱橫交錯地佈滿街道和運河。這使很多物種難以應對氣候變化。

問:我們怎樣才能幫助物種適應氣候的極端變化?

答:最重要、最顯而易見的是控制排放。如果不能足夠快地阻止氣候變化並控制排放,物種就沒有機會。但在這個過程里,我們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總的來說,我們必須給物種留出空間來應對氣候變化,並創造足夠的保護區讓它們能夠繁衍生息,使它們和足夠多的野生生物走廊連接起來——這一切已經開始發生。一些科學家建議保護大約30%的地球表面,有些人建議的甚至更多,大約50%。事實上,各國將在今年秋天召開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上決定要保護多少土地。所以這種可能性切實存在,我想這將是重要的第一步。

問:個人可以出力嗎?比如不種草坪?

答:我認為,每個有花園的人都可以做出一些貢獻,幫助物種遷往緯度更高的地區。是的,正如你說的,草坪不是很有幫助。我在柏林看到許多花園甚至鋪上了磚石——這也沒有多大幫助。你能做的是用樹籬代替柵欄,種果樹和漿果灌木,讓大黃蜂或蜜蜂繁衍生息,或者提供小樹叢讓鳥類和囓齒動物藏身。你可以用花園做很多事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