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著遊戲賺著錢,遊戲主播真有那麼美好?

2022年07月26日18:39

  來源:國是直通車

  “每天持續單人‘脫口秀’6-7個小時,直播期間,因為伴隨著密集的語言輸出、高強度的大腦和手部運動,情緒會持續亢奮,常導致下播後處於短暫失語和發呆狀態。只能自己迅速調整,恢復後馬上開始錄製新的視頻,然後再開會複盤。每一天都是這樣重複循環。”

  提到自己的工作,有著千萬級粉絲的遊戲主播“Miss”韓懿瑩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直言,“和大家的想像出入很大”。

  近年來,隨著網絡直播的發展,遊戲主播成為其中一股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中國遊戲行業盤點洞察數據報告》顯示,2021年7月各直播平台的總開播主播數達287.5萬,其中遊戲主播數242.1萬,占比高達84.2%。

  玩著遊戲就能賺錢?做遊戲主播成為不少遊戲愛好者的嚮往。但事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

  “需要密集的語言輸出和高強度運動”

  “快樂遊戲MISS解說,大家好,這裏是MISS排位日記。”作為頭部遊戲主播之一,韓懿瑩更被圈內人熟知的是其“Miss”的網名。

  結束一場直播,200萬的觀看數據並不是一天工作的結束。“下播後要整理視頻,剪輯發佈做二次傳播,以及對當日的直播內容進行大量複盤,還有日常的節目需要每週更新等等。”

  從電競選手轉型電競解說,再到成為知名遊戲主播,韓懿瑩回憶起剛進入遊戲直播行業時付出的努力依然記憶猶新。“剛開始做直播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除了每天要高強度地像職業選手一樣訓練,提高遊戲水平,還需要緊跟平台的機制與玩法,有時候給直播取個標題也要想很久。”

  這份努力可以說是每一個頭部主播的必經之路。但對大眾而言,更多看到的還是外顯的“光鮮亮麗”。

  “每位觀眾都是我的收入來源”

  初入行時,“Rain”(新晉主播)就認為,“只要磨煉好遊戲技術,不愁沒有人看”。

  但做了一段時間的遊戲主播之後,Rain發現,想要吃到“這碗愛好給的飯”,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我基本沒有辦法社交,每天都在提升水平和鑽研新的遊戲破局思路。”

  國是直播車在Rain溝通採訪期間他很抗拒。原因是他已經很久沒有打超過10分鍾的電話了。據他說,上一次,這麼長時間打電話,還是跟粉絲群裡的‘榜一大哥’道歉。

  “一次直播,‘榜一大哥’要求我使用突擊步槍+霰彈槍的武器組合,雖然我覺得這種組合併不適合這張地圖,與他在遊戲策略上產生了分歧。但最後為了不讓他生氣,我還是聽了他的,結果連輸三局,當天的直播也不歡而散。後來通過各種途徑和他道歉,他也沒原諒我。”

  Rain深知,作為一名新晉遊戲主播,粉絲群“榜一大哥”的重要性。“我的粉絲月活躍用戶人數大概700多人,一個月到手差不多一萬塊錢,其中六成左右都是直播間觀眾的禮物和打賞。”

  “不要一時腦熱入行”

  “不要一時腦熱入行”是在採訪中,每一位遊戲主播都會提到的一句話。

  英雄聯盟職業聯賽官方解說管澤元對國是直通車指出,想要成為被大家所認識、並且熟知的主播,是一件非常辛苦和不容易的事情。不要在沒有任何基礎,或者沒有一定能力的情況下,僅憑一腔熱血投身到遊戲主播行業當中。

  韓懿瑩也表示,離開屏幕之後所下的功夫遠遠比台前讓大家看到的更多,非常需要主播能沉下心去“修煉”自己,不要因為一些看似“光鮮”的表象就一時腦熱入行。如果把這些都考慮清楚了,而且自身還有極強的自律性,再考慮成為一名遊戲主播也不遲。

  另一方面,近年來,遊戲產業用戶規模實際略有下降,遊戲行業用戶增長紅利近乎消退,已進入存量競爭時代。

  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和中國遊戲產業研究院聯合發佈《2022年上半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報告期內全國遊戲用戶規模約6.66億人,同比下降0.13%。

  作為從業者,韓懿瑩也認為,遊戲直播行業已經曆過高速發展的階段,現在正逐漸趨於穩定。未來的電競相關職業會趨於職業化,所需的人才也會越來越專業化。

  此前,知名遊戲主播PDD(本名劉謀)因在直播間即興演唱了幾句歌曲《向天再借五百年》,遭原作者索賠10萬元。

  直播監管趨嚴的同時,遊戲主播同質化現象異常嚴重、缺乏核心競爭力也是遊戲直播行業發展的“瓶頸”。

  中國文化管理協會副秘書長兼電子競技管理委員會會長王國基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採訪時認為,直播行業的規範化建設對遊戲產業的健康發展至關重要,加強對直播行業的監管對整個遊戲產業有正向積極的作用,有助於讓社會人士對遊戲產業有更深入的瞭解。

  王國基強調,加強主播崗位的職業化建設,組織直播人員進行職業技能培訓,考取“新媒體主播崗位培訓證書”,是主播崗位從業人員職業生涯的重要保障。獲得主播資格證書,拿到就業資質,通過崗位培訓,可以全面提升遊戲主播的工作能力。如果能考取人社部高級別的主播職業等級證書,還可以享受到落戶等國家人才福利政策。

  韓懿瑩對考取主播資格證有所期待。“之前因為疫情等原因沒有考取證書,等普及後一定第一時間去考。主播資格證對主播來說定有很大幫助,除了能規範從業者行為,也能通過培訓等手段提升從業者職業素養。還能有一種‘正規軍’的儀式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