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糧農組織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西莫·托雷羅:全球經濟面臨衰退風險,這將是一場不平等的衰退

2022年07月27日19:43

  原標題:聯合國現場⑮|獨家專訪糧農組織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西莫·托雷羅:全球經濟面臨衰退風險,這將是一場不平等的衰退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向秀芳 紐約報導 當地時間7月22日,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相關部長在土耳其伊斯坦堡面對面簽署了黑海穀物倡議。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現場見證了簽署儀式。

  古特雷斯表示,當天簽署的關於通過黑海恢復烏克蘭穀物出口的“前所未有的協議”是處於糧食危機的世界中一座“希望的燈塔”。同時,聯合國的計劃也為俄羅斯的糧食和化肥進入全球市場鋪平了道路,這將有助於穩定食品價格,並避免饑荒。

  今年以來,全球糧食價格持續飆升,多國陷入危機。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及其合作夥伴發佈的2022年《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英文簡稱SOFI)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饑餓人口多達8.28億,這一數字較新冠疫情發生前的2019年增加了1.5億。2021年,全球約23億人處於中度或重度糧食不安全狀態,與2019年相比增加了3.5億。

  全球糧食危機走向何方?為什麼烏克蘭危機加劇挑戰?糧農組織如何幫助應對?當前,全球經濟仍然面臨衰退威脅,這一次危機與2008年金融危機有何不同?近日,聯合國糧農組織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西莫·托雷羅(Máximo Torero)接受了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特派聯合國記者的獨家採訪。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圖片來源:聯合國糧農組織)

  糧食不安全的主要驅動因素是衝突

  南方財經:為何會出現全球糧食危機?糧食價格上漲的原因是什麼?

  馬克西莫·托雷羅: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不是過去幾個月或去年的問題,而是一個幾年前就開始的問題。糧食不安全的主要驅動因素是衝突,如今我們還要加入戰爭。第二個主要驅動因素是經濟放緩和低迷,新冠疫情影響了很多國家,它們的經濟增長下降,當然影響到人們購買食物的能力。第三個驅動因素是氣候變化,這有兩個方面。一是高溫、洪水等極端天氣,還有就是氣候的多變性和波動性,使得農民更難做決定。現在,所有這三個驅動因素都使得獲取健康膳食變得更加昂貴。如今,我們有31億人無法獲得健康膳食,即便是最低限度的健康膳食。當然,所有這些都因不平等的加劇和極端貧困的加劇而加劇。

  烏克蘭危機之前,所有這些驅動因素已經導致糧食價格上漲。烏克蘭危機加劇了這個情況,因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是穀物的主要出口國,占全球穀物出口的30%,占全球葵花籽油出口的61%。它們也是化肥的主要出口國,尤其是俄羅斯。因此,不允許化肥從俄羅斯出口,當然也會影響到明年的生產潛力。在小麥、玉米和葵花籽油方面,有50個國家30%以上的進口依賴烏克蘭和俄羅斯,這50個國家中,30個國家的進口依賴超過50%。因此,俄烏衝突開始後加劇了局勢,3月份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達到了曆史最高水平。儘管4、5、6月份價格略有下降,但價格仍然很高。現在期貨價格回到了今年1月左右的水平,烏克蘭危機前的水平。

  南方財經:展望未來,你認為情況會變得更糟嗎?從短期和長期來看?

  馬克西莫·托雷羅:這取決於幾個因素。我們今年面臨的挑戰是糧食獲取方面的挑戰,因為價格太高,人們買不起糧食,但這不是糧食供應方面的問題,我們有足夠的糧食供應。

  我們的主要擔憂在明年,因為缺乏化肥,化肥價格高企,其價格增長速度超過食品價格,可能危及明年供應端的反應。假設烏克蘭和俄羅斯將大幅減少其出口量。這可能會使我們在2023年陷入不僅是糧食獲取問題,也有糧食供應方面的問題。因此,這是我們的主要關切。這不僅僅是一個小麥和玉米的問題,也是一個化肥的問題。

  南方財經:為應對這一全球性挑戰,國際合作變得非常重要。但自烏克蘭危機以來,許多國家採取了限制食品、能源和其他進口商品的貿易的做法,這些限制有什麼影響?

  馬克西莫·托雷羅:對出口的任何限制都會使情況更加惡化, 我們在2007年和2008年已經看到了這一點。如果主要出口國決定實施出口限制,那當然會導致價格上升。我們今天觀察到的貿易限制明顯高於我們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觀察到的情況,當時基本上有約8%農產品出口被限制。8%的量是比較小的,時間也較短。烏克蘭危機使我們處於2007-2008年糧食危機的水平,約16%的農產品交易受影響。甚至可能達到17%。但不同的是,在2007-2008年時候,這些限制的時間較短。現在,約占16%的農產品限制持續時間比2007年的情況長很多。因此,各國需要做出反應,繼續提供準入和商品流通,並加速貿易。

  重新利用農業支持補貼

  南方財經:回顧過去的全球化進程,許多國家的經濟隨著貿易擴張獲得快速增長。話雖如此,根據FAO最新報告,2021年全球受饑餓影響的人數將達到8.28億。你認為,在糧食和農產品貿易全球化過程中,如何避免發達經濟體與不發達經濟體之間的差距擴大?

  馬克西莫·托雷羅:沒錯,全球8.28億人面臨饑餓和營養問題,這是根據最新SOFI報告,我們測算的2021年最大數值。這完全不利於實現 SDG2(可持續發展目標2)。因為它太高了,趨勢在往不同方向發展。我們的目標是扭轉趨勢。如果我們保持現有趨勢,到2030年,我們仍將處於2015年簽署協議(《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致力於實現“零饑餓”目標時的水平。

  我們需要改變,需要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貿易就是其中之一。我們需要加速貿易。尤其需要加快引進區域貿易。例如,非洲已就相關貿易協定達成一致。對於非洲來說,我們將加快這一進程或至少實施。這同樣適用於加勒比國家和拉丁美洲國家。因此,貿易將發揮重要作用。

  第二個因素,對於改變這種情況將是極其重要的,就是提高效率,而效率的提高可以在改善(農業)投入方面實現。例如,我們可以通過土壤養分含量圖來改善我們使用化肥的方式,這樣就可以適當使用土地並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用化肥。我們還需要引進新技術,使我們在使用化肥方面更有彈性。我們需要創新,以減少農民面臨的瓶頸,並嚐試利用技術來解決這一問題,特別是要更多地抵抗將面臨的氣候變化。我們還需要加快減少糧食損失和浪費。如今我們損失了14%的食物,浪費了17%的食物。這個過程需要加速,以便我們能夠獲得食物,而不是丟失或浪費。

  當然,我們也需要減少不平等。不僅是南北之間和國家之間的不平等,而且還有國家內部的不平等。基礎設施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改善對基礎設施的可及性,不僅是硬基礎設施,如橋樑、道路、港口、機場,還要改善價值鏈基礎設施,更多的儲存能力,更多的食品安全能力,監測食品質量的標準機械以及監測相關基礎設施。因此,這將使我們能夠提高農民的效率,並希望有一個包容的過程,因為我們正在減少不平等,這將有助於我們至少改變這一趨勢,朝著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 2 的正確方向發展前進。

  南方財經:這聽起來是很好的措施,但為了執行這些計劃,許多國家需要加強農業投資。但新冠疫情之後,許多國家正經曆內部財政危機。糧農組織在幫助解決融資問題上有何舉措?

  馬克西莫·托雷羅:糧農組織是一個技術專業機構,我們提供技術援助,我們不是銀行,也不是投資銀行。儘管,在當前這場危機中,我們認識到今年最脆弱國家的糧食進口費用大幅增加。糧農組織因此編製了一個技術性背景文件,提議設立“糧食進口融資基金(FIFF)”,它初步估計表明,62個最脆弱的國家受影響人口將達17.9億,糧食進口費缺口246億美元。我們主張的是,這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可以實施的事情。因為利用它們的國際收支體系和融資機制,糧食體系可以與該融資機制協調,可以幫助這62個國家,因為它們的債務水平處於非常緊張的狀態。這樣,它們至少可以在2022年應對糧食進口費用的巨大增長。比如,如果以零利率貸款方式進行一年貸款的方式實施,涉及的大約是10億美元成本,而不是以4%的利率。他們必須開發相應金融工具和機制。對我們來說這是62個國家的一個緊急解決方案。

  之後,問題是我們如何為這些需求的轉變提供資金,各國需要開始在分配財政資源的方式上更加有效。因此,我們在SOFI 2022 報告中提出的建議是,重新利用農業支持補貼。今天有大量的資源被用於支持農業生產。問題是,大部分資源是被用於扭曲的措施,如補貼、出口限制和其他類型的抑製或激勵措施,這些措施針對的不是增加健康膳食商品。例如,它們的目標不是為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被支持的主要對像是穀物類,而不是水果和蔬菜類。

  因此,我們爭取的是,可以重新利用這些補貼,而不需要增加更多資金。如果我們這樣做,特別是使用價格激勵機制並將激勵措施與更健康膳食的獲取相結合,將有助於顯著改變我們今天所觀察到的情況。這是我們需要繼續努力以嚐試創造轉變的。

  一種相當不平等的衰退

  南方財經:大宗商品市場動盪,通貨膨脹和供應鏈中斷,嚴重損害了全球經濟。你如何看待全球經濟的走勢?你認為全球經濟面臨衰退風險嗎?

  馬克西莫·托雷羅:現在世界各地面臨的情況是嚴重的通貨膨脹,但通貨膨脹的原因是不同的。這不僅僅是因為需求。問題是從複蘇計劃開始的,這些計劃通過財政支持轉移了資金。因此,發達國家實施的這種貨幣擴張政策導致商品價格上漲。然後,因為烏克蘭危機進一步惡化。美聯儲正在提高利率,現在輪到歐洲。根據經濟理論,如果提高利率,人們會更願意存錢,他們的需求也會減少。但到現在為止,這並不奏效。世界上許多國家仍然存在通貨膨脹,有像美國這樣9%的國家,有像阿根廷這樣20%的國家,其他國家的通貨膨脹甚至更高。所以,我相信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巨大的威脅,對世界構成金融威脅。如果利率繼續上升,可能會使最脆弱的國家的處境更加糟糕,因為它們的債務水平很高,而且無法在如此高赤字的情況下獲得更多新貸款。

  所以,是的,我們有可能會陷入經濟衰退,但這將是一種不同類型的經濟衰退,因為全球大多數經濟體已經面臨著顯著的經濟放緩。這可能是一種相當不平等的衰退,將使差異更加惡化。這是我們需要努力避免的事情。

  南方財經:所以,這次危機將與2008年危機不一樣?

  馬克西莫·托雷羅:不一樣。因為2008年的金融危機更多是發生在發達國家,是很少的幾個國家出現金融問題,沒有過多地滲透到發展中國家。現在,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因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面臨著挑戰。但新冠疫情使得最貧窮的國家處於最糟糕的境地。因此,通過利率、彙率貶值造成的任何衝擊,都會使購買食品等基本物品變得更加昂貴。這可能會使許多最貧窮的國家陷入危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