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光,為患者燃起希望

2022年07月28日05:29

  來源:人民日報

  多年前,一名失明患者來到陶勇的診室說:“雖然我眼睛看不見,但我可以聽見風在說話。”

  “你聽見風在說什麼呢?”

  “春天來了。”

  那一瞬間,陶勇心中湧起一股巨大的力量,讓他更加熱愛眼科事業。

  “我把光明捧在手中,照亮每一個人的臉龐。”陶勇在微博中寫下這句話。

  陶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眼科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教授。他用一把刀,為低視力者帶去光明;他用一顆心,為患者燃起希望。

  從醫十餘年,陶勇先後做過15000多台手術,其中2000多台是貧困患者免費白內障複明手術。陶勇團隊研發的眼內液檢測技術獲得6項國家發明專利。該技術在全國600多家醫院落地應用,為近7萬名眼病患者提供精準診斷服務。

  “不能安於現狀,而要不斷探索創新”

  陶勇1980年出生於江西省南城縣,當地很多人都曾飽受沙眼折磨。7歲時,他曾陪母親到南昌看病,醫生從他母親的眼瞼里取出20多顆結石。從那時起,他就對眼科醫生非常景仰。

  1997年,陶勇考入北京醫科大學,畢業後進入北大人民醫院眼科工作,27歲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他選擇了眼科的一個冷門研究方向——葡萄膜炎的診療。“葡萄膜炎是一種複雜的致盲性眼病,患者大多屬於免疫力低下群體,常伴有嚴重併發症。因此,不管是用藥還是手術,都需要醫生有更開闊的視野,而不是僅限於眼科專業。”陶勇說。

  陶勇說:“醫學的進步,離不開醫生的探索。一個好醫生,不能安於現狀,而要不斷探索創新,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情。”

  為了讓更多患者實現精準化診治,他潛心鑽研眼內液檢測技術並獲得重大突破。

  陶勇團隊成功開發眼內液檢測技術,即通過病原學診斷技術,幫醫生快速找到致病“元兇”。例如,過去葡萄膜炎的檢測以血液檢測為主,現在通過抽取眼內約0.1毫升的液體進行檢測,可以迅速鎖定病因,有利於提高眼科醫生的整體診斷水平。

  陶勇團隊開發推廣的眼內液檢測技術,是北京朝陽醫院科創中心首個科技成果轉化項目。陶勇團隊集成了全球最先進的眼內液檢測技術,可以提供600多項眼內液檢測,填補了我國眼內液檢測系統性方案的空白,整體技術居於世界領先水平。目前,《眼內液檢測的臨床應用》出版,眼內液檢測專家形成共識,相關內容被寫入眼科學教材。陶勇團隊正在探索眼表液檢測技術。不久的將來,患者只需取一滴眼表液,即可通過家用試劑盒診斷乾眼症、過敏性結膜炎等疾病,大大節約醫療資源。

  “讓患者康複,這種價值感比任何榮譽和金錢都更珍貴”

  “讓患者康複,這種價值感比任何榮譽和金錢都更珍貴,這種喜悅是無與倫比的。”陶勇說。

  每次出診,為了多看一個患者,陶勇常常顧不上吃飯休息,甚至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當助手們都已下班,他常常還在為患者看病。“患者多等一天,也許就要多花一份吃飯住宿的錢,我寧願自己累一點。”陶勇說。

  一名來自河南的患者找到陶勇時,連視力表也看不見,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見人影。平時,妻子總是陪他前來看病,但有一次他一個人來到診室。原來,他的妻子在酒店打工時意外受傷。由於家庭困難,那時已經接近全盲的他打算放棄治療。陶勇不僅拿出1000元錢給他,還主動幫他退了專家號。後來,這名患者給陶勇帶來了自己家裡軋的麵條,表達內心的感激。

  陶勇說:“一個醫生不能只關注技術,還要讓患者看到希望。”

  “儘可能多地治癒患者,是我的願望和畢生追求”

  陶勇是一名自信、陽光、充滿正能量的醫生。他熱心公益事業,堅持不懈把愛的種子播撒人間。

  2020年11月,陶勇團隊與北京紅十字基金會共同發起成立“彩虹誌願服務隊光明天使分隊”,40多名來自社會各界的誌願者成為醫務社工,為患者提供導診、掛號、取號、送檢、科普等服務。該公益項目發起後,一名患兒的父親第一時間報了名。當年,由於經濟原因,這對父子只能睡在火車站。陶勇得知情況後,曾多次幫助他們解決困難。

  陶勇團隊還與慈善公益組織合作,免費開展鉅細胞病毒性視網膜炎人工智能早篩,為患者提供自助眼底照相服務,目前該項目已經在3家醫院落地。鉅細胞病毒性視網膜炎多發生於免疫力低下人群,尤其是白血病骨髓移植術後患者。通過推廣這一公益項目,每年有望減少約4000個新發失明者。

  我國有1700多萬低視力人群,盲童超過10萬人。陶勇發現,很多盲童對未來充滿夢想,希望用聲音與世界溝通。為此,他發起“光盲計劃”公益項目。今年“全國愛眼日”,他邀請愛心人士幫助有聲音表演天賦的盲童,錄製了“聽·光的聲音”盲童音頻專輯。目前,“盲校錄音棚”首個試點項目已在北京市盲人學校落地。

  陶勇希望整合更多社會力量,用科技和愛心為低視力人群傳遞光明與希望。他說:“儘可能多地治癒患者,是我的願望和畢生追求。”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