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學者:澳州外交基調發生變化

2022年08月02日17:24

參考消息網8月2日報導 澳州東亞論壇網站7月31日發表題為《阿爾巴尼斯領導下的澳州外交政策新議程》的文章,作者是澳州國立大學亞洲與太平洋學院榮譽教授、澳州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艾倫·金吉爾。全文摘編如下:

澳州觀察人士似乎認為,阿爾巴尼斯政府的外交和國家安全政策與前政府沒有太大差別。

這種說法有道理。澳州外交政策始終具有得到兩黨支援的牢固核心:致力於與美國的聯盟,參與本地區事務,支援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不過,儘管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尼斯和國防部長理查德·馬爾斯的一些早期言論和講話與他們的前任非常相似,但未來的變化將大於預期。

阿爾巴尼斯上任後不久就前往東京出席“四方安全對話”領導人會議,前往馬德里出席北約峰會,還造訪了基輔,從而向盟國保證澳州新政府對美國和“四方安全對話”的支援態度以及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反對態度堅如磐石。這位總理還修復了與法國的關係。此前,由於莫里森政府取消了購買法國潛艇的合同,兩國關係遭到了破壞。

阿爾巴尼斯的首次雙邊國際訪問是出訪印尼,這凸顯了澳州與印尼關係的重要性。他向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保證,澳州不會像斯科特·莫里森之前揚言的那樣,因為弗拉基米爾·普京出席而抵製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會議。

中國可能與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協議的消息,使工黨得以在競選期間攻擊莫里森政府。新任外交部長黃英賢在“四方安全對話”會議結束後快速訪問了太平洋地區,然後與阿爾巴尼斯一起出席了太平洋島國論壇會議。他們強調,澳州打算認真聽取地區國家的意見,承認它們的利益,包括它們對大國參與該地區事務的態度。

與前政府不同的是,新政府有關中國的措辭是克製的,採取了謹慎措施以“穩定”兩國關係。雙方都沒有放棄基本立場,但馬爾斯在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與中國國防部長舉行了會晤,黃英賢在G20外長會議上與中國外長舉行了會晤。

基調變了,而且基調很重要。用黃英賢的話說,外交政策“首先要認清我們自己”。阿爾巴尼斯政府的早期行動旨在向全世界和本地區表明,澳州是個不斷變化的多文化社會。

這些調整的實際效果是向該地區表明,澳州希望作為嵌入式夥伴與東南亞、南太平洋、日本和印度合作,應對未來的複雜局面。黃英賢在新加坡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說:“東盟中心地位意味著我們將始終在你們的安全背景下思考我們的安全。”

澳州新政府還處在適應期,未來的挑戰將是嚴峻的。全球經濟前景黯淡。在澳州希望發展關係的國家,人權憂慮將會與其他國家利益發生摩擦。氣候變化的影響將繼續升級。未來三年將會揭示,美國是否仍然能夠部署一項既有原則又能在政府更迭中保持不變的全球戰略。

但在平衡澳州外交政策的延續性與變化時,政治衝動和外部動態造成的實質性變化和影響很可能會超出許多人現在的預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