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灕江上的漁民模特

2022年08月03日20:30

中新網桂林8月3日電 題:桂林灕江上的漁民模特

  作者 蔣豐慧 歐惠蘭

  在廣西桂林市陽朔縣興坪鎮20元人民幣背景圖案最佳攝影點,年過八旬的黃月創戴著鬥笠,穿著中式對襟褂子,肩挑兩頭各棲著鸕鶿的竹竿,時而捋好白鬍鬚,配合遊客合影。這是黃月創每天的“工作”,他是當地有名的漁民模特。

  上世紀80年代以來,作為中國首批對外開放的旅遊城市之一,桂林憑藉“山水甲天下”深受境內外遊客喜愛,不少當地漁民陸續吃上“旅遊飯”,一批灕江上的漁民模特應運而生。

圖為在桂林市陽朔縣興坪鎮二十元人民幣背景圖案最佳攝影點,遊客與黃月創合影。 歐惠蘭 攝
圖為在桂林市陽朔縣興坪鎮二十元人民幣背景圖案最佳攝影點,遊客與黃月創合影。 歐惠蘭 攝

  家住陽朔縣興坪鎮大河背村的黃月創,祖祖輩輩依靠捕魚為生。“我從2000年開始兼職做起了灕江上的漁民模特。”今年82歲的黃月創說,夏秋季節,灕江山青水秀,是攝影旺季,眾多攝影師都會提前打電話跟他“約拍”。

  黃月創家裡有個小本子,記著預約前來拍照的攝影愛好者的聯繫方式,慕名前來的攝影愛好者遍佈俄羅斯、德國、法國、澳州等國家。黃月創家還有一本泛黃的相冊,裡面收藏著20多張以他為模特的照片。

  其中,2014年澳州攝影師納維勒·瓊斯為他拍攝的作品《回家》,奪下當年的索尼世界攝影獎。黃月創笑著說,當時攝影師專門寄了一張照片給他,照片背後寫著英文和中文,“我認得那兩個中文字,是‘索尼’。”

圖為攝影師在拍攝黃月創。(資料圖) 黃華明 攝
圖為攝影師在拍攝黃月創。(資料圖) 黃華明 攝

  黃月創慢慢“火”了,慕名來找他的攝影師和遊客更多了。黃月創印了名片,起了個名號叫“灕江漁翁”。

  為做好一名漁民模特,黃月創練就了一手獨特的撒網本領,將漁網拋出一個高的圓形配合拍攝需求,還蓄起長鬍子,並自學攝影書籍讓自己拍攝時更專業,這些頗受攝影師青睞。“雖然長鬍子吃東西不方便,但是這樣拍出來人物神態更有古韻。”黃月創說。

  為了展現“灕江漁火”傳統漁事活動,黃月創常年養著一對鸕鶿。每天喂食一斤魚,鸕鶿也乖巧聽話。

圖為黃月創在展示“灕江漁火”。(資料圖) 秦忠 攝
圖為黃月創在展示“灕江漁火”。(資料圖) 秦忠 攝

  據介紹,“灕江漁火”原是桂林灕江上一種傳統的漁事活動,當夜幕降臨,漁民便乘上竹筏,點上火把,帶上幾隻鸕鶿去捕魚。江面上,漁火如點點繁星,鸕鶿在水面時隱時現,構成一幅迷人的夜獵圖。

  隨著黃月創名氣漸大,不少灕江邊的漁民也逐漸走上模特之路。2008年,黃月創的哥哥黃全德辭去在當地大型實景劇中飼養魚鷹的工作,蓄起花白鬍鬚,一身傳統漁翁裝扮,兄弟倆組合成模特搭檔,而黃全德也成為灕江上最“老”的漁翁模特。

  “以前在喂養魚鷹的時候,就有很多遊客對我很好奇,經常要求和我合影,有的還會給我小費。或許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已經算是業餘模特了。”黃全德說。

圖為黃月創兄弟倆成為了漁民模特兄弟搭檔。(資料圖) 唐夢憲 攝
圖為黃月創兄弟倆成為了漁民模特兄弟搭檔。(資料圖) 唐夢憲 攝

  兄弟倆相互照應,前幾年每當接到攝影師約拍電話,如果需要兩名漁民模特,兩條竹筏,黃月創都會和哥哥一起撐著竹筏來到拍攝點。年紀更大的黃全德坐在船上擺好姿勢,黃月創或撒網,或指揮鸕鶿捕魚,配合攝影師的拍攝動作要求。一張張漁民兄弟經典照片也隨之而生。

  這些年,黃月創作為漁民模特紅遍全球,這也給他帶來了生活上的改善。2020年疫情以前,黃月創每年能有五六萬元的收入。他年輕時住的是磚瓦房,出行靠自行車,如今他和家人住上了獨棟小樓,家裡也買了小汽車。

  82歲的黃月創坦言,如今哥哥已年逾九十,自己也年事已高,乘竹筏和撒網也需要技巧和力氣,他熱愛做漁民模特,但現在會有選擇性的接單,不讓自己太累。(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